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二十九章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......”看到李昌的囧样,众人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!我说的是实话!”李昌喊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!”冉闵摆摆手,对众人说道:“此次出征,朕亲自带五万骑兵北上!至于战马的问题,朕是这样打算的,此战必定要抱着必胜之决心,所以将大部分的战马全部调走,凑足五万骑兵秘密北上。二十日之内,朕一定带人赶回,在此期间,二叔三叔,你们还是要负责操练兵马,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李昌说道。

    王世成却有些担忧,说道:“陛下,还是我去吧!如今你是大魏的皇上,不再是以前的大将军了,打仗不比其他,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!”

    黄老也在一旁附和,说道:“陛下,当下乱世,您万不可御驾亲征啊!”

    秦怀山则说道:“陛下若是御驾亲征,消息一旦走漏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朕才说,这次出兵,是机密,不可外泄!”

    “陛下三思!”王世成又劝道。

    “不!三叔,这一次必须是朕亲自去!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众人不解

    “朕知道,当年的血战,是先父与二位叔父多年来不能释怀的恨事,所以这一次,是为先父,二位叔父,也是当年那些战死的先辈们报仇!”

    “那更应该让我们两个去!”王世成说道。

    “论操练兵马,二位叔父胜过朕,所以此事就这么定了!”冉闵拍了拍王世成的肩膀,然后正式吩咐道:“今日之事,只有在场的诸位知晓,二十日之内,朕一定回到邺城!在此期间,所有的一切按照正常秩序进行,让外界还以为朕在邺城!”

    “臣等遵命!”

    “陛下,五万兵马的调动,可不是小动静,难免会有人质疑!恐怕难以掩人耳目啊!”黄老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兵马,基本驻扎在邯郸和邺城,对邺城的百姓,可以说兵马是调去邯郸,而对邯郸的百姓,则说兵马是调去邺城。如此,只需要隐瞒最多二十天,便可以了!”冉闵看了看众人,问道:“诸位,这样总没有问题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......”众人陆续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诸位,去准备吧!兵贵神速,明日天亮前发兵!”

    “臣等遵命!”

    众人陆续离去,唯独徐三和秦怀山留了下来,冉闵转过身,看着二人,问道:“先生,徐三叔,你们这是?”

    “有一件事,想问问公子......”徐三说道。

    徐三对冉闵的这个称呼,让冉闵内心微微触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陛下,不是公子!”秦怀山小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此处就我们三人。”冉闵摆摆手,问徐三:“您有什么话要说?尽管说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的后事,迟迟没有操办,您到底是作何打算?”

    冉闵脸色微变,看了一眼陆安,陆安低下了头。冉闵缓缓说道:“欣儿......已经被我命人秘葬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秘葬了?”秦怀山和徐三都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毕竟是大魏的娘娘,您怎么能如此草率处理娘娘的后事?这有失体统啊!”秦怀山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欣儿的意思。”冉闵叹了口气,说道:“因为她是胡人,她觉得自己不能做大魏的皇后,甚至连她的离开,都是因为这个......”

    秦怀山默不作声,徐三则问道:“陛下,娘娘葬于何处?”

    “与父亲母亲葬在一起。”冉闵不敢直视徐三,默默的转过身,躲开了徐三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您糊涂啊!这丧事怎可操办的如此草率?”徐三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徐三,别这样跟陛下说话!他心里也不好受!”秦怀山又说道。

    冉闵被徐三说的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哎......”徐三叹了口气,说道:“陛下恕罪......我去替您收拾行装。”

    徐三直接退了下去,冉闵想要叫住他,却并没有开口,他知道,在徐三的眼里,自己始终是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看着徐三离开的背影,秦怀山也感到一丝悲凉,或许他们二人,也为石欣和冉闵的尴尬而悲哀,这或许便是二人的宿命。确实,大魏的皇后,岂能是一个胡人。

    可是偏偏就是这样所谓的宿命,让一个美貌而又可怜的女子,在痛苦中离世,在孤独冷清中,被默默的葬进了黑暗的泥土堆里。

    冉闵背对着秦怀山,谁都没有说话,一旁的陆安见状,识趣的默默离开了。

    再看看冉闵,秦怀山叹息着摇摇头,他此刻心中似乎也有不少话要说,但是又觉得,似乎说什么都显得有些不合时宜。

    而冉闵,自始至终没有转过脸来,也没有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陛下......”秦怀山终于缓缓说道:“此去迎战匈奴,是您称帝以来的首战,老仆祝您旗开得胜!”

    冉闵似乎微微点了点头,但是依旧没有应声。

    看到这般情形,秦怀山沉默了片刻,又说道:“陛下走之前,去看看娘娘为您诞下的孩子吧!那孩子俊俏的很,跟您很像!”

    说完,秦怀山对着冉闵的背影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,说道:“老朽告退。”

    秦怀山离开了大殿,留下冉闵一人站在原地,殊不知,此刻的冉闵,已经泪流满面,他深深的知道,他亏欠石欣的太多。

    走出大殿,陆安在外面候着,见秦怀山出来,问道:“先生,陛下没事吧?”

    秦怀山微微摇头,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。

    见秦怀山不说话,陆安觉得有些莫名其妙,说道:“我进去看看!”

    正要迈进大殿,却被秦怀山一把拉住,说道:“别去,让陛下一个人待会儿!”

    陆安或许知道冉闵此刻心情非常不好,故而也点了点头,说道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冉闵独自一人在殿内站了许久,从晌午时分,一直到太阳下山,始终没有迈出殿门一步,外面的小太监嘀咕道:“陛下这是怎么了?为何又跟前几天一样了?”

    “闭嘴!不该议论的不要瞎议论!小心你们的脑袋!”陆安斥责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大殿的门忽然开了。

    “吱嘎~”冉闵从殿内走了出来,刚刚那两个私下议论的小太监,吓的脸都白了,连忙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陛下,您准备去哪里?”陆安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那个孩子!”冉闵低声说了一句,声音小到几乎只有陆安听到。

    “明白!”陆安点点头,连忙对身后的几个小太监吩咐道:“快!把步辇抬过来!”

    那几个小太监连忙去抬步辇,谁知冉闵说道:“不必了!以后宫里不需要这东西!”

    见冉闵这样吩咐,陆安又立马对那几个太监吩咐道:“抬走抬走!”

    小太监们被搞得晕头转向,七手八脚的把那玩意儿被搬走了。

    冉闵径直走下了台阶,陆安在一旁带路,低着头,不敢直视冉闵。

    “陆安。”冉闵忽然喊道。

    “奴才在!”陆安连忙停下脚步,依旧低着头。

    冉闵往前走了两步,停下来说道:“继续走,没让你停下!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陆安连忙又赶了上去。

    冉闵沉默了一会儿,问道:“你说,欣儿会不会怪我?”

    “陛下,您现在应该自称朕了。”陆安小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回答问题,不要说别的!”冉闵说道。

    陆安连忙点点头,想了想,说道:“娘娘是明是非的人,一定不会怪陛下的,您把娘娘葬在了您父母的身边,这说明在您的心目中,娘娘是您明媒正娶的,是有名有份的,只是如今的形势原因,才如此草率落葬......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