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二十五章
    “陛下!不好了!”陆安忽然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冉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娘娘突然临盆,但是难产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恐怕什么?”冉闵连忙站了起来,上前问道。

    “恐怕有性命之忧……”

    冉闵一听,脸色瞬间苍白,顾不得还没有议完的政事,拂袖离去,直奔石欣的寝室去了。

    冉闵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穿过庭院的,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,只想赶紧出现在石欣身边,他不知道自己对于石欣到底是怎样的情感,但是无论如何,他不想失去她。

    “陛下,您不能进去!”一个年长的婢女拦住了冉闵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娘娘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娘娘正在生产......”

    “朕知道娘娘在生产!朕想知道的是!娘娘现在情况如何!孩子生下来没有!”冉闵几乎是咆哮着喊道。

    那婢女被冉闵吓的跪在地上,这时候,秦婉走了出来,她示意那婢女退下,对冉闵行礼说道:“陛下。”

    冉闵看了一眼秦婉,说道:“我要进去陪着她!”

    秦婉连忙拦在冉闵面前,说道:“陛下,女人生孩子的地方是污秽之地,您不能进去,否则对国家社稷无益,恐有灾祸。”

    冉闵站住脚步,一旁的陆安喘着粗气,劝慰道:“陛下,您三思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娘娘这些日子都是你在此后,有太医料理,为何还会难产?”冉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这些几个月以来,娘娘虽然一直有太医看着,奴婢们也是无时不刻不尽心尽力的伺候着,但是问题不是这些,而是娘娘这几个月来都是郁郁寡欢,太医说,娘娘的心中的心结始终解不开,时间长了,便压抑着娘娘的五脏六腑,气血不通,因而身子弱的很,这才会难产!”

    冉闵焦急的问道:“娘娘到底会不会有危险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屋内忽然传出了一声响亮的啼哭,“哇~”,所有人这一刻,都几乎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“陛下,生了!”陆安欣喜的喊道。

    这一刻,冉闵那焦急的脸上,露出了一丝木讷的笑容,他心里默默的念叨:“我当爹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吱嘎~”,门开了,一个约莫四五十岁的婢女跑了出来,“扑通”一下跪在了冉闵面前。

    “陛下!娘娘生了!是个公子!”

    一听是个公子,所有人都乐了,冉闵连忙问道:“娘娘呢?她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娘娘她......她情况不太好,恐怕撑不住了......”婢女的声音越说越低,她额头紧紧贴地,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犹如晴天霹雳,冉闵顿觉头一阵眩晕,腿脚有些站立不稳,一旁的陆安连忙扶住,喊道:“陛下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冉闵心乱如麻,他摆摆手,推开了所有人,径直朝产房走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!您不能进啊!”陆安想要上前去拉住他,却又迟疑了。

    冉闵走进了屋内,整个屋内显得有些乱糟糟的,几个婢女颤颤巍巍的站在一旁,不敢看冉闵。

    此时,床榻上的石欣,脸色苍白,没有一丝血色,脸上的汗水还未干,也已经分不清说泪水还是汗水。她微微睁开眼,那原本虚弱无神的眼睛,看到冉闵就走她的跟前,眼神里居然有了一丝精神。

    “是儿子......”石欣艰难的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......”冉闵抓住她的手,落泪了,泪水滴落在石欣的手臂上,石欣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冉闵看着床榻上虚弱到极点的石欣,他有些不知所错,他甚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让她们无论如何保住这个孩子,他是我留给你的念想......”石欣强撑着对冉闵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!你得和我一起看着他长大!”石闵咬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傻了......”石欣的眼珠微微动了一下,看到已经站在门边的秦婉,对冉闵说道:“我知道......你的......心里一直有她......答应我,善待我们的孩子......”

    “欣儿,你......”

    冉闵话还没说完,石欣的眼睛便缓缓闭上了。

    一个他或许还没有真正爱上的女子,就这样离他而去了,而害死她的,或许正是他自己。冉闵怀着巨大的悲痛,他将石欣紧紧的抱在怀里,这一次,是他第一次认真的拥抱这个女子,却也是最后一次。爱才刚刚开始,却也是结束。

    秦婉识趣的退了出去,所有的婢女也都退下了,所有人都知道,这一刻,冉闵只想安静的和石欣待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见到你,你像一只活泼的兔子,稚嫩而又可爱......”冉闵流着泪,轻轻抚摸着石欣的脸庞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想过,你会嫁到西华侯府,我没有想过,我要爱的人是你。”冉闵的眼泪,再次低落着石欣的手上,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哽咽着对石欣说道:“我没有尽到一天为人夫的责任,待我明白这一切都时候,,你却是这样决绝的离我而去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冉闵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他的眼泪涌了出来,脑海里回想的,满是与石欣曾经所有的过往。或许在这一刻,冉闵愿意把自己所有的爱都给石欣,但是,石欣已经无法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自私的,你是我永远的亏欠。”冉闵轻轻的吻了一下石欣的额头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门外,包括徐三,秦怀山,王世成,李昌等至亲之人都安静的等着冉闵,几乎所有的人都低着头,没人说话,气氛显得压抑而悲痛。

    终于,李昌喃喃道:“这丫头年纪轻轻的,怎么就这样......”

    “二哥,你别说话了行吗?”王世成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李昌看了看王世成,破天荒的没有与他争论,只是深深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秦怀山看了看四周,对秦婉吩咐道:“你去照看小公子,这里没你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秦婉微微点头,什么也没说便走开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,快拿个主意吧!这都半天了,小闵不让任何人进屋,这样一直在里面待着也不是办法啊!”李昌焦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......”秦怀山深深的叹了口气,摇摇头,忧愁的说道:“老朽也不是神仙,实在是解不了陛下的心病啊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吧?这屋里什么动静都没有,我真担心他出什么事情!”李昌来回踱步说道。

    “乌鸦嘴!别胡说八道行吗?”王世成斥责道。

    “老三,我告诉你,今天我不跟你吵!”李昌指着王世成狠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徐三终于忍不住了,压低嗓门斥责道:“你们都别吵了行不行?公子是我带大的,我最了解他的脾气!你们安静的消停会儿就行!”

    “二位将军,你们还是去忙你们的吧,二十万士卒,有你们操心的,这里的事情实际上我们谁都帮不上忙,所以二位去做你们该做的事情吧!”秦怀山劝慰道。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