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二十二章
    或许是昨夜的惨剧彻底激怒了被奴役已久的汉人,就在石闵与那些胡人厮杀的时候,城内仅存的汉人不知从何处跑了出来,有的手持棍棒,有的拿着石块,对胡人发起了疯狂的进攻,自此,场面彻底失控。

    待李昌带人赶到的时候,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,大理寺内外,已经尸积如山,血流成河,暴乱暂时得以控制,但是付出的代价,也是极为惨痛的。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都杀红了眼,此时此刻,原先心中所有的顾虑,都已经荡然无存,石闵只有一个念头:驱逐胡贼,还汉人一个太平。

    短短数天之内,邺城经历了数十年来从未有过的暴乱,其祸害之大,让石闵和所有人都后背发凉,无奈之下,石闵当即召集多名可靠亲信以及在朝的一些可信赖的汉人官员,于燕王府内议事。

    “侯爷,如今天下的形势,混乱不堪,邺城连日来冲突不断,胡人和汉人各有死伤。这邺城有您数万精兵把守,尚且如此,那些没有汉人兵马驻守的地方呢?又会是怎样的情形?以下官猜想,恐怕情况只会更糟!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前几日我带兵剿匪,到了黎阳北边的一座小城,城内的汉人早已被杀光,胡人以他们的血肉为食,惨不忍睹。”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“侯爷说的没错!自当年晋室衣冠南渡之后,北方早已被他们放弃,如今他们偏居一隅,无暇顾及中原汉人的生死。如今您看到的汉人,已然只有八王之乱前的十之一二,剩下的,早已化作胡人铁蹄之下的亡魂!下官斗胆,请侯爷为中原的汉人做主!”

    说完,那位已经上了年纪的老者,给石闵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侯爷,黄老说的没错,但是下官亦有所顾忌,有一言,不知当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!”

    “我等心中,都愿尊侯爷为王,但是您可知道,那些皇亲们为何要与您鱼死网破?”

    石闵微微皱眉,说道:“大约是因为我是汉人,他们不愿听从与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只是一方面,另外一方面,便是您的身份!”

    “身份?何意?”

    “令尊自幼长于高祖皇帝身边,西华侯府深受胡人恩典,如今您割据一方,称霸于此,在他们看来,您已然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人!”

    李昌怒斥道:“胡人也知道仁义忠孝?西华侯府深受皇恩又如何?我大哥难道愿意欠他们的吗?当年若不是石虎杀了我大哥全家,如今这中原的天下,说不定就是我大哥的!”

    李昌的这番话,让在座的几个大臣摸不着头脑,有人问的:“敢问李将军,您刚刚这番话是何意思?我等听着稀里糊涂......”

    李昌看着石闵,说道:“小闵,还是你自己来说吧!”

    石闵摇摇头,对秦怀山说道:“先生,此事还是你来说吧!”

    秦怀山微微点头,站起身,恭恭敬敬的对石闵行礼,说道:“少主,老朽想请出冉将军的帅旗。”

    石闵默默点头,对身旁的陆安吩咐道:“把帅旗取出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陆安取来了一个锦盒,打开之后,那盒子里装的,便是当年冉隆的帅旗,先前分离的两部分,也已经被完整的缝合装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陆公公,烦劳将这旗帜展开,让诸位看清楚。”秦怀山对陆安说道。

    陆安微微点头,照办了。

    “冉”字旗展现字所有人面前的时候,几乎所有人都是一脸茫然,只有一个人微微皱眉,似乎是知道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冉字旗,是当年乞活军首领冉隆将军的帅旗,也是当年高祖皇帝将少主的先父从战场上捡回来之时的裹身之物。刚刚李将军的话其实道理很简单,当年若不是石虎勾结鲜卑匈奴还有羌氐两族围攻乞活军,或许羯赵朝廷根本不会存在,这中原或许还是咱们汉人的天下!而先侯爷,正是冉隆将军的独子,如今的少主,正是冉将军的嫡孙。诸位,在下这样说,应该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吧?所以外面传言的什么我家少主数典忘祖,忘恩负义之类的话,根本就是无稽之谈!不过是一些道貌岸然的诋毁。”

    秦怀山说完这番话,众人的反应都有些诧异,纷纷议论起来,唯独黄老盯着那帅旗,一言不发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黄老,可有何高见?”秦怀山问道。

    “秦兄,你说的可是真话?”黄老捋着胡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句句属实!否则这面帅旗又是从何而来?”秦怀山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年轻的时候,我见过这面旗帜,没错,确实是冉将军的帅旗,这肯定错不了!”黄老说道。

    秦怀山颇感意外,问道:“你见过?”

    “见过!”黄老点点头,说道:“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,还能重新见到此物,将军的面容,老夫至今还记得。”

    黄老说着,又仔细的打量了石闵一番,说道:“秦兄,说时候,小侯爷与冉将军,确实有几分相像。”

    石闵颇为惊讶,问道:“黄老,您见过我祖父?”

    “小侯爷,在下确实见过冉将军,但是据老夫所知,冉家早已无后,何来刚刚秦兄所说的情况?”黄老微微皱眉,说道:“老夫是安阳人,当年冉将军散尽家财举兵,邻近的乡绅世家无不伸出援手。黄某一届书生,手无缚鸡之力,不能像冉将军一样在战场上建功立业,但是当时也是劝服了家父,赶在乞活军最后出征之前,送了十石粮食过去。当时这粮食是老夫亲自带人去送的,到达军营的时候,这帅旗刚刚挂上三天,据说是冉夫人一针一线亲自绣的。如今看来,这确实是老夫四十多年前看到的那面旗帜,不会有错!至于其他的,老夫就不好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黄老的话,令石闵和秦怀山非常吃惊,显然,他在怀疑石闵身份的真假。秦怀山连忙说道:“既然黄老当年见过冉将军,应该听说过铁卫营吧?”

    “听过,冉将军当时亲自带老夫看了看,铁卫营区区几百人,但是士气非常高涨,至今历历在目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认得这个?”秦怀山说着,撸起了自己的胳膊,露出了手臂上的刺青。

    黄老上前一看,眼神立马有了变化,连忙上前抓着秦怀山的胳膊看了良久,这才缓缓抬头,问道:“秦兄是铁卫营的人?”

    “正是!黄老好眼力!”秦怀山放下衣袖,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在下敢肯定,少主的确是冉将军的后人!绝不会错!”秦怀山郑重的对黄老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秦怀山这样说,黄老彻底惊呆了,他又仔细打量了石闵一番,说道:“天呐!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就说来话长了,今日不是讨论这个的,改日在下再与黄兄细细探讨此事,在下只是想让诸位知道,少主若是自立,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!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