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五十章
    “拉下去,斩了!”冉闵吩咐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众人皆惊,那两人喊道:“陛下饶命!饶命啊!”

    李昌第一个求情,说道:“陛下,这两个人,是追随大将军多年的老弟兄了!南征北战十几年,立功无数!您就给他们一次机会吧!”

    冉闵手一挥,反问道:“那这些战死的弟兄呢?朕三令五申的强调,时刻要提防胡人的偷袭,若是他们把朕的话放这心上,怎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!朕若是不杀了他们以正军法,其余的将士该怎么想!”

    “陛下,如今正是用人之际!念在这二位也曾为大魏立下过汗马功劳,您暂留他们一命,将功折罪吧!”张沐风也跪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陆陆续续有人跪地,替那两个屯长求情。冉闵心中开始意识到,自己方才所说,可能是真的是一时意气用事。

    “你俩可知罪!”冉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知罪!”其中一人说道:“弟兄们的死,我们二人难辞其咎!”

    另外一人说道:“求陛下咱留我二人性命!不求戴罪立功,但求死在杀敌的路上!若是如此,我等才有颜面见这些九泉之下的弟兄......”

    “既然有这么多人替你俩求情,真今日暂留你们的性命!”冉闵说着,转头对苟副将吩咐道:“将此二人编入先锋死士营,让他们待罪立功!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冉闵又对李昌吩咐道:“将今日之事,调查清楚,全军通告,以儆效尤!若是有谁再犯此事,定斩不饶!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侥幸得手道王鸾,带着喜讯回到了襄国,石鉴和高尚之等人见其全身而退,满面春风,便知事情成了。

    王鸾跳下马,兴奋的说道:“殿下!成功了!末将带着手下的弟兄们偷袭了冉闵的两个屯点,杀了他们上千人,烧毁了几个粮仓!总算是出了口气!”

    “我们伤亡如何?”石鉴问道。

    “伤亡不到二十人!”王鸾孤意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王将军这一仗打的漂亮!”石鉴上前,将王鸾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是殿下您计划周密!将士们上下齐心,才能取得这样一次胜利!”王鸾说着,看了看自己的几个心腹手下,故意给他们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王鸾故意夸赞自己的战绩,一来是为了在石鉴面前能抬得起头来,二来是为了把这种取胜的喜讯在军中传开,以此激励手下将士的斗志。

    “王将军,这杯酒,本王敬你!”石鉴说着,举起了手中的酒杯。

    王鸾拿起酒杯,回礼,说道:“殿下盛情,末将心领了,但是末将现在不敢喝!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石鉴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让冉闵吃了亏,末将担心他随时会来报复,所以末将以外,此刻还是不能懈怠!这可是生死攸关的时刻!正是因为冉闵的手下放松了警惕,咱们这次才能成功偷袭!若是我们的将士放松了警惕,那一旦冉闵偷袭成功,我们损失的可就是襄国这个地盘了!”王鸾说着,放下了手里的酒杯,说道:“所以末将还是不要贪杯的好!多谢殿下厚爱!”

    偷袭成功的消息,让石鉴喜笑颜开,看到王鸾这般尽心尽力,颇有大将风范,石鉴更是欣喜无比,他满意的对众人说道:“王鸾说的对!这酒不是好东西!眼下正是生死存亡之际,确实不能喝酒!本王也不喝了!”

    说完,石鉴把手边杯中之酒,直接泼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众人一看,纷纷效仿,全部都把酒给倒了。

    “传本王的命令!从今日起,全城将士戒酒!记住,是所有将士!”石鉴对众人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,不少将士喝酒喝惯了,这一时间忽然不让喝,恐怕很多人都会不习惯啊!”有人立马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喝酒难受?总比掉了脑袋强吧?”王鸾反问道。

    众人窃窃私语,王鸾带头说道:“我支持宁王殿下的这一决策,冉闵的兵马一日不退,这酒,咱们一日不喝!”

    王鸾站了起来,看着众人,慷慨激昂的说道:“众将士,今日咱们能端了冉闵的两个屯点,他日就能端了他的大营!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,咱们凭什么怕他们?所以要我说,这酒,要喝也是留着那个时候喝!你们说,对不对!”

    “对!”众人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一点小小的甜头,加上这王鸾这段鼓舞人心的话,令众将士重新看到了希望,气氛顿时活跃起来。

    这般情形,让石鉴喝高尚之倍感欣慰,由此,王鸾也进一步得到了石鉴的信任。

    “王鸾!”石鉴冲王鸾招招手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王鸾连忙起身,走到石鉴面前。

    “坐下说!”石鉴指了指旁边的位子,对王鸾说道:“本王还有点事情,想去你商讨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诶!”王鸾乖乖的坐了下来,而高尚之就坐在离石鉴不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此次能偷袭冉闵的屯点,取得这样的战果,已然是超出了本王的预料!你功不可没!”

    “殿下,别这么说,这一次能成功,末将全赖殿下的信任和将士们的上下一心!并非末将一人之功!”

    “王将军,殿下这么说,其实是有原因的!”一旁的高尚之捋捋胡子,对王鸾又说道:“今日你也看到了,你的凯旋,给将士们带来了多大的鼓舞!这可是一个好的转折!”

    王鸾默默点头,郑重其事的对石鉴说道:“确实,今日看到的这样的结局,比末将预想的要好!只是末将以为,经此一事,冉闵一定会吃一堑长一智,咱们要想再去偷袭,恐怕难以奏效,而且,他一定会卷土重来!闷声吃亏不是他的习惯!”

    石鉴点点头,说道:“你说的这几句话,本王也已想过!所以本王才留你下来,商讨一下接下来,我们应该怎么做!”

    “末将认为,当务之急,一是继续练兵,有备无患,二是尽快与鲜卑人取得联系!要他们派兵南下!咱们再怎么乐观,也必须意识到,我们的粮草只够支撑两个月多点了!从辽东发兵至此,取道上谷,最快也要二十多天!所以此事当为第一要务!”

    “如今冉闵把住了去往辽东的所有通道,我们想要与鲜卑人联络,恐怕难如登天!”石鉴说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这几日一直在研究此事,末将以外,并非完全没有办法!”王鸾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说看!”石鉴对王鸾说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听闻,殿下手下曾有八大高手,如今还剩下六个!”王鸾说着,看了看石鉴身后的两个人,说道:“您身后这二位,应该就能担此重任!”

    石鉴回头看了看,正是老大与老二。

    这时候,高尚之说道:“殿下,王将军倒是提醒了老臣,他们俩在南晋潜伏了十多年,从未被发现,或许他们可以取得与慕容氏的联系!”

    “你们二人可听明白了?”石鉴问道。

    两人跪地说道:“属下明白!”

    “去鲜卑的路多被封锁,你们不但要顺利来回,还要尽快催促鲜卑人发兵!否则,咱们多年的努力便要付诸东流!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