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三十三章
    “撤!”石勇把心一横,说道:“撤进太原城!”

    “将军?”手下似乎没听清楚。

    “撤退!撤进太原城!”石勇吼道。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手下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得知大单于的死讯,羯族人自知不会是冉闵的对手,再无恋战之心,直接后撤。苟副将见石勇的兵马后撤,便知道了他们的目的,自然不会放过,死死咬着石勇的兵马,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出去死伤的匈奴人,其他的都成了冉闵手下将士们追逐的猎物,曾经,胡人们也是把猎杀汉人当做一种一种乐趣,在他们看来,汉人与其他被猎杀的动物无异,可能最大的区别,就是汉人是用两条腿逃命,而其他猎物则是四条腿。

    这便是天伦循环,因果报应,曾经的猎物,此刻成了猎人,曾经的猎人,此刻却成了猎物。那些慌不择路的匈奴人,要么跌进河里淹死,要么死于刀剑之下,相比那些被他们折磨致死的汉人,这样干脆的死法,或许已经是上天极大的宽容。

    激战一夜,双方都已人困马乏,石勇的兵马多以步卒为主,再怎么跑,也跑不过冉闵的骑兵。尽管太原城几乎近在咫尺,不过是一百多里的路,但是羯族人并没有来得及逃走。

    东边已经有了一丝曙光,此刻天蒙蒙亮,羯族人慌乱后撤,一路上被冉闵的军队多次袭击,行进缓慢。一旦石勇的步卒结成方阵,冉闵的步卒则直接饶其后方,远距离骑射。若是他们想要逃窜,则骑兵立马冲杀他们。一路上,羯族人尸横遍地,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“将军!怎么办?冉闵的人马已经拦住了我们的去路!”手下慌忙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丢下一切辎重,以最快的速度撤退!”

    “可是咱们的步卒再怎么跑,也不可能跑得过马呀!”

    “将军,要不我们投降吧!”另外一个人说道。

    石勇直接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,说道:“谁再敢说投降,就立马让他人头落地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手下指着远处的山坡,惊慌失措的说道:“将军!快看!”

    众人远远望去,远处的山坡上,出现了一队骑兵,一字排开,大致一点,足足有数千人,而走在最前面的,是一匹浑身朱红,神俊异常的战马,这分明就是冉闵的朱龙马。

    “冉闵!”石勇一眼便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冉闵的出现,断绝了石勇撤退的所有希望,看到这般情形,石勇知道,想全身而退,已经是不可能的了。

    “结阵!”石勇对手下吩咐道。

    石勇一声令下,军中鼓声如雷,“咚咚咚~”,其手下的万余名步卒开始迅速结阵,将石勇的中军团团围住。方阵约数百米见方,最外面一排是盾牌和长矛,盾牌叠了三层,长矛从洞眼里伸出,乍一看,就是一个长满铁刺的铁疙瘩。

    “陛下,看来石勇准备做困兽之斗。”苟副将对冉闵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想要鱼死网破,朕并不想付出太多的代价!”

    “如今匈奴人已经是一盘散沙,剩下的这些羯族人,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逃走的!只要您一声令下,这个唬人的方阵抵挡不了多久。”苟副将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!”冉闵摆摆手,说道:“先派人向石勇喊话,他若是愿意投降,我们也省去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遵命!”

    石勇的人马陆续被冉闵的骑兵包围,虽然结成了方阵,但是面对数万的强弓铁马,所有的羯族人都有些慌了。

    “石勇!我们陛下有话对你说,请你出来一见!”

    “陛下?我石勇一生忠于赵国,在我的眼里,冉闵不过是乱臣贼子!”石勇回应道。

    冉闵的部下回头看了看冉闵,冉闵微微示意,手下又喊道:“石勇,不要再做困兽之斗!陛下念你是忠正之人,并不想取尔等性命!只要你们放下兵器投降,带着你们的家眷们离开中原,退居塞外,陛下绝不为难你们!”

    “无名小辈!滚开!叫冉闵出来说话!”石勇喊道。

    冉闵微微皱眉,骑马上前,说道:“石将军,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“冉闵!高祖皇帝不曾亏待你西华侯府,给你们父子封侯封王!你却犯上作乱!你有何颜面立于天地之间!”石勇嘲讽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朕的姓氏,就该知道,朕与石氏一族的血海深仇!石虎杀朕祖父及全族,唯独留了先父一命!这才让朕有机会报先祖之仇!”冉闵骑在马背上,看着远处的石勇,又喊道:“羯族人屠杀我汉人何止千万!诸胡祸乱中原,遍地尸骨,哀鸿遍野,我等自当奋起反抗!这是奉天承命!”

    “即便如此,为人臣子当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文死谏,武死战!岂可都像你这般逆谋造反!”

    “真正造反的是石鉴!不是朕!”冉闵斥责道。

    “但现在称帝的人是你,不是宁王殿下!你若是赵国的忠臣,就该辅佐新君登基!而不是割据一方,自立为王!如今,你说什么都是枉然!全天下都知道你是个乱臣贼子!”

    冉闵暗暗动了杀机,他一旁的手下喊道:“石勇,别不识好歹!陛下是看在你与西华侯府过往的交情上,好心劝你归降!现在你还有一会,陛下若是一声令下,尔等必定尸骨无存!”

    “呸!大言不惭!”石勇丝毫不领情,说道:“要战便战!废话少说!”

    冉闵并没有想到石勇会如此冥顽不灵,他傲慢而坚定的态度,深深激怒了冉闵,看石勇那样子,似乎也已经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陛下,怎么办?”手下问道。

    冉闵一动不动,死死盯着百步之外的石勇,右手却悄悄的抽出了一支箭,不动声色的搭在弦上,右脚蹬住,右手悄悄拉动弓弦,忽然猛的发力,右脚一抬,身体后仰,右手瞬间松开弓弦,一支箭冷不防的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将军!”站在最前面的人显然发现了冉闵的动作。

    但是冉闵的这支箭,来的过于突然,力道也极大,直接穿透一层盾牌,正中石勇的胸口,石勇还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便闷哼一声,直接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杀!”冉闵冷冷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有令!杀!”手下喊道。

    “火攻!”苟副将对手下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面对羯族人结成的铜墙铁壁,冉闵的人马并未用最愚蠢的方法去反复冲击,而是用了最简单也是非常残忍的手段来对付他们。

    “准备火油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一对骑兵快速掠过方阵之外,一罐一罐的火油直接砸在了盾牌之上,紧接着,数百支火箭齐发,羯族人的方阵瞬间变成一片火海,冉闵的兵马不费吹灰之力,便破了他们的方阵,接下来,便是逐个猎杀。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