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三十七章
    王鸾说道:“殿下,现在匈奴人是指望不上了,这仗,我们该怎么打?”

    王鸾的问题,让石鉴也陷入了沉思,他原先的计划,已经全部被打乱,兵力上的优势此刻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“鲜卑发兵五万,加上我们的兵马,也就二十多万人,要决胜冉闵,恐无十足把握!”高尚之说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也是这样认为......”

    “把匈奴单于的死讯传给匈奴人,就说是冉闵干的!”石鉴吩咐道。

    高尚之连忙问道:“殿下有何计划?”

    “兵力上我们暂无优势,那就换个方式来对付冉闵吧!”石鉴说完,抽出腰间的佩剑,奋力一挥,面前的桌案便被砍掉了一角。

    待第二天,鲜卑人抵达襄国北边的时候,慕容氏已经知晓了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“宁王殿下,听说匈奴单于连同他的人马,被石闵那小子全军覆没了?”慕容恪问道。

    石鉴脸色阴沉,没有说话,高尚之说道:“消息传的还真快!二殿下已经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今早才听说!”慕容恪将头盔扔给了手下,说道:“那老东西也真是够没用的,八万兵马,居然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!废物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是自然,二殿下的手下都是精兵强将,比那匈奴人可强多了!”慕容恪拍着胸脯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走了过来,站在慕容恪旁边,微笑着径直对石鉴和高尚之说道:“匈奴人败了,宁王殿下打算如何打这一仗?”

    此人虽然面带微笑,但是说话似乎并不客套,这让王鸾等人有些不悦,高尚之依旧语气平和,问道:“不知阁下是?”

    那人微微一笑,说道:“在下慕容评,拜见宁王殿下!”

    慕容评相貌平平,但是给人一种绵里藏针的感觉,让人有些不舒服。石鉴微微皱眉,说道:“慕容评?本王似乎没有听过你的名号!”

    慕容评倒也不怒不火,答道:“乡野村夫,哪入的了殿下的法眼?”

    “二殿下,先前老夫去辽东的时候,燕皇好像没说会派旁人过来,这位是怎么回事?”高尚之问慕容恪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堂兄,皇兄让他跟着我来中原见见世面,仅此而已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石鉴终于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听闻宁王殿下足智多谋,能文能武,而那冉闵也是一个难缠的对手,在下就想看看宁王殿下到底是如何调兵遣将,打败这个羯族人的看门狗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别急,时机还未成熟!待时机成熟,本王自会与你们细说。”石鉴表面上没有说什么,但是心里已经对这个慕容评起了杀心,此人看似不起眼,却颇有城府,刚刚见面,便不断试探着石鉴,而这样的心思,对于现在石鉴来说,自然是被视为一种挑衅。

    “那时自然,出发前,皇兄特地嘱咐在下,要多多向宁王殿下请教!”

    气氛越说越尴尬,高尚之连忙圆场,说道:“二位,一路上车马劳顿,我家殿下已在城内背下薄酒,请二位再次移步,让我等为二位接风洗尘!”

    “高大人,接风洗尘就不必了!我们鲜卑人这点苦还是能吃的!”慕容评微笑着拒绝了高尚之,然后转身,指着身后的数万大军,说道:“倒不如看看,我们带来的这五万精兵,斗志如何!”

    说完,慕容评伸出手,眼前的几万士卒齐刷刷的喊道:“杀!杀!杀!”

    喊声振聋发聩,军容整齐,那些将士个个斗志昂扬,如同下山猛虎一般。见此情形,石鉴和高尚之是既喜也忧。

    “二位,我们带来的这需要甲士如何?”

    高尚之捋捋胡子,微笑着说道:“不错!不错!有当年独孤将军所统率的精兵那样的水准!”

    慕容恪说道:“那是自然!独孤将军是我的外祖父,也是我们鲜卑人的骄傲!这一次入关,就是要一洗雪狼谷的耻辱!”

    “二殿下这样说,老夫也就放心了!”高尚之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冉闵带着他的战利品终于按时回到了邺城,这让秦怀山等人暗自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陛下,北边的布防基本完毕,秋收也已基本结束,接下来,就等着石鉴来了。”秦怀山对冉闵说道。

    冉闵说道:“此次偷袭匈奴人,出奇的顺利,不但歼灭了匈奴主力,还打击了胡人的士气。他们原计划聚众南下,如今石鉴恐怕不敢轻举妄动了!”

    黄老应和道:“陛下说的是!不过此次出征,我们的人马亦有死伤,那可是我们最精锐的骑兵!好在缴获丰富,兵器,战马,粮草都有,算是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!”

    “二位叔父,兵马操练的如何了?”冉闵问道。

    王世成应道:“上阵杀敌没有什么问题,只是不少人还未经战事的磨练,恐怕与我们原先的本部病吗相比,还有一点差距!”

    “好钢得需要千锤百炼,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让这些庄稼汉变成勇猛善战的士卒的!”秦怀山说道。

    “先生说的没错!如今战马已经有十几万,粮草也足以让我们支撑到明年年中,接下就看石鉴如何出招了!”

    “陛下,我觉得,如今的石鉴,早已不是我们的对手,就算是有鲜卑人帮他,也不足为虑,趁着我们刚刚打了胜仗,何不直接挥师北上,拿下襄国郡!”李昌说道。

    李昌的这句话,让冉闵不少本部武将都纷纷点头,有人进言道:“陛下,李将军说的没错!先下手为强!这帮胡人一定想不到,我们会在这个时候出手!”

    秦怀山沉默不语,似乎还在思考,王世成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,欲言又止,看了看正在思考的秦怀山。

    确实,五万骑兵夜袭胡人大营,几乎全歼了包括匈奴单于在内的八万匈奴精锐,以及三万石勇所部的雁门关兵马,而自身不过损失区区**千人,这等空前的胜利,让所有人都非常振奋。

    甚至,这一刻,冉闵自己也对李昌的这句话,有点心动。

    这时候,秦怀山缓缓起身,行礼说道:“启禀陛下,老臣认为,暂时还是按兵不动的好!”

    “秦先生!眼下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!十一万兵马一夜之间全军覆没!你觉得石鉴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?我告诉你!他肯定很震惊!然后很害怕!这个时候我们不动手,更待何时?”李昌说道。

    秦怀山一脸严肃,镇定的说道:“将军,石鉴知道这个消息,一定会很震惊,但是绝不会很害怕!”

    李昌撇了撇嘴,没有争辩。秦怀山接着说道:“如今,表面上看起来,我们确实有不少优势,首先,说兵力上,我们兵马的数量几乎等于鲜卑人和石鉴手下兵马加起来的数目。其次,我们刚刚打了大胜仗,士气正上高涨的时候。还有,石鉴手下没有诸如李王等将军这样的猛将。但是,老臣依旧反对在这个时候,我们选择主动出击!”

    王世成点点头,说道:“先生,刚刚我也是这样认为的!”

    秦怀山向王世成微微行礼,对冉闵和众人说道:“襄国城高池深,一般的攻城器械恐怕根本没有办法,不说别的,我们的云梯都爬不上襄国郡的城头!这是第一点。第二点,我主动出击,则所有的粮草补给,都需要被伤运输,只要有调动,就有可能会被切断粮道,到了那个时候,恐怕被动的是我们。第三,和第一点以及第二点都有关,一旦襄国郡不能短期时间内拿下,我们将士势必士气下降,时间拖的越久,士气越是低落,粮草的补给也会越发困难!所以老陈斗胆向陛下进言,暂时不要主动向襄国用兵,如今的我们,只能先守,不能先动手!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