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四十八章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此事早已在朕的预料之中!”慕容儁自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知陛下如何打算?”

    “给老四去一封信,让他暂时不要班师回辽东!匈奴刚刚收服,人心未定,没有朕的命令,就先待在那边吧!”慕容儁想了想,说道:“有慕容评给老四充当智囊,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,待时机成熟,取道雁门,入关驰援襄国。”

    “从雁门入关?”手下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如此一来,冉闵安排在幽州附近的探马,便发觉不了我们南下兵马的踪迹!他还如何防备?”

    慕容儁的手下不禁惊叹道:“陛下,您真是好计策!”

    “冉闵极善用兵,朕不得不谨慎一些!等着吧!等石鉴来求朕!到那时候,朕不但要灭了冉闵,还要幽州!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襄国城外,还有一些没有来得及收回的尸体,到处都焦土,满目疮痍。

    石鉴站在城头,看着外面,说道:“今日已经是冉闵停止进攻第三天了!越是安静,本王的心里却越是不放心!”

    “连续十八天攻城失利,冉闵一定士气大落。所以老臣估计,最近几天,他一定不会再次进攻!我们也刚好趁机休整!”高尚之捋着胡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幸亏有将士们拼死守城,如今襄国依旧固若金汤!依末将看,冉闵已经黔驴技穷,无破城之法了!”王鸾自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此时下定论,恐怕还为时尚早!”石鉴看了看王鸾,说道:“王将军,别好伤疤就忘了疼!你才刚刚吃过冉闵的大亏,这么快就敢小看他了?”

    “末将不敢......”

    “派去鲜卑给慕容儁送信的人可曾回来?”石鉴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!末将猜测,多半是被半路截杀了!如今冉闵已经把住了襄国与外界联系的所有通道!想要求援,恐怕没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高尚之说道:“按理说,鲜卑人应该知道现在襄国发生的事情,但是他们至今还没有派援兵过来,这说明他们暗藏祸心,另有所图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,本王早就猜到了!”石鉴叹了口气,说道:“静观其变!办法是人想出来的!”

    众人默默点头,就在这个时候,城楼下“咚咚咚”上来一个人,喊道:“殿下!有情况!”

    石鉴等人连忙回头,王鸾的一个手下前来禀报道:“启禀殿下!属下探得冉闵大营有情况!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细细说来!”石鉴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从前日开始,冉闵的手下开始在军营周围屯土安寨,建立起简易的瞭望台,如今兵营四周的土墙已有一人多高,宛若一个城寨!外围有人日夜巡守。”

    “这冉闵到底想干什么?”石鉴一下子有点懵了,完全猜不到冉闵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属下还看到,除了军营里有动作,似乎不少士卒正在开垦荒地,似乎是打算种什么庄稼之类!”

    “老臣明白了!”高尚之微微皱眉,缓缓说道:“冉闵这是打算困死我们!他堵住我们所有与外界联系的路,然后设立屯点,就是要耗死我们!看来冉闵已经知道,我们的粮草,最多只够用四个月!四个月之后,粮草用尽,这座城池,便会不攻自破!”

    王鸾对手下摆摆手,示意退下,石鉴没有说话,但是此时脸色不是太好,一言不发的走开了。

    高尚之和王鸾跟在石鉴身后,石鉴不说话,他们也不敢说话。但是两人都明白,刚刚探得的这个消息,对于石鉴来说,无异于雪上加霜,冉闵的这一步棋,在眼下这种局势下,无疑是最佳的决策,不战而屈人之兵。

    四个月,仅仅只能支撑四个月,襄国该何去何从?石鉴应该如何带领自己的部下,解决眼前的危机?率军与冉闵正面交战?不,石鉴心里没有丝毫正面取胜的把握。此刻,石鉴不由得叹息,可惜自己的麾下没有万人敌的猛将,否则,或许还有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想要鲜卑的援军南下,但是冉闵已经封锁了他们所有的出路,慕容氏也决不会那么好心。

    襄国在冉闵的包围下,又耗了一个月,此时,北方已经入冬,天气渐渐寒冷,然而低落的不仅仅是气温,还有士气。

    石鉴走在城头上,几乎所有的将士都无精打采,似乎他们已经默认了最后可能死亡的结局,再无斗志。在这一个月里,冉闵的兵马,一次都没有进攻,然而这种风平浪静,却让所有人感到压抑,几近窒息。终日的惶恐与不安,令人心生怯懦之意。

    与其这样在绝望中等死,所有人都宁愿冉闵的兵马前来攻城,因为至少那样,他们或许还有机会。

    但是冉闵偏偏没有再发兵。

    “殿下,再这么耗下去,不是办法!恐怕不用等我们粮草耗尽,我们的军心便已经散了!”高尚之站在石鉴身旁说道。

    石鉴默默点头,说道:“本王知道!如今问题不光是冉闵,还有我们自己!”

    “看看这些将士们,他们似乎已经没了斗志!”高尚之看着石鉴,说道:“殿下,或许是过去的这一个月里,我们给将士们传递了错误的信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石鉴扭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把紧张焦躁和不安的情绪,传递给了他们!”

    “但是本王并没有说过什么!甚至对王鸾,也没有斥责过他!”

    高尚之点点头,说道:“殿下确实什么也没说,但是人的眼神,会传递思想!咱们的眼睛里告诉将士们的,是无计可施!时间一长,必定乱了军心!”

    “可是眼下我们确实是无计可施!”

    “没错!可是即便如此,我们或许也应该改变一下思路!”高尚之撇撇嘴,轻轻的捏着自己的胡须。

    “大人可有什么想法?”石鉴问道。

    “冉闵是在消耗我们的斗志和耐心!逼我们与他决战!若是我们沉浸在这种情绪下无法自拔,殿下,很快,您也会下令出城迎战的!”

    “不瞒大人,您确实说中了!这两天,本王确实有了这样的念头!”

    “赶紧打消这样的念头!”

    “可是情绪上魔怔,不是说控制就能控制的!将士们若是看不到希望,这种情况只会越来越糟糕!”

    高尚之微微皱眉,说道:“一直以来,似乎战局都是被冉闵掌控,殿下有没有考虑过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冉闵的部下,现在是何心态?”

    “冉闵的部下?”石鉴深吸了一口气,看着高尚之,说道:“本王好像有点明白大人的意思了!”

    “整整一个月,我们双方没有交战,我们的将士开始颓废了,但是老臣认定,冉闵的部下,此刻必定已经放松了警惕!”

    “大人想偷袭冉闵的大营?”石鉴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!不是大营!而是他们耕种的庄稼!根据先前探马得到的情况,只有这个地方的兵力是他们最薄弱的!冉闵想要耗死我们,那我们就让他也没有后路!只要得手,形势将会有所改观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