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二十六章
    石欣的尸体终于被放入棺木,冉闵独自一人坐在偏殿,不吃不喝,不言不语,谁也不见,整整两日。

    陆安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,他面容憔悴,眼睛里已经满是血丝,但是他深知冉闵内心的悲痛,不愿轻易离去,时时刻刻竖着耳朵听着殿内的动静,若是冉闵有任何吩咐,他会第一时间冲进去。

    这便是陆安对冉闵的忠。

    “陆公公。”秦婉忽然站在了陆安的面前,身后跟着一个乳母,怀里抱着的,正是石欣难产得来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秦姑娘,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秦婉看了看大门紧闭的大殿,问道:“陛下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不吃不喝,也不愿意见任何人,已经两天了!”陆安叹了口气,无奈的说道:“再这样下去,我真担心陛下的身体会垮掉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进去看看吧,孩子生下来两天了,陛下还没有见过。”

    陆安摇摇头,说道:“秦姑娘,陛下吩咐过,谁都不见,您还是请回吧!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有一封娘娘留下的书信,需要交给陛下,您看是否通融一下?”秦婉说着,从袖中取出了一封书信。

    “娘娘留下的?”陆安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秦婉点点头,说道:“十天前,娘娘亲手交给我的,那个时候,娘娘似乎已经有预感......”

    陆安想了想,默默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也罢,秦姑娘,请吧......”

    殿门被轻轻推开,秦婉和乳母抱着孩子走了进去。虽是白天,但是四下门窗都关着,殿内的光线略显昏暗,冉闵独自战在角落里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陛下......”秦婉轻声的喊道。

    冉闵没有回应,依旧背对着她们,看着石欣生前的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“哇~”乳母怀里的孩子忽然哭闹起来,乳母有些紧张,连忙小心的哄着那孩子。

    听到孩子的哭声,冉闵的内心终于被触动,不由得慢慢的转过身,看着那个石欣用命换来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见到您,可开心了,您要不要看一看他?”秦婉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冉闵面容憔悴,他走上前,看了那孩子一眼,隐约看到了石欣的影子,脸色微变,冷冷的说道:“把他抱走,朕不想见到他!”

    秦婉和乳母都愣了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冉闵的眼神冰冷而愤怒,却又流露着哀伤,他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孩子,尽管石欣临终前嘱托他的话还在耳边,但是冉闵痛恨这个无辜孩子,因为他,石欣永远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秦婉明白了冉闵的意思,转身对乳母微微示意,低声吩咐道:“把孩子带下去,小心照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秦婉刚刚转过身,冉闵又说道:“你也走吧,让朕一个人静静。”

    说完,冉闵便转过身,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向了里间。

    “娘娘有封信,要我交给您!”秦婉看着冉闵的背影说道。

    冉闵立马转过身,诧异的看着秦婉,秦婉将那封信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信封上空无一字,冉闵接了过来,疑惑的问道:“这信......是欣儿给你的?”

    秦婉点点头,说道:“娘娘十天前交给我的,她说如果她有个万一,就把这封信交给您。娘娘说这话的时候,好像已经知道会发生什么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当时你为何不告诉我?”冉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您应该自称朕......”秦婉小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别岔开话题,你为何不早早的告诉我?”冉闵再次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娘娘不让我说!”秦婉落泪了,她抬头看着冉闵,说道:“您看完这封信,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冉闵将信将疑,打开了石欣留下的书信,只见上面写道:

    夫君:

    见字如晤,若是你看到这封信,原谅我没有尊你为陛下,因为自始至终,我只想单纯的做你的夫人,从未想过西华侯府会卷入这乱世纷争之中。

    初次见你,我便喜欢你了,尽管那时候,你是我的兄长。当得知燕王府与西华侯府有婚约之时,你可知道我内心对于这一切是多么的欣喜?但是这种欣喜,很快便被打破了,我在落魄中嫁到了西华侯府,来到你的身边。进门的时候,我便暗自念叨,你是我唯一的依靠,可是很快便发现,你的心却不属于我。有一件事我骗你了,秦婉当初是我逼走的,因为那时候的我无依无靠,我害怕,我担心,担心在这世上最后一个可以为我遮风挡雨的男人,也会离我而去。

    尽管我知道,这是我的自私在作祟,可我不敢告诉你实话。我伤害了你,也伤害了秦婉。看到你为她焦急而四处奔走的时候,我是嫉妒的,也许看到这里,你会恨我,对吗?

    幸亏,她回来了,我知道你总算松了一口气,而我,虽然紧张和害怕,但是也在忐忑中,渐渐接受了这个现实。

    你称帝了,我替你高兴,也替你担心,请原谅我不是一个贤内助,无法替你分忧。家人的先后离去,令我心力交瘁,尽管你为我安排了最好的太医,可是我依旧知道,恐怕我是无法躲过这一劫了。我万般不舍你和孩子,可是我必须离去,因为我是个胡人,你是汉人,我们有着不同的宿命,我活着,只会成为你的羁绊。大魏的皇后,岂能是一个胡人?你的百姓和将士们,如何信服你?

    娶了秦婉吧,她对你的爱,丝毫不少于我,尽管当我写下这封信的时候,我依旧羡慕她,也嫉妒她,可是能陪伴你的,是她,不是我。

    夫君,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,答应我,善待我们的孩子,这是你留给我的唯一一次宠爱,也是我留给你的唯一一个念想。

    欣儿绝笔

    看完石欣留下的书信,冉闵泣不成声,他背过身,颤颤巍巍的坐了下来,信上的一字一句,触破了他内心最后的坚强。过往所有对于石欣的误会和不满,此刻都烟消云散,冉闵深知,自己是亏欠了石欣的,他没有真正尽到一次为人夫的责任,没有给她足够的关心和爱护。她的忐忑中默默的爱着一个不爱他的男人,在孤独中度过了嫁到西华侯府的短暂光阴,在痛苦中诞下了她深爱的孩子,在不舍中离开了自己挚爱的男人。

    石欣走了,她在万般呵护和期盼中来到这个世上,却在万般不舍中走了。

    “欣儿......”冉闵终于哭出了声。

    一旁的秦婉也潸然泪下,泣不成声,此刻的她,早已没了对石欣的怨恨,她为石欣难过,却也为这世道感到悲哀。曾经,秦婉以为自己是这世上最爱冉闵的女人,如今她才明白,想必石欣的爱,她的付出又算得了什么?原来这几个月里,石欣日夜所想,尽然是要用这种方式,成全冉闵的大业,因为她胡人的身份,冉闵势必会落人于口舌。

    这就是石欣对冉闵的爱。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