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四十七章
    “屯田?”众将士愕然。

    冉闵看了看众人,问道:“怎么?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陛下,若是屯田,也不该是在此处屯田啊!”苟副将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粮草只够支撑半年,若要与石鉴交战,在此期间,原有的军屯很多将会荒废。而石鉴的粮草也并不多,那么就算攻下襄国,我们以后的粮草还是会有问题。既然现在一时半会儿拿他没有办法,倒不如在围困他的同时,继续屯田!晾他也不敢出战!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将士一方面要围困襄国,一方面又要耕种,还需要练兵,这......这恐怕分身无术啊陛下!”

    “先前我们已打算在邯郸以北的设屯布防,此地距离邯郸不过七八十里路,既然如此,我们便就地设下一个屯点,我们的将士可在此地耕种!若担心人手不够,可从邯郸再征调部分民夫北上!还有一点,眼下可正是种麦子的时节!”

    “依陛下的意思,您这是打算就这样围困石鉴,等他城中粮草耗尽再破城?”苟副将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冉闵点点头。

    李昌挠挠头,问道:“那如果鲜卑人来支援呢?”

    “朕已经派出了一支狼骑尉,在北边随时监视着鲜卑人的动向,一旦鲜卑人南下,我们会第一时间得知消息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辽东的秋天,已经略显寒冷,慕容儁手持一张弓,缓缓的开弓搭箭,瞄准了三十步外的一个汉人,那人头上顶着一个果子,显然,慕容儁的目标,是那汉人头上的果子,而那果子,比一个鸡蛋大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“别抖!不然朕的箭,可能会伤到你!”慕容儁一边瞄准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面临这种情况,一般人哪有不害怕的,那人早已哆嗦着尿了裤子,他双眼紧闭,不敢看慕容儁,眉头紧锁,似乎等待着不幸的到来。

    那人只听到“嗖”的一声,慕容儁放箭了,他终于吓的跪在了地上,也不知自己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。

    “陛下,好箭法!中了!”手下恭维道。

    慕容儁看了看那早已被射飞道果子,又看了看几乎被吓破胆的那个汉人,有些不太高兴,对手下吩咐道:“此人胆小如鼠,如此狼狈肮脏,朕不想看到他!”

    手下心领意会,立马冲旁边的户外吩咐道:“把这个人拖出去砍了,然后把这里清理干净!”

    “饶命!陛下饶命啊!”那人一听要杀他,连忙哭喊着求饶。

    慕容儁无动于衷,甚至看都没看那人一眼,把弓扔给了手下,神情冷漠的理了理自己的衣服,问道:“老四可有消息了?”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昨日四殿下已经派人来信,匈奴已经被收服,老单于的几个儿子,除了最小,其他全部死了!如今的匈奴人已经不同往日,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了!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叱咤风云一辈子的匈奴单于,居然会死在冉闵这个小子手里,真是悲哀!”

    “更悲哀的是,匈奴单于一辈子机关算尽,好不容易强大了匈奴部落,他一死,他的几个儿子立马斗的你死我活,最后让陛下您一统整个塞北!这才是天意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从今天起,从东到西,从南到北,这万里之地都是朕的了!将来,咱们的战马要跨过阴山,占中原,据关中,挥师南下,一统天下!”

    “陛下万福!这一天一定会到来!而且不会等太久!”这人连忙奉承道。

    “你跟在朕身边多久了?”慕容儁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有十二年了!”

    慕容儁看了那人一眼,说道:“你前面十一年拍马屁的功夫,还没近一年进步的多!”

    那人的脸立马红了起来,有些尴尬的解释道:“陛下恕罪......小人只是......只是这样希望......”

    慕容儁没有再与他纠结这个问题,而是问道:“石鉴和冉闵打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探马来报,十几天前就已经开始攻城了,但是冉闵的兵马似乎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,襄国城固若金汤!”

    慕容儁背着手,往前走了几步,忽然又停下脚步,说道:“襄国城恐怕是整个中原最难攻占的城池,原先刘显在的时候,那里便是兵精粮足。冉闵的人马就算再厉害,恐怕一时半会儿也拿石鉴没有办法!”

    “但是臣听说,襄国城里的粮草最多只够支撑四个多月,若是冉闵围而不攻,那四个月之后,石鉴的兵马将会活活饿死!到那时,这襄国便会不战而降的!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这样,所以朕才没有记着去支援石鉴,因为朕知道,石鉴现在一定是最咬紧牙关等朕去救他!”慕容儁狡黠的笑了笑,对手下说道:“但是朕偏偏不会在这个时候去救他!”

    “坐山观虎斗,陛下您趁着他们双方在火并的时候,收拾了匈奴人,一统整个塞北,待时机成熟,再坐收渔翁之利!”

    “朕的盘算,可都被你猜中了!”慕容儁看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那人一惊,连忙解释道:“小人只是侥幸猜到了小小的一部分!小人愚见,还请陛下示下!”

    慕容儁摆摆手,说道:“行了,你有多大本事朕清楚的很,揣着明白装糊涂,当朕是傻子不成?”

    “不敢......”

    “想要坐收渔利,也得看怎么做!幽州的潘俊,可是依旧听从石鉴的号令!有潘俊在,朕的鲜卑铁骑想要入关,恐怕没那么容易!但是朕如果要一统中原,这幽州是必须要得到的!”

    “陛下,既然如此,何不等石鉴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,再让他以幽州为条件,割让给我们鲜卑,然后您在发兵助他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朕就是这个意思!”慕容儁哈哈大笑道。

    慕容儁的手下想了想,说道:“陛下,小人有句话,不知道当不当讲!”

    慕容儁吩咐道:“说吧!”

    “冉闵道兵马,恐怕不是那么好对付的!不久之前,他以五万骑兵,夜袭匈奴大单于,几乎全歼了八万匈奴人和三万羯族人!如今他率领几十万大军北上,恐怕更加厉害了!就怕到时候石鉴已经奄奄一息,而冉闵实力依旧!我们就算入关了,可还不是他们的对手,那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冉闵道兵马确实厉害,这一点,朕早就知道!只是几个月之后,若是襄国依旧没被攻破,那他的这些士卒,士气又会剩下多少?”慕容儁冷笑一声,说道:“朕的兵马,也不是纸糊的!”

    “陛下说的是......还有一件事,要禀报陛下!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有探马来报,冉闵的狼骑尉,在幽州附近一带出现,我们的大军若是经幽州去襄国,那冉闵一定会发现!到那时,冉闵一定会有所准备!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