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四十四章
    “但是王将军对陛下忠心无二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”陆安说道。

    冉闵点点头,说道:“这一点,朕当然知道!朕只是希望,在生死攸关的时刻,所有人能同舟共济!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去替朕收拾东西吧!朕还有事!”冉闵吩咐了一句,便继续研究他的地图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三日之后,十几万大军自邺城北上,出发去往襄国,大军延绵数十里,阵势浩瀚,自大魏立国建元一来,这是第一次北伐,数日之后大军抵达襄国城外三十里处扎营。

    石鉴坐在城头上,秋风萧瑟,已有一丝寒意,他面容严峻,看上去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“殿下,冉闵的兵马已经抵达城外三十里处,估计很快就会进攻。”

    “继续派出探马!冉闵的兵马有任何调动,第一时间来报!”

    “末将明白!”

    高尚之站在石鉴身边,说道:“昨日在去往幽州的方向,发现了一群不明马队,他们衣着奇特,纪律严明,很有可能是冉闵的狼骑尉!另外,据说这一次为了攻城,冉闵带来了大量的攻城器械,投石器,冲车,云梯等等!”

    “看来冉闵这次是有备而来!”石鉴不由得握紧了拳头,问道:“城中的粮草,足够支撑多久?”

    “最多四个月!”高尚之答道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四个月之内,冉闵不退兵,我们就得活活饿死!”

    高尚之无奈的说道:“附近州县的粮草,已经全部征调,再也找不出一粒粮食了!到那时,就看鲜卑人能不能如约定的那样,发兵支援,内外夹击冉闵了!”

    王鸾说道:“冉闵人马并不擅长攻城拔寨,而这恰恰是我们的人所擅长的!四月之内,只要我们死守襄国,冉闵未必有胜算!到那时,我们粮草不济,他们也好不到哪去!”

    “将军的话,说的也确实有道理!但是我们能想到的,冉闵也一定会想到。根据我们掌握的消息,冉闵手里的粮草最多支撑到明年春末,但是他却敢集结十几万兵马北上,这绝对不会是他的莽撞之举!”高尚之看着石鉴和王鸾,说道:“我们与冉闵数次交手,此人年纪虽然不大,但是极善用兵,从不打无准备之仗!所以将军,万万不可大意!”

    王鸾点点头,说道:“末将早已抱定城在人在,城失我亡的心态!”

    “有王将军这句话,本王就能放心一半!”石鉴站了起来,说道:“剩下的一半,就得看鲜卑人了!”

    “慕容儁已然允诺,他断然不会作壁上观!冉闵若是拿下襄国,那用不了多久,整个中原都会变成他的天下,到那时,哪怕他慕容儁有南下之心,恐怕也更加艰难!唇亡齿寒的道理,他不会不懂!”王鸾说道。

    石鉴皱着眉头,对王鸾吩咐道:“好了,先不说这些,带本王去巡视一下!”

    王鸾连忙应道:“末将遵命!”

    走在襄国的城头上,石鉴问道:“关外的匈奴人,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据说大单于的几个儿子,为了争夺单于的位置,如今正斗的死去活来!恐怕一时间不会闹出个结果!”

    石鉴点点头,说道:“也好!匈奴人始终是个祸患,就让他们自相残杀去吧!也省得我们到时候去削弱他们!”

    “殿下英明!”

    “羌族人也在狗咬狗,如今能联络的,只有氐族人!”

    “但是氐族人似乎对此并无太多兴趣,据末将掌握的消息,如今氐族手里,已经占据了关中大部分地方,他们似乎有意据关中而谋天下!”

    石鉴停下了脚步,扭头看了看王鸾,说道:“氐族人这是想闷声发财,趁我们火并之际,发展壮大!”

    “末将也是这么认为!”王鸾应和道。

    “眼下管不了那么多,先把冉闵的大魏摆平再说!”

    王鸾点点头,就在这个时候,城头上的士卒忽然喊道:“将军,有人!”

    石鉴等人连忙走到城头上一看,果然有一匹快马朝这边奔驰而来。

    “殿下,看此人的衣着,不是我们的人,是冉闵的人!”王鸾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急!看看他想干什么!”石鉴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那人远远喊道:“大魏陛下有书信一封,给宁王殿下!”

    王鸾对石鉴说道:“殿下,好像是来送信的!”

    石鉴微微点头,王鸾心领意会,朝城下喊道:“有屁快放!不然老子的弓箭可不长眼睛!”

    那人倒也丝毫不畏惧,抽出一支箭,喊道:“我们陛下的信在此!接着!”

    说完,“嗖”的射出一箭,直接钉在了城楼上的柱子上,然后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手下的士卒将那支箭拔了下来,将信交给了石鉴。

    石鉴看了一眼,直接丢给了王鸾。

    “这冉闵到底想玩什么花样,要战便战,居然还多此一举,让殿下您投降!真是笑话!”

    “他说要给本王三日时间考虑考虑!”石鉴看着王鸾,问道:“王鸾,你觉不觉得,这里面似乎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问题?”王鸾问道:“什么问题?末将愚钝,不太明白殿下的意思!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以冉闵对本王的了解,他觉得本王会投降吗?”石鉴问道。

    王鸾摇摇头,说道:“不会!冉闵若是盼着殿下能投降,何必劳师动众的北伐?”

    “所以这就是问题所在!”石鉴冷笑一声,说道:“他明知道本王不会投降,却还特地派人送信过来劝降,岂不是多此一举?”

    “殿下的意思是,冉闵莫非有什么阴谋?”

    “兵者,诡道也!冉闵此举绝对不是多此一举!”高尚之的声音忽然从两人背后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石鉴转过身,对高尚之说道:“本王也是这样认为!”

    王鸾连忙把信递给了高尚之,高尚之看了看,说道:“问题就在这三天时间上!”

    石鉴点点头,说道:“他这句话的意思就是,三天之内,他不会来进宫我们!”

    “老臣认为,应该是另外一个意思。”高尚之抬起头,看着石鉴。

    石鉴与王鸾都睁大了眼睛,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冉闵的意思是,这三天里,让殿下你好好想想,不要出兵!”

    “不要出兵?”王鸾恍然大悟,说道:“末将明白了!冉闵十几万大军北上,不可能一拥而上!他一定是想趁着这三天时间,调兵遣将。”

    高尚之默默点头,对石鉴说道:“老臣就是这样想的!只是不知道冉闵打算如何攻城!”

    王鸾连忙说道:“殿下,依末将之见,冉闵此刻定是立足未稳!他们劳师远征,不如我们先下手为强,今夜末将便亲自带人偷营!试一试他们的本事!”

    高尚之想了想,对石鉴说道:“殿下,将军言之有理,老臣认为,可以试一试!”

    石鉴眉头紧锁,想了想,说道:“王鸾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今夜你带两万兵马,前去试探冉闵的虚实!切记,不必取胜,得利则返!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末将这就去点兵!”王鸾说完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别急!”石鉴叫住了王鸾,说道:“来而不往非礼也!既然冉闵给本王来信了,本王岂能不回?”

    说完,石鉴对高尚之吩咐道:“大人,替本王手书一封,派人马上送去!”

    高尚之微微一笑,应道:“明白了!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