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五十六章
    冉闵当初的决策无疑有些作用的,数月以来的围困,给襄国方面带来的,不仅仅是耗尽粮草,最主要是,给胡人的心理上,造成了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接连数天的猛攻,由于胡人多日来粮草不济,多数人都是饿着肚子作战,以至于襄国终于被破城。然而即使在这种情况下,石鉴依旧不愿意撤出襄国,率众与冉闵的兵马展开了激烈的巷战。

    鲜卑人派出的探马也已经知晓了襄国方面的情况,果然不出冉闵所料,东西两路确有援兵南下,而李昌和西路军则费尽心思的拖延他们的行军速度,为的就是给冉闵擒拿石鉴留有充足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殿下!再不撤就来不及了!”王鸾带着一众手下赶到,手里的兵刃还沾染着尚未干涸的血迹。

    “不!襄国虽然已破,但是大部分地盘还在我们的控制之中!我们还有近十万兵马!岂能在这个时候将襄国拱手让人!”

    王鸾“扑通”一下跪在了石鉴面前,说道:“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殿下!我们现在撤出去,是为了将来能够打回来!鲜卑人的兵马不日便到,我们得即刻与他们合兵一处,才能抵抗冉闵的大军!”

    “既然援军将到,本王就更加不能撤退了!”石鉴执拗的拔出腰间的佩剑,喊道:“众将士听令,随本王一起斩杀冉闵的人马!”

    见石鉴执意不肯撤退,王鸾急了眼,站起身说道:“殿下,得罪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石鉴还没明白王鸾意思,王鸾身后的几个人便冲了上来,按住石鉴,夺过他的兵刃,直接将他扛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王鸾!你干什么!放开殿下!”老三等人一看这种情形,立马拔刀相向。

    王鸾呵斥道:“你们几个没脑子的匹夫,想害死殿下不成!冉闵的兵马已经围住了襄国,再战下去,恐怕未等鲜卑人赶到。我们就得全军覆没!”

    老三等人相互看了看,他们向来只听从石鉴和高尚之的命令,在这种情况下,自然有些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“滚开!再耽搁下去,害死殿下的人就是你们几个!”王鸾吼道。

    “王鸾!你想造反吗!”石鉴呵斥道。

    王鸾不管石鉴说什么,对手下喊道:“带殿下先走!”

    这时候,高尚之走了出来,老三等人立马行礼,想请高尚之做主,没成想高尚之看着王鸾,默默的点头,对他说道:“务必保殿下周全!”

    王鸾点头应了一声,石鉴便直接被四八个人强行带走了。

    攻破襄国之后,冉闵亲自带人与胡人交战,所到之处,胡人几乎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!务必活捉石鉴!”冉闵对手下喊道。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冉闵亲率大军向石鉴的府邸合围,但遭到了胡人强烈的抵抗。忽然,张沐风眼尖,指着远处人群对冉闵喊道:“陛下!看到石鉴了!”

    冉闵顺着张沐风手指的方向看去,果然看到一个人,身穿华服,正在一群人的保护下,往冉闵他们的反方向撤退。冉闵立马反应过来,指着远处对手下喊道:“将士们!拿下石鉴!”

    看到了目标,众将士越发勇猛,尽管护卫石鉴撤退的都是王鸾挑选出的最精锐的甲士,但是依旧无法阻拦冉闵的兵马。

    一路追杀石鉴,在手下的护卫之下,总算冲开了一条血路,石鉴仅仅带着数百名名护卫逃出襄国,冉闵则带人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石鉴一路往西逃窜,冉闵带着人追出去几十里路,沿途将石鉴的手下陆续斩杀,终于率众将其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“石鉴,死到临头,赶紧下马受绑吧!”张沐风喘着粗气喊道。

    那个身着华服,带着斗篷的人缓缓摘下自己的斗篷,众人看到的确实一张陌生的脸孔,此人根本不是石鉴。

    “陛下!这是个替身!”张沐风对冉闵说道。

    冉闵这次如梦初醒,原来他们追击了这么久的目标,是石鉴的替身。

    “金蝉脱壳!”冉闵冷哼一声,对张沐风吩咐道: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张沐风毫不犹豫的对手下吩咐道:“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说完,冉闵等人率众离去,直奔襄国去了,尽管冉闵心里非常清楚,石鉴很可能已经脱身离开了襄国。

    走到半路,手下匆忙来报:“启禀陛下!前线急报鲜卑人已经南下,临近襄国,东西两路的兵马已经拦不住他们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情况,冉闵当即下令:“吩咐城内的兵马全部后撤!往邯郸方向集结!”

    “末将得令!”

    襄国刚刚被攻破,石鉴下落不明,城内的胡人死伤惨重,冉闵的部队亦有折损,面对数十万鲜卑大军压境,冉闵自知此刻的襄国是守不住的。一方面是城门早已破损,不少地方的城头已被投石机抛掷的石块砸毁,鲜卑人若想强攻,难度不大,而且苦战多日,将士们急需休整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襄国城内还有不少胡人的残余兵力,此刻他们若是城门紧闭,无异于在自己的头上悬了一把刀。

    所以冉闵下令撤退,往邯郸集结,无疑是最佳的选择,在围困襄国的这几个月里,冉闵命其部下建立了多个屯点,首尾相连,宛若一座城池,进可攻,退可守,背靠邯郸可谓无忧。

    约莫天黑时分,所有的主力部队全部回撤,严阵以待。鲜卑人兵临襄国城下,发现城门大开,慕容恪立马派人进城探明情况,这才发现,眼前的襄国城,早已是空城一座,有的不过是一群平民百姓和石鉴留下的散兵游勇,以及数以万计的死尸。

    “报!”一匹快马奔驰而来。

    “可探得冉闵的人马?”慕容恪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禀殿下!冉闵的兵马已经南撤,小人发现,冉闵在襄国与邯郸之间,设立了多个屯点,联成一片,如铜墙铁壁一般。”

    慕容恪摆摆手,问慕容评:“堂兄,你觉得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?是即刻攻打冉闵,还是先缓一缓?”

    “眼前情况不明朗,天又黑了,贸然进攻风险太大!”慕容评看了看身后的将士,对慕容恪说道:“依我之见,下令大军北撤,稍作休整,探明情况之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北撤?为何不直接占据襄国?”慕容恪问道。

    “襄国此刻想必是一片狼藉,我等进去,数十万将士恐怕连个容身之处都没有!而且城门已破损,四周皆是高墙,若是冉闵趁夜偷袭,我们恐怕防不胜防!倒不如撤退至开阔地带,更加妥当一些!”

    慕容恪点点头,即刻下令撤退。

    路上,慕容恪又问慕容评:“没想到襄国这么快就被冉闵攻破,不知道石鉴这老小子死了没有!”

    慕容评微微一笑,对慕容恪说道:“他肯定不会这么快就死了!”

    “堂兄为何这么觉得?”

    “直觉而已!”慕容评脸色阴沉,缓缓说道:“襄国虽然破城了,但是根据手下从城内探得的情况,石鉴的手下起码还有数万兵马,这种情况下,石鉴应该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不要派人去找他?”

    “要!当然要!他不来,谁挡在我们的前面?”慕容评冷笑一声,对手下吩咐道:“派出探马,找到羯族人!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过话说回来,石鉴的粮草不多,就算咱们不去找他,他也会来找咱们的!”慕容评自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