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三十五章
    “陛下!”张沐风匆匆赶到,似乎是有事情禀报,一看到冉闵正在与匈奴单于交手,立马拔刀就想冲上去。

    “将军!陛下有令,谁都不准上去帮忙!”冉闵的手下拦住了张沐风。

    张沐风问道:“怎么回事?这匈奴单于一刀斩了便是,陛下为何还要费劲与他打斗?”

    几个人摇摇头,说道:“末将不知,这是陛下的吩咐,我等只能从命!”

    张沐风无奈,他不会违逆冉闵的吩咐,只能与其他人一样,在一旁紧张的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“啊!”大单于忽然哼了一声,众人仔细一看,他的右边大腿已经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大单于右手持刀,晃晃悠悠的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,冉闵的这一刀,显然出手不轻。

    冉闵没有叫停,大单于也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,他解开自己的腰带,直接绑住了受伤的地方,脱去外衣,光着膀子与冉闵对峙着。

    大单于喘着粗气,眼神犀利而凶狠,就像是一头瘸了腿的老狼,斗志不衰。

    这一次,冉闵没有手下留情,率先攻击。由于大单于右腿已经负伤,有些站立不稳,右侧便成了他的破绽所在,冉闵刀刀对准他的破绽下手,大单于难以招架。

    “铛~”

    大单于手里的刀,终于被冉闵打落,他连忙蹲下想要去拾起兵刃,冉闵的刀却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输了!大单于!”冉闵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大单于自知死期已到,微微闭上了眼,说道:“动手吧!不必再羞辱老夫!”

    “能与我过几十招的,普天之下没有几个,算你是个人物!”冉闵说着,收回了手里刀,说道:“你自尽吧!”

    大单于睁开眼,看了一眼冉闵,又回头看了看北方,深深的叹了口气,喃喃说道:“此生壮志,毁于今朝!我愧对先祖!”

    说完,大单于果断捡起地上的刀,直接抹了自己的脖子,顿时鲜血直喷,手里的刀“哐当”一下,掉落在地。大单于没有一丝呼喊,两腿打着晃,终究跪在了地上,面朝北方,对着他的先祖们的葬生之地,缓缓低下了头,彻底断了气。

    见战斗终于结束,张沐风第一时间上前问道:“陛下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冉闵看着已经死去的大单于,说道:“朕没事,有事的人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“陛下神勇,只是末将以为,您如今身份不同往日,这等惊险之事,还是让我们这些下属来做吧!”张沐风说道。

    冉闵回过头,看着张沐风那一本正经的样子,笑着说道:“怎么?这么不相信朕的本事?”

    张沐风连忙解释道:“末将不是这个意思!末将只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了!不用担心!”冉闵拍了拍他的肩膀,把刀扔给了另外一个手下,又说道:“朕若不身先士卒,如何鼓舞将士?为将者当与将士们同甘共苦,哪怕是九五之尊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英明神武!末将钦佩无比!”张沐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什么时候会说这么文绉绉的话了!”

    张沐风有些脸红,说道:“跟秦先生学了几天!让陛下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秦先生的学问不小,你确实应该学一学,作为将帅,识文断字是基本的要求,但是若是能学习一些兵法谋略,了解一下朝政之事,或许更好!”

    “末将谨记陛下教诲!”

    “匈奴人追杀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有漏网之鱼!战马,兵器,粮草,也清理的差不多了,但是似乎匈奴人掳走了太原城里的所有年轻女子,昨夜混乱之中,有些死伤。弟兄们不知道如何处置这些女子,所以特来向陛下请示。”

    冉闵一听,情况有些出乎他的意料,立马说道:“走,去看看情况!”

    路过看守羯族人的地方,冉闵看了看那些人,大多数低着头,神情有些沮丧。冉闵问道:“石勇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死了,刚刚已经找到了他的尸体,据他手下副将说,石勇是故意激怒陛下您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冉闵不解。

    “石勇知道他和他的手下绝无活路,但是他不愿意投降,因为他要做羯赵的忠臣!所以在他临死之际,让手下的人投降了。”

    冉闵不由得停下了脚步,看了看自己的手下,这个情况是他没有料想到的。

    “难怪石勇的言语说的那般不留情面,他自己是宁死也不会向朕投降的!他死了,便成就了他忠臣的名声,但是既然想做忠臣,为何会放匈奴人入关?”

    “末将打听清楚了,原来石鉴早就派人去了雁门关,说服了石勇归顺,放匈奴人入关,实际上是石鉴授意的,而他带这么多兵马跟着匈奴人,也是为了监视匈奴人。”

    冉闵微微点头,说道:“这就说得通了!”

    “陛下,这些羯族人您打算如何发落?放了他们吗?”

    冉闵又看了看那些人,说道:“依朕之意,将这些人千刀万剐都难消心头只恨,但是自古有不杀降的惯例,等我们撤退的时候,放了他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忽然,不远处传来了呵斥之声:“你们几个!干什么!蹲下!”

    冉闵等人远远看去,有几个羯族人站了起来,对于那些将士的斥责之声充耳不闻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冉闵。

    “皇上!我们将军有一样东西要我们交给您!”羯族人冲冉闵喊道。

    手下的将士看了看冉闵,负责看押羯族人的将士问道:“什么东西!拿出来!”

    “不行!我要亲自交给皇上!”那人故意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冉闵有些好奇,朝那些羯族人走了过去,一旁的将士连忙行礼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几个人突然说有东西要上交给您!”

    冉闵微微点头,扭头问那个羯族人:“你身无他物,有什么东西要交给朕?”

    那个羯族人从人群中走上前来,身无衣物,披头散发。手下的将士警惕的拔刀相向,呵斥道:“站住!就站在这里!再往前一步,就杀了你!”

    羯族人识趣的站住了脚步,此刻他离冉闵大约只有十步远。

    “要交给皇上的不是东西,而是将军的遗言,有几句话,将军要我亲口告诉皇上!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说吧!”冉闵吩咐道。

    羯族人看了看旁边,都是冉闵的手下,说道:“请皇上屏退左右,事关机密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!”

    冉闵微微皱眉,心中自然起了疑心,身旁的张沐风提醒道:“陛下,恐怕有诈!”

    冉闵不动声色,微微抬手,对手下吩咐道:“你们退下!”

    张沐风等人默默点头,退到了一边。冉闵对那人说道:“过来!”

    羯族人冷静的跟在冉闵身后,两人保持着七八步远的距离,气氛一下子显得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忽然,那人从自己的乱发中扯出了一支匕首,朝冉闵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沐风第一时间看出了异样,连忙大喊:“陛下小心!”

    冉闵早已料定此人心怀鬼胎,就是想看看他要玩什么花样而已,此时两人背着太阳往东走,那人以为自己的偷袭可以得逞,殊不知冉闵一直在暗中观察者地上的影子,所以在他从乱发中拿出匕首的时候,冉闵已经发觉了。

    就在那个羯族人几乎可以伤的冉闵的时候,冉闵忽然闪开,一个转身,刀已出鞘,只听得“咔嚓”一声。那人往前一个踉跄,项上人头滚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这个羯族人没安好心!”张沐风跑过来说道。

    见行刺者毫无反抗之力的死在冉闵手里,那些原本安分的羯族人开始躁动起来,冉闵收刀回鞘,毫不犹豫的对手下吩咐道:“全部杀光!”

    部下们一听,立马来了劲儿,应道:“领命!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