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二十四章
    石闵终于光明正大的恢复了自己真正的姓氏,“冉”氏与乞活军的故事,再次流传于北方。屠胡的口号一出,各地无不响应,但凡是长相异类的,皆被归为胡人,一时间,短短一个月,胡人死伤数十万,汉人纷纷前往邺城归附,以此,血雨腥风再次笼罩中原大地。这对于石闵以及所有的汉人来说,是上百年积怨的爆发,是绝境求生的勇气,也是胡人噩梦的开始。

    “殿下!大事不妙了!”手下前来禀报道。

    刚刚脱下身上的铠甲,问道:“外面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石闵疯了!那帮两脚羊们也疯了!现在各地烽烟四起,咱们所有的族人,都遭受到他们的冲击,死伤惨重,不少人已经往边关迁徙,沿途各有争斗,又有不小的死伤!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到底想干什么?”石鉴愤恨的说道。

    高尚之阴沉着脸,缓缓说道:“昨日,老臣收到消息,石闵已经自立,国号大魏。他是想当皇帝,要一统天下!”

    “哼!就凭他?”石鉴颇为鄙夷的说道:“他不过是我们羯族人养大的一条狗而已,何德何能,也敢自称为帝!”

    “当年高祖从战场上捡回了石瞻,想必他知道石瞻的真实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真实身份?”石鉴转过头,问高尚之:“大人听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殿下或许还不知道,那石瞻,正是当年乞活军首领冉隆的儿子!石闵便是乞活军的余孽!如今他已经传文天下,表明了他的身份,恢复了他本来的姓氏,从今天起,咱们应该叫他冉闵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养虎为患!若是他当年斩草除根,怎会有今日之事?”

    “如今祸患已在,说什么也晚了!如今的石闵,麾下兵力已过二十万,短短数月之内,发展之迅速,已超出了老臣的想象。现在凭我们一己之力,恐怕难以与石闵抗衡,他挥师北上是早晚之事,殿下,或许我们该想想应对之策了!”

    “近来襄国也不太平,数次暴动令我们损失惨重,但是石闵也未必好到哪里去!他拥兵二十万,听起来很吓人,但是大人可曾想过,冉魏所占之地,能养活的了那么多人吗?”石鉴冷笑一声,说道:“在本王看来,那不仅仅是二十万兵马,更是二十万等着吃饭的嘴!若是他敢来,我们坚守不出,他也奈何不了我们!”

    “殿下!您所说的都对,但是老臣以为,对付冉闵,已不能用常理来想象!襄国确实是易守难攻之地,但是再坚固的城池,也没有攻不破的道理,尤其是面对石闵这样百年难得一遇的将帅!”

    石鉴缓缓坐了下来,问道:“大人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“殿下您想想,咱们目前的敌人是谁?”高尚之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冉闵的大魏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!而冉闵的敌人,除了我们,还有鲜卑,匈奴,羌氐两族!朋友的朋友是朋友,敌人的敌人是更可靠的朋友!这个时候,殿下应该联络其他各族,一起对付石闵!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的来帮助我们对付冉闵,岂不是等于引狼入室吗?”王鸾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若是我们自己独自对付冉闵,结果又如何?让他们坐收渔利吗?”高尚之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

    “殿下,这大半年来,慕容氏一直没有动静,想必是在休养生息,慕容儁必有南下之心,这个时候,是与他合作的最佳时机。而匈奴人那里,大单于一心想重振当年刘渊之业,他虽然已到暮年,但是野心未酬,也是可以联络的对象。至于羌氐两族,本也实力不强,如今羌族又在内乱,暂时顾不得他们。”高尚之想了想,又说道:“如此一来,若是与匈奴人和鲜卑人联手,也不至于他们在我们与冉闵对峙之时,对我们发难。”

    王鸾说道:“匈奴人和鲜卑人各怀鬼胎,就算是与我们联手,也必有所图,到时候就怕请神容易送神难!”

    “这便是我们要与他们联手的原因!”

    “何意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出兵马,他们的实力又如何削弱?他们的实力不削弱,我们的威胁又如何降低?”

    石鉴微微点头,说道:“大人言之有理!只是此事该由谁去办?”

    高尚之看了看四周,说道:“慕容儁与匈奴单于皆谋略过人,一般人恐怕不是他们的对手,老臣愿亲自走一趟,替殿下办妥这件事!”

    “您去?”

    “对,除了老臣,恐怕无人能胜任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此去龙城和塞北,路途遥远,大人您年事已高,如何能承受这一路车马劳顿?”

    “老臣虽老,尚能为殿下分忧,殿下不必担心!”

    石鉴颇为感动,对高尚之行礼说道:“如此,便拜托大人了!明日,本王备厚礼,亲自送大人出发北上!”

    “定不负殿下所望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兵力和百姓数量的急速增长,一度让所有人都感到振奋,如石闵期盼的那样,汉人反抗了,胡人开始退缩了。但是,问题也随之而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,如今的中原,汉人百姓无不纷纷归附,不少士族大家也前来投奔,百姓的数量涨了一倍,兵马数量也已过二十万,但问题是,我们的粮草不足以养活这么多人!”秦怀山说道。

    “邯郸和邺城的粮草,微臣算了一下,若是单单养活我们二十万士卒,最多半年。安阳的灾情刚刚缓解,今年第一季的农耕基本没有赶上,而邺城周边的民屯军屯,不少都因为前段时间的暴乱而被毁,收获微薄。邯郸的情况稍好一些,但是这几十万人,想要挨过今年冬天,恐怕很是艰难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能支撑半年吗?现在到明年开春不过四个月时间,完全够用啊!”李昌说道。

    王世成对李昌说道:“开春以后,有几个月的时间青黄不接,我们该怎么办?喝西北风吗?”

    冉闵问道:“周边郡县的粮草收拢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秦怀山答道:“周边郡县被胡人糟蹋的甚是严重,粮草筹集的效果甚微,比如黎阳,残存的汉人已不足千户,他们尚且不能自给自足,又何来粮草给我们?”

    “秋收即将开始,秋收之后,该种麦子了。待收获的时候,期间我们确实会面临着几个月的断粮。”王世成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自给自足已经无法达成,那就只能去抢夺别人了粮食了!”冉闵说道。

    “抢夺别人的?”黄老问道:“陛下准备作何部署?”

    冉闵说道:“诸位,吃饱肚子只是最基本的目的,但是光吃饱喝足,是没有办法生存的!想要活着,离不开征战!当初我们六万多精兵,粮草,战马,弓矢,刀剑盾牌以及攻城器械,都是整个北方最好的,可是如今呢?兵马多了,那又如何?一切军需都变得捉襟见肘!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粮食,还有我们所需的一切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那样一来,我们与胡人有何区别?”

    “黄老,我们只是拿回本属于我们的东西!仅此而已!”冉闵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秦怀山进言道:“陛下,当今的局势,四面楚歌,我们恐怕只能暂以守势自保,主动出击恐怕不妥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生不必担心,无需我们主动出击,这帮胡人狼子野心,朕断定,他们必定会主动找上门来,而且就在两个月之内!”

    “陛下为何如此确定?”

    王世成说道:“我手下探马来报,匈奴人已经南下,逼近雁门关。此时秋高马肥,中原大乱,匈奴人怎会错过这个机会?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