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四十六章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数千骑兵集结,朝冉闵的大营冲去,呼声震天,乱箭齐射,出乎意料的是,冉闵的营地似乎并无太大的反应。

    就在王鸾的手下快要靠近营地的时候,忽然,冲在最前面的战马不知何故,忽然失控倒地,跟随在其后的骑兵根本来不及勒马停住,顿时冲撞在一起,狼狈至极。

    “放箭!”冉闵的大营里忽然亮起了无数火把,紧接着,营地里飞出了无数的火箭,前去偷袭的兵马顿时被射的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“不好!冉闵早有准备!”王鸾大惊,立马对手下吩咐道:“传令,撤!”

    传令兵手持号角,“呜呜”的吹了起来,听到号角声的胡人连忙后撤,不敢再往前。

    冉闵的营地距离襄国不过三十里,王鸾认定,只要他们马不停蹄的回撤,应该不会有事情,谁知所有的一切,早就在冉闵的计算之中。

    王鸾的一万多兵马后撤之后,刚刚跑出了三四里路,忽然,不知从哪里冲出了一队人,直击他们的右翼。

    “将军!有人偷袭!”

    “多少人!”王鸾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,起码有上千人!”

    “上千人就把你们吓成这样!”王鸾愤恨的骂道:“且战且退,不要纠缠!迅速退回城内!”

    “撤!快撤!”

    王鸾原本精心计划的偷袭,变成了被偷袭,军心大乱,黑暗之中,根本不知道偷袭他们的人是谁,也看不清他们到底有多少人,但是对方的本事,显然超出了王鸾的想象,短短二三十里路,待逃回邺城的时候,只勉强剩下一万三千多人。

    王鸾狼狈而归,让石鉴和高尚之都大吃一惊。王鸾跪地说道:“殿下,末将无能,中了冉闵的圈套!首战失利,请殿下责罚!”

    石鉴颇为惊愕,虽然非常气愤,但是理智告诉他,在这个时候,杀自己部下是非常不明智的。

    “看来,我们是中了冉闵的诡计了!”高尚之说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为谨慎起见,还特地分兵引诱再偷营,谁知冉闵不但早有准备,还在我们回来的路上,已狼骑尉偷袭我们!所以才损失惨重!”王鸾说道。

    “狼骑尉?先前不是说,狼骑尉出现在我们的北边吗?为何会出现在城外?”石鉴问道:“你可确定就是冉闵的狼骑尉?”

    “末将确定,肯定是冉闵的狼骑尉,除了他们,还有什么兵马能有如此罕见的身手?我们将士在他们面前,如同木头一般,毫无还手之力!”

    高尚之默默点头,问道:“王将军,偷袭你们的,一共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末将不敢确定,大约一两千人!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石鉴怒斥道:“一两千人就杀了本王近六七千人!王鸾,你可知罪!”

    “末将知罪......”

    “殿下,这就对了!冉闵的狼骑尉向来神出鬼没,先前探马在幽州附近发现的,应该只是其中的一部分!据说狼骑尉一共有三千人,都是百里挑一的百战精锐,去年,冉闵曾经带着五百人,几乎全歼了三千匈奴单于的亲卫军,当时还有慕容氏两兄弟在!”

    石鉴恨的牙痒痒,高尚之劝慰道:“幸好王鸾机智,兵分两路,若是直接压上去,恐怕咱们损失的兵马还是不止这么多!”

    高尚之叹了口气,又说道:“怪只怪老臣太天真了,原以为已经识破了冉闵诡计,却不曾想还是被他算计了!王将军只是依令行事,出主意的,却是老臣!殿下要怪,就怪我吧!”

