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四十三章
    北伐的计划就此定了下来,出了宫门,秦怀山心里丝毫不觉得轻松。这时候,李昌走上前来,行礼说道:“先生,我今日差点坏了大事!您可千万不要记恨我!”

    秦怀山摆摆手,说道:“此事瞒得了一时,瞒不了一世,早晚还是会被陛下知道,只是时间上的问题。不过陛下现在知道了也好,省得还总是惦念着南晋会帮我们!”

    李昌点点,说道:“还是怪我多嘴......”

    “算了,将军也无心的......”面对李昌这种缺心眼的,秦怀山也是无奈。

    “对了,有件事我想不明白,这一次,小闵为何不让老三一起去?”李昌问道。

    “将军难道还不明白?王将军打心眼里不支持北伐,让他去,恐怕反而会弄巧成拙。更何况,若是让他去,你二人,谁挂帅?恕在下直言,将军有将才,却无帅才。万军之中取敌首级,将军自然无人可敌,但是论运筹帷幄,你还是不如王将军。王将军虽然可为帅,但是大将军在时,你二人平起平坐,陛下未称帝前,也视你二人一样。此时若他压你一等,你难道就没有想法?”

    “我肯定不会有想法!老三的本事比我大,这个我一直都心里清楚!”李昌说道。

    秦怀山摆摆手,说道:“将军心胸坦荡,老朽佩服,但是这件事在陛下看来,不是这么简单的!”

    李昌微微皱眉,秦怀山又说道:“陛下可比咱们想象的要聪明的多。他虽然还年轻,但是心思缜密,体察入微。你没有考虑到的事情,他都想到了!”

    “小闵这孩子,是我们......”

    “将军!慎言!该称呼陛下!”秦怀山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!口误口误!你看你看,我这个人说话有时候就是心直口快!”李昌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要求此战必胜,所以但凡有任何可能影响战局的因素,陛下都会想尽办法排除!”秦怀山说着,对李昌说道:“将军,老朽多嘴说一句,您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尽管说,我李昌听得进去!”

    “从现在的局势看,我军士气如虹,粮草充足,但是襄国绝不是一块好啃的骨头,将军务必全力以赴,切不可掉以轻心!”

    李昌郑重的点点头,说道:“我明白了!先生话,我一定牢记!”

    秦怀山捋捋胡子,说道:“过几日大军就要开拔北上,将军早些回去准备吧!”

    李昌行礼说道:“今日多谢先生了,告辞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冉闵坐在油灯前,对着地图苦思冥想,陆安轻轻的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“陛下......”

    冉闵头也没抬,问道:“去见过黄老了?”

    陆安点点头:“去看过了,太医也给他看过了,好像没什么毛病......”

    “他那是心病!”冉闵看了一眼陆安,说道:“他这是在给朕脸色看呢!”

    “黄老为人耿直,只是脾气有些古怪......”

    “他建议朕不要北伐,而是移兵关中,朕不听,他便不来朝见!哼!此时此刻,恐怕他的心里在想,竖子不足与谋!”

    陆安跪地说道:“黄老没有这么说,奴才今日前去,他什么都没讲......”

    “但是不代表他心里没有这么想!”冉闵站起身,说道:“此人傲气太盛!朕今日可以容他,不代表天下可以容他!”

    陆安说道:“大战在即,朝纲初定,眼下正是用人之际,奴才斗胆谏言,还是先留着他的性命吧!免得落人口舌!”

    冉闵微微一笑,说道:“你说的不错!若不是考虑到这一点,朕早已取了他的性命!”

    “陛下英明!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!”冉闵微微抬手。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陆安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里,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陛下说的是!”陆安低着头,说道:“两年前,大将军还在与独孤南信大战,庆王和燕王也正当如日中天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,朕还一心要建功立业!替石虎打天下!没想到,世事无常,如今朕还时常觉得在梦幻中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奴才也同样有这种感受!好几次都可以说是死里逃生!”

    “朕救过你的命,但是你也为西华侯府,为了朕,多次出生入死!这些,朕都记得!”

    听到冉闵这句话,陆安感动的又跪在了地上,说道:“陛下,您千万别这么说!奴才这么做,都是应该的!”

    “起来起来!”冉闵郑重的陆安说道:“今日跟你说这些,不是为了让你感激朕,只是朕的心中,一时有些感慨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奴才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,便是能够为陛下效力!”

    “好了!这些好听的话就不要说了!朕心里都很清楚!”

    陆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:“是是是......”

    冉闵站起身,看了看挂在一旁的雁翎甲,说道:“想必当年石虎杀死祖父的时候,穿的便是这套铠甲吧!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......”

    冉闵冷笑一声,说道:“这一次,我要穿着这身铠甲,去杀了他的儿子!这或许就是报应!”

    “天理循环!胡人的罪孽,也必将偿还!”

    “这次出征,可能会比前次打匈奴时间要长!你在宫中,协助秦姑娘照顾好公子!”

    “奴才明白!”陆安点点头,说道:“陛下,奴才多一句嘴,小公子好像还没起名字呢!”

    冉闵转身看了陆安一眼,说道:“名字已经起了,就叫智儿!智慧的智!”

    陆安一愣,问道:“何时起的?奴才怎么没听说......”

    “就在今天白天!回宫的路上!”

    “真是好名字!”陆安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看,哪里好了?”冉闵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陆安挠挠头,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陛下取的名字肯定好!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油嘴滑舌!你现在就已经学会向朕溜须拍马了!”冉闵指着陆安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陛下英明!奴才们才敢说实话,若似那些昏君,奴才岂敢?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,朕听着似乎也是在拍马屁,但是听着还算顺耳!明君不一定是武功盖世,但一定能听得进臣子们的谏言!可海纳百川。只有当皇帝有这样的心态,臣子们才敢说真话,说实话,才能君不欺臣,臣不瞒君,法度严明。但凡是人人都欺上瞒下,那离天下大乱也就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说的极是!如今的大魏,正是陛下说的这样!”

    冉闵摇摇头,说道:“并非如此!”

    “最近朝堂上,大家似乎都是各抒己见,并无保留啊!”陆安说道。

    冉闵看了陆安一眼,说道:“你刚刚才去过他家里!”

    “黄老?”

    冉闵摆摆手,说道:“当然,朕不光是说他!还有三叔!”

    “王将军今日似乎确实没说什么话!朕说什么他都是点头!”

    “说明陛下的决断是对的,王将军无可辩驳。”

    冉闵笑了笑,说道:“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!三叔是不同意北伐!他与朕的见解不同!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