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四十二章
    冉闵匆匆入宫,张沐风也紧随其后,所有的文武大臣,也全部在宫内等候。

    “拜见陛下!”群臣行礼喊道。

    冉闵匆匆进了大殿,抬手吩咐道:“都起来说话!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

    “陆安,把这些东西传给诸位大人看看!”冉闵把手里的奏报递给了陆安。

    “奴才遵命!”

    陆安将奏报交给了秦怀山和王世成等人,相互传阅。冉闵说道:“这是探马带回的最新奏报!都看到了吧!鲜卑人已经撤回辽东!如今的石鉴,是孤掌难鸣!襄国不过是孤城一座!”

    王世成不说话,李昌大字不识一个,把奏报交给了手下苟副将,苟副将确认之后,向李昌说明了情况。

    “好!鲜卑人一撤,襄国只有十几万老弱残兵!我们胜券在握!”李昌拍案说道。

    “秦先生,粮草和各种物资,都准备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基本到位,随时可供陛下调用!”秦怀山说道。

    冉闵点点头,说道:“如今万事俱备,随时可以北伐,此战谁愿为先锋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我!这个差事,谁都不能抢!”李昌第一个喊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二叔,你为北伐做了这么多的准备,肯定不会有人跟你抢的!”冉闵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?这次北伐,我为先锋?”李昌试探性的问道。

    冉闵点点头:“正是!”

    李昌甚是激动,起身跪地说道:“谢陛下!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!”冉闵微微抬手,对众人说道:“此次北伐,意义非常,朕要御驾亲征!带着众将士,踏破襄国,生擒石鉴!”

    “陛下!万万不可!”几乎所有人都第一时间站出来反对。

    冉闵微微皱眉,说道:“先父因石鉴而死,西华侯府几十条人命都需要他来偿还,朕不亲自去,怎么对得起亡者的在天之灵?”

    “陛下,您如今是大魏的国君,岂能每战皆身先士卒?若是有个万一,这可如何了得?”秦怀山劝慰道:“如今大魏兵多将广,您完全可以坐镇邺城,静候佳音!”

    李昌说道:“陛下,有我在,您放一万个心!根本不需要您亲自上阵!”

    冉闵摆摆手,说道:“朕刚刚说了!此战意义非常!前次偷袭匈奴人,朕就对张沐风说过,凡为将帅者,贪身怕死者斩!将士们的士气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冉闵站起身,指着自己,又说道:“将士们的士气,来源于朕!朕愿与他们同甘共苦!”

    众人不语。冉闵又说道:“这一战,不能耽搁太久,我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,拿下襄国,消耗的越久对我们越不利!”

    “但是大魏若无陛下坐镇,一样不行,倒不如让王将军代陛下前去!”秦怀山说道。

    冉闵看了看一言不发的王世成,说道:“三叔能文能武,心思缜密,留守邺城更为妥当!”

    王世成似乎没有任何意见,说道:“听凭陛下安排!”

    “陛下......”

    “先生!”冉闵打断了秦怀山的话,说道:“由你协助三叔镇守邺城,负责粮草军需的调度!有你们二位在,朕无忧后方!”

    秦怀山见冉闵主意已定,也无法再说什么,应道:“老臣领命!”

    冉闵环顾四周,问道:“黄老怎么没来?”

    陆安看了看四周,连忙解释道:“陛下,下人来报,黄老闭门谢客,似乎是抱病在身,所以没有来!”

    冉闵微微皱眉,说道:“早不病晚不病,偏偏这个时候生病了,朕诏他议事,他就来不了了!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真的病了,黄老毕竟年岁已长!有些病痛也是正常的......”秦怀山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陆安,稍后去带太医前去黄老的府上看看,黄老的身体怎么样了。”冉闵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奴才遵命!”

    “考虑到目前大魏面临的形势,此次出战,除留守兵力外,其余兵马全部出战!骑兵六万,步卒十一万!邺城留守军两万,邯郸一万!剩下的,全部调去安阳。”

    “老臣记下了!”秦怀山一边记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上个月,便已派人给南晋送信,可有回应?”冉闵又问道。

    秦怀山抬起头,对冉闵说道:“没有任何消息!不过,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李昌说道:“诶,秦先生,上次我在你府里的时候,不是说有了一封南晋来的书信吗?”

    李昌此言一出,秦怀山脸色顿时很尴尬,冉闵也起了疑心,问道:“先生,二叔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秦怀山看了一眼李昌,无奈之下,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刚刚说南晋没有给出任何回应?”冉闵质问道。

    秦怀山起身行礼说道:“老臣并非有意欺君!而是.......”

    “而是什么?说清楚!”冉闵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秦怀山缓缓从怀中取出一封有些皱巴巴的书信,说道:“陛下,这便是当日南晋过来的书信,老臣一直随身带着,您过目。”

    陆安连忙接过书信,递到了冉闵手里,冉闵拆开细细一看,脸色骤变,勃然大怒,狠狠的将那几张纸拍在了桌案上。冉闵的这一举动,着实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秦怀山叹了口气,说道:“并非老臣不想呈报陛下,而是南晋的这封信,分明就是在羞辱陛下,羞辱大魏!请陛下见谅!”

    “秦先生,怎么回事?”李昌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冉闵怒斥道:“南晋皆是一群自命清高的无种软蛋!混账!”

    秦怀山看了看冉闵,又对众人解释道:“信上说,陛下自称是冉氏后人,这恐怕难以令他们信服,说不定陛下身上流着的,也是胡人的血。晋人认为,他们才是正统,根本不承认大魏,若想让他们出兵,需陛下自去帝号,对南晋称臣,然后他们才会斟酌出兵一事。”

    “放他娘的狗屁!”李昌骂道:“这帮只会无病呻吟的世家子弟,光会耍嘴皮子,有本事,他们当年干嘛要逃到南边去?为何不与胡人拼命?”

    “让陛下对他们俯首称臣?做他们的白日梦去吧!”手下也附和道。

    李昌又骂道:“当年乞活军被诸胡联军围困几个月,也没见他们动一兵一卒,现如今也绝不可能发兵!指望他们?还不如指望咱们自己手里的刀!早晚有一天,陛下一统北方,再挥师南下,把他们这些自命正统的狗杂种统统扔进马厩!”

    “将军,此时就不必逞口舌之快了!”秦怀山微微皱眉,朝李昌试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李昌看到冉闵早已怒不可遏,便悻悻的闭上嘴。

    “陆安,把这封信留着!”冉闵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奴才遵命!”陆安连忙小心的将那几张纸收好。

    冉闵的这个反应,有些让人出乎意料,他只是大骂了一句,却再无其他举动。

    冉闵指着陆安手里的信,义正言辞的对群臣们说道:“朕要日日看一遍这封信!时刻提醒自己,也望诸位记得,自此,我们大魏没有任何的援助!想要收复整个故地,唯有群策群力,众志成城!诸位的每一个失误,都有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!让我们万劫不复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臣等谨记!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