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五十七章
    “清点的如何了?”冉闵问跪在不远处的张沐风。

    张沐风看了看跪在一旁的李昌,李昌身上多处负伤,低着头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朕问你话!”冉闵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粗略估计,折损兵马近五万!其中战死两万三千多人,重伤两万六千多人,轻伤者未统计。”

    冉闵看了看一旁的李昌,又问张沐风:“可曾把东西两路人马的折损算进去?”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已经算进去了!”

    冉闵在帐内来回踱步,所有的重要将领几乎全部都在,气氛略显沉重,虽然破了襄国城,但是让石鉴跑了,等于功亏一篑,这时候,所有人都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破城之时,四面八方几乎都是我们的人,朕想知道,石鉴到底是怎么跑掉的!”冉闵扫视众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石鉴一定是乔庄之后,趁乱撤出了襄国!当时城内一片混乱,将士们恐怕......”

    “放走了石鉴,等于纵虎归山!”冉闵不由得握紧了拳头,说道:“朕发兵二十万,为的就是踏平襄国,生擒石鉴,没想到到头来功亏一篑!”

    “陛下,大魏并非一无所获,起码匈奴已不成气候,石鉴虽然没有抓到,但是他手下兵马折损过万,若是此次能够击退鲜卑人,大魏可把疆土往北开拓数百里!”苟副将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说的是有道理!但前提是我们要顺利击退鲜卑人!”冉闵叹了口气,对李昌吩咐道:“二叔,起来吧!”

    李昌依旧跪在原地,缓缓抬起头,一脸的愧疚,说道:“若是我们能够多坚持一天,或许此刻跪在陛下面前的,就是石鉴那小子了!”

    李昌说着,狠狠的一拳捶在地上,懊恼的说道:“是我无能,请陛下责罚!”

    “以两万人拦截十几万大军,本就没有什么胜算,二叔能带着万余人顺利撤回,已经是大功一件!朕不会责罚你!还要赏你!”

    “赏?”李昌有些出乎意料,一脸惊愕的看着冉闵。

    “话说回来,被石鉴逃脱,朕也有责任!中了他的金蝉脱壳之计!此事也不能全怪你们!”

    说完,冉闵转身坐了下来,又对李昌说道:“二叔,这下可以起来了吧?”

    苟副将连忙上前,将李昌扶了起来,可能是用力过猛,李昌不由得吸了口凉气,脸色有一丝痛苦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伤势如何?”冉闵问道。

    李昌强颜欢笑道:“一些皮外伤,没事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帐外一个声音传来:“报!”

    “进来!”

    一个士卒立马快步走进大帐,跪地禀报道:“启禀陛下,探马来报,鲜卑人后撤四十里,扎营襄国城外。”

    “鲜卑没有进攻?”冉闵的手下吩咐议论道。

    “鲜卑人没有进攻,是预料之中的事情!”冉闵说道。

    “恐怕是他们担心我们有埋伏,天色又暗,所以不敢冒进!”苟副将说道。

    冉闵点点头,又问道:“可曾打探石鉴的下落?”

    那人答道:“襄国西北三十里外,发现数千兵马,应该就是石鉴的手下!但是此刻应该已经和鲜卑人合兵一处!”

    冉闵微微点头,示意退下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石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,居然从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溜了!”

    冉闵深吸一口气,抬头看了看,无奈的说道:“天意!”

    这时候,在一旁沉默已久的朱松忽然说道:“陛下,末将以为,此时我军已与胡人成对峙之势,大战已不可避免,是否应该趁他们此刻立足未稳,夜袭慕容氏的大营?”

    冉闵看了一眼朱松,想了想,又问其他人:“你们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议论,张沐风说道:“陛下,连日大战,将士们急需休整,依末将之见,还是驻防于此,稍作休整,派出探马,打探胡人的动静,看看他们如何排兵布阵,才想应对之策!”

    苟副将摇摇头,说道:“末将不这样觉得!如今胡人虽然在兵力上有优势,但是这二十几万兵马多由鲜卑人,匈奴人以及羯族人组成,人心必定不齐,我们的将士连日攻城,确实已疲乏,但是在这个时候,咬紧牙关先偷袭一次,还是可以的!因为我们累了,胡人也累了!就看谁先扛不住!”

    张沐风对苟副将说道:“苟副将,论打仗,末将不如将军,但是末将听说那慕容评是个诡计多端的人,末将担心如果胡人有准备,恐怕偷袭不成还要吃亏!”

    “张沐风,在这个时候不要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!我们是去偷袭,又不是光明正大与他们摆开阵势强攻,若形势不对,我们立马撤退便是!”

    “苟副将说的对,咱们军中良马甚多,鲜卑人的马未必能追得上我们!”有人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们是赞成今夜偷袭?”冉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反对!”张沐风第一个说道:“在没有摸清楚鲜卑人的情况之前,就这样去偷袭,风险太大!当初王鸾也是在这种情况下贸然偷袭我们,中了陛下的计谋!”

    朱松却说道:“陛下,末将认为张沐风说的有些道理......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苟副将等人有些纳闷,苟副将说道:“朱松,刚刚可是你提出来要去偷袭鲜卑人的!你现在怎么又改口了?”

    朱松看了他一眼,解释道:“我还没把话说完!张沐风说的确实有些道理,但是,我觉得去试一试慕容评的本事还是有必要的,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!”

    冉闵微微点头,说道:“朱松说的有道理,我们未曾与慕容评交过手,只是听说过他的名号,不知运筹帷幄上他的本事如何!既然这样,那就今晚去试一试!谁敢带人前去?”

    众人相互看了看,苟副将自告奋勇道:“陛下!末将愿请命前去偷营!”

    “朕给你五千精骑!前去打探一下情况!”

    苟副鉴连忙站起身,行礼说道: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冉闵郑重其事的对苟副将说道:“切记,今夜去只是为了试探一下胡人的反应,不是为了取得怎样的结果,不要与胡人作过多纠缠,见好就收!”

    “末将明白!请陛下放心!”苟副将应道。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