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二十一章
    屠尽这些胡人,石闵立马撤退,不再南下,尽管他知道,继续往南走,或许还会看到更加触目惊心的话面,或许还有更多如同那十一个女子一样凄惨的人等着他去拯救。但是,在这一刻,石闵的内心是愤怒而又怯懦的,他无法描述内心复杂的心情,他只想回到邺城,他想静一静。

    至此,石闵这才意识到,如今整个北方的天下,到底是什么模样。他今日所见,不过是管中窥豹,汉人沦落为胡人的玩物甚至食物,每时每刻都在发生。也许正如李昌说的那样,是时候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,石闵都默不作声,尽管打了胜仗,所有人的心情都是沉重的,并无欢喜之色。由于带着那十几个女子,石闵没有快马加鞭急于赶路,长时间的折磨早已让这些可怜的女子没了人样。**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,毁了她们所有的意志,哪怕是将士们给她们喂水围吃食,有时候也会令她们惊恐无比,慌乱不已。每每看到这般情形,不光是石闵,一些将士也潸然泪下。如果没有遇到这些畜生,她们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家人,也许有人在相夫教子,有人浣纱采桑,过着也许并不如意但也说得过去的生活。

    而如今,她们已然跌入噩梦的深渊,无法脱身。

    李昌派出的探马,一路往黎阳方向寻找石闵大军的踪迹,终于在数天之后,与班师的石闵碰上了。

    “将军!总算找到您了!”

    石闵勒马停住,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城内无事,但是先生和将军担心大将军的安危,特命我们出来打探一下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二叔一向天不怕地不怕,我只是出来剿灭流寇,何须这般担忧?”

    “属下不知,只是先生和将军吩咐小人,若是找到将军,请将军尽早回邺城。”

    石闵微微皱眉,隐约觉得有什么事情,便追问道:“是不是城里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秦先生说,近来石氏一族和其他皇亲之间的来往过于密切,先生担心恐生变数,所以让将军您尽早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!你回去给先生和二叔报信,两天之内,我一定回到邺城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遵命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石闵离开邺城的消息终究被那些皇亲国戚们知晓,尽管秦怀山事先已经意识到危机的存在,也刻意派人散播石闵已经回到邺城的消息,但是,即便如此,也没能阻止阴谋的的进行。

    待石闵两天之后回到邺城,看到的情形,令他无比震惊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石闵一脸严肃的问道。

    秦怀山看了看眼前的景象,说道:“昨天夜里,城里的氏族相互勾结,对城里的守军和汉人百姓发动了突袭。我们损失惨重,民房被烧毁了近一半,不少无辜百姓死于冲突之中。我们的将士也有死伤,一部分叛贼趁乱冲出了邺城,逃往襄国方向去了,剩下的,要么混战中被杀,要么被俘虏。”

    “伤亡情况统计过没有?”

    “尚在清点之中,老朽估计,百姓死亡不下一万,将士们死伤五千以上。”

    “城中守军数万,为何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?那些皇亲们就算把所有的府兵加起来,也不会超过八千这个数字,怎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?”

    “城中不少胡人都参与其中,这根本就不单单是皇亲们预谋的单纯冲突,他们是不服我们汉人与他们平起平坐,这个思想,恐怕街头随便找一个胡人,都是这样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二叔呢?”石闵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“李将军带着人在城内巡视,大乱初定,将士们现在时刻提醒吊胆。更要命的是,我们囤积在邺城的粮草,有三分之一被烧毁!幸亏当时老朽将粮食分三个粮仓保管,否则恐怕此时我们已经无米可炊了。”

    石闵质问道:“粮仓是我们的命脉,每个粮仓我都安排了三千士兵守护,怎么还会出问题?”

    “这是胡人有意安排的!他们集中了数千人冲击我们的守卫士兵,黑灯瞎火的,一片混乱,这才让他们有了可趁之机。粮仓起火以后,连带这旁边的民房也着了火,几乎半个邺城都陷入火海。没逃出来的百姓们,基本都被活活烧死,将士们已经在抓紧时间巡视救济,或许废墟之中,还有活着的。”

    石闵一言不发,走在邺城的街道上,他目光之所及,无不是残垣断壁,还有烧焦的尸体。耳边萦绕的,是失去亲人悲痛哭泣和哀嚎。短短数日之内,石闵便深刻体会到了胡人和汉人的根本矛盾,当然,这些事情,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。在过往的十几二十年里,他听到过很多关于悲剧的故事,然而现实比听说的更残酷。

    并且这个现实,是他亲身经历,亲眼所见。

    “他爹!他爹!”一个女子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石闵闻声望去,几个士兵正在扒一堆废墟,一个男子的身体已经被扒出了一大半,显然人已死去。女子疯了一般的扑了上去,抱着那男人的尸体痛哭流涕,石闵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将军!”士兵见到石闵,连忙行礼。

    “下面还有人吗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还有,她的两个孩子应该还在下面。”手下应道。

    听到孩子,那女子连忙放下自己的丈夫,疯狂的扒那堆废墟,石闵见状,连忙上前帮忙,对手下喊道:“快!一起来!”

    石闵顾不得自己有伤在身,众人几乎手都磨的伤痕累累,终于找到了两个年幼的孩子,那两个孩子一个三四岁,一个也就十来个月,就在他们父亲的脚边,早已没了呼吸。

    “大宝!二娃!”女子一身狼狈的跪在废墟里,将两个孩子紧紧的抱在怀里,痛哭起来:“天杀的啊!你让我怎么活啊!”

    “大姐,节哀,人死不能复生!”石闵宽慰道。

    那女子丝毫没有理会石闵,沉浸在识趣丈夫和孩子的悲痛中,难以自拔。

    石闵抬头看看四周,不断有人从废墟中扒出自己的亲人,撕心裂肺的哭泣,让石闵几乎落泪,他咬咬牙,问道:“那些参与作乱的胡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回禀将军,全部都被关押在大理寺!人数太多,牢房根本不够用,已经集中在院子里,李将军已派重兵看押,等候您的发落。”

    手下刚刚说完,石闵转身就上马,直奔大理寺去了。

    还没到大理寺,忽然大街上有大量的人群,横冲直撞,全部都是朝大理寺去的。石闵很是纳闷,再一看,这些人几乎都是胡人,石闵料想事情不妙,立马对手下吩咐道:“去找二叔,让他再带五千兵马过来!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果然,等石闵赶到大理寺的时候,现场已经混乱起来,上万的胡人冲击着把守大理寺俘虏的士兵,士兵们纵然英勇,但是人数上处于劣势,出手又有顾虑,很快,就有俘虏逃出了大理寺。

    “将军,怎么办?这帮胡人已经疯了!”张沐风问道。

    连日来看到的悲剧,已经让石闵痛心不已,此刻,胡人疯狂的举动,彻底惹怒了石闵,也激怒了在场是所有将士。

    “杀!”石闵抽出刀,冷冷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张沐风愣了一下,随即反应过来,拔刀出鞘,吼道:“将军有令,杀!”

    “杀!杀!杀!”

    仅仅带着数百人,石闵策马冲进了人群之中,那些胡人几乎个个手持兵刃或者棍棒,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想要救人,这是要置石闵的人马与死地。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