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三十二章
    冉闵忽然出现在此处,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,因为大单于的料想之中,此刻的冉闵,应该是邯郸布防,等候着他们大军压境。

    “大单于,快撤吧!我们的人已经完全乱了!”手下喊道。

    大单于看着不远处正朝他杀来的冉闵,自己的近卫军正在奋力抵抗,大单于果断抽出了腰间的弯刀,冷冷的说道:“敢言退缩者死!今日必要与冉闵决一死战!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

    那人话还没说完,大单于手起刀落,那人的脑袋直接被砍了下来,众人骇然。

    匈奴单于与冉闵数次交手,皆落下风,这是埋藏在他内心的一个芥蒂,他驰骋北方多年,这次或许是他有生之年最后一次机会入主中原,大单于怎会轻言放弃?尽管局势对自己不利,但是匈奴单于知道,自己的人马加上石勇的人马,足足有十一万之众,冉闵能在这个时候带出的兵马,最多不过五六万人。所以大单于料定,冉闵的兵马不多,只要他稳定局势,还有机会反败为胜。

    “派人去找石勇,让他前来助我一臂之力,前后夹击冉闵!”大单于对手下喊道。

    有了前车之鉴,手下人自然不敢再忤逆大单于的意思,二话不说,调转马头去找石勇了。

    大单于知道,若是与冉闵单打独斗,他绝无胜算,但是狭路相逢,明知自己不是对手,他也不会退缩。

    “孩儿们!跟我冲!”大单于举起了手里的弯刀,冲手下已经集结的近卫军喊道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秋风微寒,营地里到处被引燃的火堆“呼呼”作响,大单于那花白的头发,已经散开,冉闵就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冉闵手持长戟,扫向大单于的马腿,大单于连忙加紧马肚子,猛的一拽马缰绳,胯下战马一声嘶鸣,抬起了前蹄,躲过冉闵的一击。马蹄落地,二人勒马冲向对方,大单于也不是吃素的,挥刀就砍想冉闵的头,被冉闵挡了回去。而与此同时,狼骑尉和匈奴近卫军也混战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两人交手仅仅几个回合,大单于已经落了下风,他明显感觉到自己虎口发麻,几乎无法握紧自己的兵刃。

    两人相对而视,谁都没有说话,在这个时候,任何言语都是多余。自然,谁也不会手下留情。匈奴人与汉人之间的仇怨,早已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说得清的,冉闵想置大单于于死地,以报当年父祖之仇。大单于也想取了冉闵的性命,因为他想入主中原,冉闵势必会成为他的阻碍。

    可是,大单于似乎拿眼前的冉闵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“撤!向石勇的人马靠拢!”大单于果断调转马头,带着手下想要撤退,冉闵岂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战斗持续了一个多时辰之后,匈奴人已经完全冲散,战马也损失不少,但是自始至终,大单于期盼的石勇和他的兵马,都迟迟没有前来援助。冉闵亲自带兵追击,大单于和他的近卫军,终于被追的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“认命吧!你今日必葬身于此!”冉闵手持长戟,指着大单于喊道。

    大单于带着仅剩的几十个人,逃到了一处断崖,前无去路,后有追兵,于是,他勒马停住,转过身来,看着冉闵。

    “看看你的身后吧!杀了我,你也无处可逃!”大单于镇定的指着冉闵的身后说道。

    张沐风回头看了看,果然,有一支匈奴人骑兵朝这边来了,显然是为了救他们的大单于而来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这样,我也会先取了你的性命!”冉闵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!来吧!”大单于带着仅剩的人马,再次向冉闵发起了冲击,做最后一搏,一旦突破狼骑尉的封锁,与自己的兵马汇合,他便能逃出升天。

    “陛下,我带人拦住匈奴人的援兵!”张沐风毫不迟疑的喊了一句,不等冉闵点头,调转马头,带着数百人便冲下了山坡。

    大单于无心恋战,不想与冉闵久战,所以对于冉闵及其部下的攻击,大单于能躲则躲,绝不纠缠。

    “陛下,他想跑!”朱松喊道。

    冉闵把手里的长戟一扔,朱松连忙接住,与此同时,冉闵提起马背上的强弓,抽出一支箭来,追了上去,此时,匈奴单于单枪匹马,逃出了狼骑尉的拦截。

    “他跑不了!”冉闵骑着朱龙马,追着匈奴单于而去。

    接着漫天火光,冉闵调整好呼吸,瞄准了大单于,果断放箭,直接将其射于马下。

    “陛下!射中了!”朱松兴奋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绑了!”冉闵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大单于被射落马下,并未丧命,因为冉闵避开了他的要害,只是射中了他的肩膀。他在地上打了几个滚,挣扎着站了起来,刚刚抬头,一把利刃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绑了!”朱松对手下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大单于到底是硬骨头,见对方要活捉自己,咬咬牙,挥刀便要自尽,朱松眼疾手快,挥刀将其手里的弯刀打落,手下见状,三四个人立马扑了上去,将他死死按住,捆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想自尽?”朱松冷笑一声,说道:“老子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,但是我家陛下有令,要活捉你!带走!”

    匈奴单于终究落到了冉闵的手里,于是其手下兵马大喊:“大单于死了!大单于死了!”

    天还没亮,冉闵的偷袭,本就让他们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,如同无头苍蝇一般,此刻虽然八万匈奴骑兵,仅仅折损过半,伤有一战之力,但是听到匈奴单于战死的消息,所有人都慌了,仅剩的兵马也立刻混乱起来。

    张沐风的数百人,终究也是拦住了匈奴援兵。

    “沐风!”冉闵骑马赶到。

    张沐风一脸兴奋,喊道:“陛下威武!总算拿住了匈奴单于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痛快!”冉闵大笑道:“传令!追击残敌!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张沐风和朱松等人应道。

    “报!”冉闵的一个手下前来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苟副将让属下来报,石勇的兵马还在反抗!想要救援匈奴人!苟副将只有五千兵马,恐怕拦不住他们!”

    “去告诉苟副将,匈奴单于已被我们活捉,我这就亲自去会会石勇!”冉闵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冉闵带着王冲等几十个护卫,直奔羯族人的营地去了,此时,苟副将的兵马还在与他们交战。

    “将军!弄明白了!是西华侯府的兵马!”手下对石勇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石闵?”石勇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叫冉闵!就是他夜袭匈奴大营!”

    “匈奴人那边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匈奴单于已经派人来叫我们支援,不过已经是一个时辰前的事情了,我们的兵马始终被拦截在此,无法救援。”

    “我了解冉闵,他敢出兵,一定是有极大的把握才会如此行事!我们三万兵马,难不成要被他们这区区五千人马困在此处吗?”石勇想了想,对手下吩咐道:“传令下去,骑兵部队不必与他们纠缠,绕开他们,不顾一切代价冲破他们的拦截,以弓箭手吸引他们的主意,为我们的骑兵争取机会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忽然又有人来报:“将军,不好了!匈奴单于死了!”

    石勇一听,心都凉了半截,连忙问道: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“末将不敢确定,但是隐约听到了有人在喊,匈奴人已呈溃败之势,将军,我们得赶紧撤了!再不走,恐怕要成了匈奴人的替死鬼!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