    “好了!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!本王若是现在杀了你们,正中冉闵下怀!先留你们的性命,将功折罪吧!”石鉴对二人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谢殿下!”王鸾磕头说道。

    经过第一次偷袭的失利,石鉴充分认识到,若论计谋,或许可胜过冉闵,但是在排兵布阵上,自己根本不是冉闵的对手。自此,石鉴几乎打消了主动出击的念头,只能守城待援。

    两日之后,冉闵所有的人马集结到位,根据襄国地势,冉闵慎重的排兵布阵,几乎切断了襄国与外界的所有联络,襄国成了一座孤城。

    一切就绪之后,冉闵果断下令攻城,自上而下,将士们无不争前恐后,一往无前的多次冲锋,投石车抛出石块,很快就填平了城外的护城河,攻城车也曾多次冲到城门下,但是最后始终都是功亏一篑。另一方面,石鉴的守军一刻也不敢掉以轻心,在冉闵大军的猛烈攻势下,一样死伤惨重,投石车多次投出火油罐,不少羯族人不是死于刀剑之下,而是被活活烧死,大片的城墙被烧的漆黑一片。开战之前,李昌信心满满,他认为,以目前大魏的兵力和士气,拿下襄国,最多不过半个月,但是事实是,连续攻城十多天之后,襄国城依旧坚若磐石。

    “陛下,今天已经是第十八天攻城了!咱们的将士,依旧上不了襄国的城头,这样下去,恐怕不是办法!”张沐风说道。

    冉闵神情严肃,问道:“将士们死伤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李昌答道:“死了一万多人,伤两万多!”

    冉闵微微点头,叹息道:“襄国果然不是轻易就能拿下的!”

    “陛下!明日我亲自领兵冲锋!一定拿下襄国!”李昌行礼说道。

    冉闵微微摇头,问道:“二叔,你有多大把握破城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李昌悻悻的低下头,说道:“我没有把握......但是我愿意一试!”

    “不行!再这样下去,徒损我军士气和性命!”冉闵直接拒绝了李昌的要求。

    一时间,谁也想不出破城之法,所有人能想到的,无法是拼死冲锋,但是谁也没有把握可以拿下襄国,于是,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“陛下,末将有句话,不知道当不当讲!”张沐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讲!”

    “强攻恐怕行不通!得想办法把石鉴的兵马引出来!”

    冉闵抬起头,看着张沐风,吩咐道:“你可有什么计策?”

    “早先石鉴派人半夜前来偷营,吃了大亏,以他谨慎的脾气,轻易不会出城与我们交战!就算是把他祖宗十八代骂一遍,他也能绷得住!”张沐风说着,抬头看了看冉闵,说道:“但是石鉴生母的尸骨,还在邺城,如果以此为要挟......”

    张沐风话还没说完,冉闵起身抬手就是一个耳光,大骂道:“混账东西!死者为大,这等丧尽天良的主意,亏你想的出来!若是朕这样做了,天下人要指着我们的脊梁骨骂!”

    冉闵的大怒,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,李昌连忙劝慰道:“陛下,张沐风也是为了想破敌之策,这主意确实不好,你就不要怪罪他了!”

    张沐风嘴角流血,心有愧意,跪地说道:“陛下恕罪!”

    “滚出去!”冉闵呵斥道。

    张沐风低着头,自知有罪,默默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北边的鲜卑人可有动静?”冉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还没有!”

    “看来慕容儁是不见兔子不撒鹰!石鉴不到生死攸关的时刻,他是不会出手的!”苟副将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倾全国之力北伐,至今连襄国的城头都没摸到过!”冉闵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都怪我,将士们操练不够!所以才误了大事!”李昌垂头丧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此时说个没有任何意义!”冉闵看了李昌一眼。

    “陛下,依末将之见,还是先撤军吧!”苟副将说道。

    “撤军?苟副将,你这是在动摇军心!”冉闵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并无他意,只是觉得再这样耗下去,就算打下襄国,我们也会损失惨重啊!”

    “不!朕绝对不会就此撤军!”冉闵咬咬牙,吩咐道:“传令下去,就地屯田!石鉴既然要躲在城里做缩头乌龟,那朕就让他永远都出不来!看谁耗得过谁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