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二十章
    黎明时分,天开始蒙蒙亮,慵懒的羯族人大多还沉浸的酒醉之后的睡梦中,忽然,一阵牲口嘶鸣的声音传来,惊醒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牛群受惊了!牛群受惊了!”一个声音高喊道。

    醒来的人只听到“咚咚咚”的声音,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。过了片刻,几十头他们圈养的牛,忽然出现在街头,横冲直撞,原来这些牛的牛尾上,都系着一捆沾了火油的干草,干草被点燃之后,牛群自然受惊。这种情况下,牛群的破坏力远胜虎狼,不少羯族人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,便被牛群撞倒,非死即伤,一时间,私下都是胡人惊恐的喊叫声和绝望的惨叫声。张沐风骑在马背上,站在高处看着远处尘土飞杨,羯族人狼狈不堪的样子,对石闵说道:“将军果然好计策!用这些牛去对付他们,省去了我们不少力气。”

    “火牛阵,当年齐将田单就是凭此计大破乐毅的燕军,如今我不过是借了前人的计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,差不多该动手了吧?这几十头牛是不可能杀死几千羯族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急,现在还不能去!”石闵转过头,对张沐风已经其他人吩咐道:“牛受了惊吓,根本不受控制,若是此时让弟兄们压上去,我们的人马也一定会被狂牛冲击,那样的话就得不偿失了!”

    “那末将现带人在外围游弋,一旦有漏网之鱼逃出,我等也好劫杀他们。”张沐风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,说道:“也好!记着,没有我的命令,谁都不准擅自行动!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横冲直撞的牛群终于精疲力尽,伤痕累累的倒地不起。遭受冲击的羯族人无比愤怒,奄奄一息的牛或许是最无辜的,很快,它们便成了羯族人发泄怒火的对象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石闵终于对手下发号施令了,数千骑兵踏过早已破败的城垣断壁,冲进了城里,还没从牛群冲击下缓过神来的羯族人,在面对石闵的突然袭击,显得非常的惊慌失措,显然,他们没有联想到,在这几乎汉人早已死绝的地方,会凭空冒出来一支军队。

    这一场战斗并没有持续很久,比所有人预料的都要顺利,或许石闵的火牛阵也发挥了不少作用,但最主要的一点,应该是这剩下三千多人,并不如之前的他们剿杀的一千多人难对付。

    “将军,差不多了。”张沐风对石闵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城里都搜过了吗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搜过了,在我们来之前,这里应该确实是没有活着的汉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帮畜生!”石闵愤恨的骂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手下忽然跑过来,喊道:“将军!有情况!”

    众人跟着那个那个士卒赶到一处院子,一群士卒围着一起,不知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让开!将军来了!”一个人冲众人喊道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让开,石闵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回禀将军,弟兄们在城中搜索的时候,发现了这个地洞。”

    石闵探着脑袋,往里面看了看,隐约看到有人在里面,便问手下的将士:“里面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手下答道:“末将不敢确定,猜测应该是被他们掳劫来的汉人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猜测?难道她们不会说话吗?为何不问清楚?”

    “方才已经喊过话了,但是这些女子一个个都不说话,派人下去看了一下情况,这些女子个个神情呆滞,似乎都有些疯癫了,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且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而且刚刚下去的弟兄说,这些女子个个衣不蔽体,末将猜想,她们或许都被那些羯族人给折磨疯了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石闵已经大致明白了是什么情况,于是对手下吩咐道:“去找些干净的衣服来,派两个人下去,把人一个一个带上来,沐风,你带几个人在这里守着,其余人全部出去!不准留在这里!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吩咐完毕,那些原本围观的士卒全部撤出了院子,就连石闵本人,也没有逗留在此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,张沐风亲自前来禀报道:“将军,地窖里的女子都带出来了,一共十一个人,末将命人找了些衣物将就着给她们裹上了,但是她们好像精神都有些恍惚,话都说不连贯,暂时无法与她们沟通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胡人害的,带回邺城,休养一段时间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。”

    石闵转过身,问身边一个副将:“都查看过没有?会不会还有活人?”

    “回禀将军,弟兄们都仔仔细细的查看过了,汉人没有发现,但是还有一些妇孺,应该是羯族人的家眷,弟兄们没有擅自杀了他们,请您定夺。”

    “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刚刚都被带到那边的一个院子里了,末将这就带您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跟着手下来到那个院子,大约三四十个人被集中在一起,石闵的几十个手下正看押着他们。

    见石闵到来,领头的一个什长连忙禀报道:“将军,都检查过了,这些都是十二岁以下的孩子,还有一些老弱妇孺。全城的胡人,就剩下这些了。”

    石闵打量着这三十多个人,个个披头散发,如同野人一般,身上的衣物也只能勉强蔽体,看起来甚是狼狈。一个大约十岁左右的孩子抬起头,看着石闵,那异样的眼眸中,有一丝野性。石闵微微皱眉,那孩子身旁的一个女子立马拽着他的头按了下去,显然,她们害怕石闵将他们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面对这群老幼,石闵不禁动了恻隐之心,历来军中有规定,不杀老弱妇孺,纵然石闵现在对他们痛恨不已,也并不想去犯这个忌讳。

    “将军,您打算如何处置她们?”手下问道。

    石闵叹了口气,说道:“待我们撤走之后,放了她们。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石闵转身正要离去,离他最近的一个中年女子忽然朝石闵冲了过来,手里不知拿着一个什么东西,直接刺向石闵。

    “将军小心!”部下第一时间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石闵本能的闪身躲开,而那女子也被石闵的部下一脚踢倒在地,手里拿着的是一根不知什么动物的骨头削尖做成的骨刺。

    “你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行刺我们将军?”部下拔出刀,架在了那女子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石闵这才看清,这便是刚刚那个按下她孩子脑袋的女子,她仇视着石闵,那眼神恨不得化成利刃,将石闵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手下将地上那根骨刺捡了起来,递给石闵,说道:“将军您看。”

    石闵接过那根骨刺,仔细看了看,大约半尺多长,磨的很尖,刚刚若非手下及时阻止,被这东西刺中,恐怕不死也伤。

    手下挠挠头,嘀咕道:“将军,这是什么骨头做的?不像是牛骨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石闵脸色忽然变了,看着地上的那个女子,问道:“这是什么做的?”

    那人没有说话,只是瞪着石闵。

    这时候,人群中一个孩子不知从何处掏出了一块肉,啃了起来,引起了石闵的注意。石闵上前一看,那孩子手里拿着的,居然是一根人的手指,这让旁边的将士看了,都无不惊讶。

    看到这般情形,石闵已经基本确定,他手里的这根骨刺,是什么做成的。

    石闵拿着那根骨刺,给众将士看了看,问道:“你们知道这什么骨头做的吗?”

    将士们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是人的腿骨!”石闵愤恨的说:“这帮丧尽天良的畜牲!”

    说完,石闵甩出了手里的那根骨刺,直接钉在了那个行刺他的女子咽喉,那女子痛苦的挣扎了两下,便断了气,脖子上的鲜血还在往外涌。

    石闵的这个举动,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,因为他原本是打算放过这些老弱妇孺的。

    “全部杀光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“可是将军......”

    石闵瞪了他一眼,说道:“在他们的眼里,吃人和吃牛羊猪狗没有任何区别,今日我们放过他们,等他们长大成人,一样会干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!也许到时候遭殃的,就是我们自己的妻女!明白了吗!”

    部下对于石闵的话,颇为惊愕,但是不再有质疑,他脸色凝重的应道:“是!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