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三十六章
    “杀了他们!”张沐风大喊。

    一声令下,万箭齐发,那些手无寸铁却比恶鬼还狠毒的羯族人,毫无悬念的被射杀殆尽,那些没有死于乱箭之下的,也被全部找出来,但凡有一口气的,全部被斩杀,只是片刻之间,数千个羯族人全都命丧黄泉。

    冉闵就站在不远处,亲眼看着这伙羯族人哀嚎求救,却脸色冰冷,心中丝毫不被触动。他原本并不打算杀了这帮人,但是在那羯族人企图想要刺杀他的时候,冉闵明白了,这群野兽,是永远不会安分的。

    一番杀戮之后,所有人都似乎非常解气,张沐风喊道:“痛快!”

    “留着这些祸害,还不如杀了的好!”冉闵冷冷的说了一句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赶了几十里路,终于看到了那些被匈奴人掳劫而来的女子,看着眼前这些甚是惊恐的女子,冉闵问道:“都是被匈奴人掳来的吗?”

    一个女子颤颤巍巍的应道: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家人们可都在?”

    “在......或许不在了......”女子们低着头。

    冉闵叹了口气,对手下吩咐道:“愿意跟随我们回邺城的,带她们回去,不愿意的,发放口粮,让她们与家人团聚!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“此地离太原不愿,最多两日可到!回去给城里的人带句话,愿意归附大魏的,可随时来邺城投靠!”

    女子们似乎并不知道站在她们眼前的是谁,又或许还沉浸在恐慌之中,对于冉闵的话,她们显得有些木讷。

    这时候,张沐风在一旁低声问道:“陛下,天快黑了,今日何处扎营?”

    “此处不宜宿营,往南走再说,让后续人马全部跟上!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石鉴看着手下送来的书信,对高尚之说道:“两天前匈奴人已经到了太原北边,这个时候,他们应该已经过了太原,过不了几日,就能与我们合兵一处。”

    “据探马来报,冉闵所占之地,所有的地方都在抓紧时间收割粮食,不出二十日,今年的粮草便会全部收纳完毕,一旦打败冉闵,这些粮草将会为我们所用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匈奴人和鲜卑人一定会趁火打劫,他们是不可能白白来帮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,老臣在与慕容儁以及匈奴单于会面的时候,已经看出来了。匈奴人那边,有石勇的兵马作策应,一旦翻脸,我们依旧有胜算。但是老臣最担心的,还是鲜卑人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看,您为何这么认为?”

    “匈奴人单于固然不好对付,但是他年岁已大,而他的子嗣之中,多为酒囊饭袋,将来的匈奴人,不会成为殿下的威胁,而反观鲜卑,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。”高尚之镇定的看着石鉴,说道:“慕容儁年岁不大,但是文武双全,智谋过人,处变不惊。加上一个勇猛过人的慕容恪,将来鲜卑对我们的威胁更盛!若是将来燕地将地盘继续往南推进,吞并幽州,则我们北方门户大开,慕容氏的兵马随时可以南下!”

    “幽州是慕容家惦记了许久的地方,但是本王好奇的是,为何这慕容儁,并没有相大人提条件!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老臣没有想明白的地方,不过老臣以为,或许这慕容儁是念及当日殿下这邺城对他们兄弟二人的救命之恩,所以才答应帮助殿下灭了冉闵的魏国。”

    石鉴摇摇头,说道:“依本王看,这件事恐怕不是大人您想的这么简单!”

    高尚之微微皱眉,问道:“殿下以为呢?”

    “慕容儁一定有所图,而且图谋不小!大人说的没错,这慕容儁非常聪明,他知道什么时候伸手提条件是最佳时机。”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,入关之后,慕容儁才会表明他的意图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这么回事!至于他想要的,大人刚刚已经提及。”

    “幽州?”

    石鉴点点头:“对!”

    一旁的王鸾忍不住说道:“幽州不能给!一旦幽州给了鲜卑人,那整个中原,便都是鲜卑人的马场,他们随时可以来,随时可以走!根本无法节制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幽州自然是不会给他的!”石鉴冷笑一声,说道:“慕容儁,本王自有办法对付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大约过了七八天时间,匈奴人迟迟没有出现,虽说还未到约定的日子,但是石鉴却越发觉得不对劲,心中有一丝不安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大人,本王有种不太好的预感!”石鉴看着西方的天空,对高尚之说道。

    “派出去的探马还没回来,等消息带回,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!”高尚之看着石鉴,又说道:“先前石勇来信里说,匈奴人逗留在太原城外,说不定这一次,匈奴人掳劫了太原城,所以耽搁了行程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大人说的这样!”石鉴的神情有些严肃。

    “匈奴人八万,石勇的兵马三万,一共十一万人,就算出事,也不至于神不知鬼不觉的,殿下就不要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石鉴微微点头,他在焦急和忐忑中,又等了一天,最后等来的,确实匈奴人和石勇全军覆没的消息。

    石鉴一声不吭的坐在那里,高尚之站着一旁,双目微闭,似乎着想事情,王鸾站着高尚之对面,有些不知所措,但是傻子都看得出来,这时候的石鉴,情绪极度不佳。

    “冉闵的胆子还真是不小啊!”高尚之幽怨的说道。

    石鉴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他表面上让人正常的收纳粮草,操练兵马,却暗中派了兵马北上!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!”高尚之叹了口气,又说道:“本以为以绝对优势的兵力,挥师南下,可以夺取他的地盘,没想到,他居然着我们的眼皮子底下,断了咱们的一条胳膊......”

    “匈奴单于真是个废物!石勇也是个蠢材!十一万的兵马,居然不声不响的就被冉闵给杀光了!”石鉴忽然咬牙切齿的骂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王鸾说道:“害死匈奴人的,是他们的贪欲!若不是他们贪恋太原城里的女人和财物,怎会行军如此缓慢,以至于让冉闵有了足够的时间调集兵马北上?”

    高尚之点点头,说道:“王将军说的没错!是我们失算了!掠夺是匈奴人的天性,他们从来都是抱着贼不走空的心态,无论到哪里,都是能抢则抢,能夺则夺。我们想到了,但是没有料到,冉闵也肯定会想到这一点,更没有料到的是,冉闵居然敢在这个时候出兵!”

    石鉴问道:“要杀掉这么多匈奴人,绝非一两万人可以做到,本王不明白的是,我们派去大魏境内的探马,为何没有发觉数万兵马的调动!”

    “殿下,之前探马来报,邯郸方面确实有兵马调动,但是打探的消息是,这些兵马是趁天黑的时候出发,去往邺城的!当时这个消息已经送达到咱们手里,但是......是老臣失算了......没有料到冉闵会兵行险着,蒙蔽了我们......”

    石鉴不好怪罪高尚之,又问道:“冉闵现在手里的兵马不过二十万,据说还装备不足,他能够调动去打匈奴人的兵马,最多不会超过十万,本王实在不明白,就算是十一万头猪,让冉闵的人去抓,也得抓个几天吧!这匈奴单于到底是有多蠢!”

    “根据探马查看的情况,冉闵应该是偷袭了匈奴人的营地!现场有大火烧过的痕迹,营地旁边也有淹死的战马,应该油沾火攻,烧了匈奴人的马,马群受惊,冲散了匈奴大营,然后冉闵的人马才动手。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