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三十章
    陆安的话,或许让内心不安的冉闵,得到了稍稍的安慰,冉闵没有继续再说什么,陆安自然也不敢多话。

    怀着复杂的心情,冉闵跟着陆安来到了一座幽静的院子。花期将过,院子里的花多已败谢,唯独几株秋菊还开着,当最后一抹余晖拂在花朵上的时候,这仿佛是乱世里唯一的绚丽。

    走在青石小径上,隐约闻得到秋菊的味道,沁人心脾。但是冉闵并无心欣赏这身边的一切,忽然,一声婴儿的啼哭声传了过来,冉闵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陆安悄悄看了一眼冉闵,问道:“陛下,要不奴才去叩门?”

    “不用......”冉闵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冉闵心里清楚的很,他想要去看看这个孩子,可是,他似乎还缺少一点点勇气。

    站了许久,冉闵依旧没有要进屋的意思,而屋内孩子的啼哭始终没有停止,陆安有些纳闷,不由得抬头看了看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门忽然开了,冉闵居然下意识的想要转身离开,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陛下?”

    “秦姑娘!陛下来看看小公子!”陆安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秦婉连忙上前行礼,又对陆安责怪道:“来了怎么也不让人通传一声?”

    陆安尴尬的解释道:“刚到,刚到......”

    “难怪这孩子刚刚还好好的,忽然就哭闹起来,原来是知道他的父皇来看他了!”秦婉笑着对冉闵说道:“陛下,乳母刚刚喂过公子,公子现在正醒着呢!”

    秦婉的话,让冉闵无法拒绝,他硬着头皮,走进了屋子,而那孩子依旧在哭泣。

    “姑娘,小公子不知是怎么了?刚刚吃饱,却哭个不停。”那乳母不知冉闵到了,一边哄那孩子,一边给孩子检查尿布。

    “陛下来了!还不把公子抱来!”秦婉说道。

    乳母一听,连忙回过头,看到冉闵已经站在了门口,连忙跪地磕头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!”冉闵微微抬手,眼睛却看了看床榻上的孩子。

    乳母连忙起身,将孩子裹好,给冉闵抱两人过来。

    秦婉接过孩子,抱在怀里,对冉闵说道:“陛下您看,这孩子多可爱。”

    说来也巧,原本哭闹的孩子,见到冉闵,忽然便停止了哭泣,睁大了眼睛看着冉闵,嘴角居然露出了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“陛下您看,这孩子冲您笑了!您一来,他居然就不哭了!”秦婉惊奇的对冉闵说道。

    看到这般情形,冉闵有些懵了,那孩子“咿咿呀呀”的扭动着身躯,显得有些不安分。

    “姑娘,小公子好像不愿意您抱着他......”乳母说道。

    秦婉故意说道:“他一定是想要他的父皇抱了!”

    说完,秦婉看了看冉闵说道:“陛下,来抱抱他吧,您看,他可喜欢您了!”

    冉闵有些手足无措,看着这小小的身躯,他有些不敢抱,然而秦婉已经把孩子放到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才出生几天的幼儿,在冉闵的怀里,显得异常的稚嫩,那柔软的身躯,让冉闵不知道如何下手,看着冉闵笨拙的样子,秦婉和乳母忍不住捂着嘴偷笑。

    不知是出于血脉的天性,还是巧合,这个孩子似乎非常喜欢冉闵,把头埋在他的怀里,轻轻的扭动着,似乎是在撒娇。这一刻,冉闵的心化了,他心中所有的矛盾和复杂情绪,在抱住这个孩子的一刹那,全部都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冉闵情不自禁的露出了久违的笑容,他回想起石欣临终前,对他说的那句话:善待我们的孩子。

    片刻,那孩子缓缓闭上了眼睛,安静的睡着了,秦婉连忙对乳母吩咐道:“把小公子抱走,他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乳母点点头,小心的从冉闵的怀了接过了那个孩子,对冉闵微微行礼,便退下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陆安也甚是识趣,随着乳母一起出去了,屋内就剩下了冉闵和秦婉两人,气氛略显尴尬。

    看着在乳母怀里安静睡着的孩子,秦婉的眼神甚是温柔,微笑着说道:“小公子很可爱......”

    “跟欣儿很像。”冉闵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秦婉笑着点点头,转身便给冉闵倒水,问道:“陛下是要准备去哪里吗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冉闵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猜的。”秦婉转身,将一杯水递给了冉闵。

    “猜的?”

    “今日见徐三叔在收拾东西,把您的铠甲也拿了出来,所以我猜想,您是准备去哪里了。”

    冉闵松了口气,他以为是谁走漏的风声,把消息透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您多久回来?”秦婉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太久!”冉闵喝了一口水。

    秦婉点点头,低着头说道:“您放心吧,我会照顾好小公子。”

    冉闵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大魏需要您,百姓们也需要您,所以,您要平安归来。”秦婉又说道。

    冉闵看着秦婉,秦婉自始至终低着头,没有直视冉闵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。”冉闵将手里的杯子递给了秦婉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第二日天还没亮,自邯郸和邺城出发的两队骑兵,于牛首山下汇合,由冉闵亲自统率,加上朱松带队的狼骑尉,出发了。

    此时,远在千里之外的匈奴大营里,大单于正在一边看地图,一边做着自己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大单于,他来了。”手下前来禀报。

    大单于收起了面前的地图,对手下吩咐道: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个人走了进来,此人正是石勇。

    “石将军!”大单于笑了笑,伸手说道:“坐吧!”

    石勇并没有坐下,站在那里看着大单于,说道:“坐就不必了,就是有些事情,想问问大单于。”

    大单于微微一笑,说道:“石将军,说吧,什么事情要你这么严肃?”

    “你们匈奴人说要南下对付冉闵的大魏,如今已经在此地停了两天,迟迟不动身,到底是何用意?”石勇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塞北一路南下,我的人马累了,所以在大战之前,在此休整几天,反正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些时日,急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石勇微微皱眉,问道:“那为何我听说,你的人马这两天一直在打探太原城内的情况?”

    “哦?你可能是道听途说吧,没这回事!”

    “哼!”石勇冷哼一声,喊道:“大单于,那我让你见一个人!”

    说完,帐外传来了一个声音:“让开!”

    “大单于的营帐,岂是你们可以随便进的?滚开!”

    大单于微微皱眉,与石勇对视了一番,大单于脸色微变,吩咐道:“让他们进来!”

    一个五花大绑的匈奴人被扔进了大帐,被石勇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“大单于,这个人你可认得?”石勇问道。

    大单于脸色顿时变了,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,那人一哆嗦,连忙低着头,不敢看大单于。

    至此,大单于已经明白,他的阴谋已经败露,再也掩饰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石将军,原本还想把事情办妥之后再分你一杯羹,既然你已经知道了,那我就不瞒着你了!好不容易入关一次,不能空着手走!这也不符合我们匈奴人的习惯!”

    “当日我放你入关的时候可是清楚的,入关之后,除了与冉闵交手,你不得有其他的动作,怎么?这么快就想反悔不成?”石勇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答应过你,但是我现在又反悔了!”大单于直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行了,石将军,你就不要假惺惺的了!都到了这个份上,你干嘛还要做羯族人的忠臣良将?我听说冉闵手下留情,没有杀你的家人,你如今不也是恩将仇报吗?此等行径,与老夫有什么区别?我们都是各取所需罢了!”大单于嘲讽道。

    石勇被大单于的话说的无言以对,颇为羞愧,一句话也没再说,转身就离去了。

    “哼,不识好歹!”大单于冷哼一声。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