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七十章
    鲜卑人卷入这场这场战争,是冉闵预料之中的,但是攻破襄国之后,让石鉴跑了,这却是他意料之外的。谨慎起见,冉闵并没有急于占领襄国,一来是襄国城内形势复杂,就算他的兵马进驻城内,或许还会有很多的隐患存在,二来,先前实行的屯田,在没有兵马驻扎的情况下,势必会遭到胡人的破坏,而冉闵自然是不忍将士们辛勤耕作的成果落得如此下场。最重要的一点是,粮草问题,一直是困扰冉闵的一个方面,所以在这种情况下,将防线南移,与邯郸向呼应,既保全了屯田,又能保住大魏的北部边境。

    在敌我双方兵马数量悬殊的情况下,冉闵自然不会率先大规模出击,慕容评是燕国第一智囊,其用兵之道,冉闵尚不清楚。在面对这样关乎生死甚至是家国命运的战役之时,冉闵不得不谨慎再谨慎。

    整个冬季,北国的天空,都笼罩着战争的阴云,严寒与肃杀之气,让人几乎窒息。鲜卑人南下之后,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,慕容评有过几次小规模的行动,但是基本上都没有占到太大的便宜,当然,冉闵也没有闲着。双方你来我往,多次交手,彼此都心知肚明,知道对方是在试探自己。

    冉闵驻足在营地的一处空地上,看着夜空,天空开始飘起了雪花,张沐风则在一旁,带刀守卫着。自冉闵统帅狼骑尉开始,张沐风除了当上了狼骑尉,其统率的数百名手下,也成了冉闵最为倚重的亲卫军,可以说是三千狼骑尉中最为精锐的一支人马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两年前的这个时候吗?”冉闵问张沐风。

    “记得!两年前的这个时候,大将军正带着我们与独孤南信交战!”张沐风应道。

    冉闵点点头,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!两年前的这个时候,朕还在邺城等着父亲前线的消息!而你们还在这严寒之中,与鲜卑人殊死相斗!没想到,眨眼两年之后,轮到朕来替天行道!”

    “上一次,大将军战胜了独孤南信,这一次,陛下也一样能打败慕容氏的胡人兵马!”

    “朕自然也是这样希望的!”冉闵背着手,扭头看着张沐风,说道:“但是,朕还没有想到最好的破敌之策!”

    “这十多天来,慕容评多次派人前来与我们交战,但是在末将看来,他应该是在试探我们!”

    冉闵点点头:“你说的没错!慕容评确实是在试探我们!他们也在寻找机会!”

    “相比慕容氏,咱们数次偷袭,似乎多少都有些收获!看来这慕容评的本事也不过如此!”张沐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一点,让朕始终觉得有些不对劲!”冉闵缓缓在雪中踱步,说道:“难道你不觉得,这鲜卑的兵马,似乎与石鉴的手下一样不堪一击?”

    张沐风微微皱眉,说道:“陛下这么说,似乎真的说这么回事......但是,这对于我们来说,应该是一件好事!陛下为何如此忧愁?莫非是担心这里面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冉闵忽然停下脚步,直勾勾的看着张沐风,说道:“不知为何,朕有种感觉,这似乎的慕容评的一个什么阴谋!”

    “阴谋?”张沐风显然不能理解,问道:“末将不解,请陛下明示!”

    “慕容评在故意示弱!”冉闵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数次偷袭,他们损失的兵马足足有将近一万人!仅仅为了示弱,代价未免也太大了!”张沐风根本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两年前的这个时候,父亲是如何对付独孤南信的吗?”冉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大致知道!”

    “不觉得眼下的这个情况,似曾相识吗?”

    经过冉闵的提醒,张沐风似乎明白了怎么回事,不禁倒吸一口凉气,说道:“陛下的意思是,慕容评故意示弱,让咱们觉得鲜卑人不堪一击,以此来麻痹我们,让我们轻敌,从而露出破绽!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不错!正是如此!”冉闵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说的确实很有可能,但是或许这一切都只是猜测,也许这慕容评原本也就这点领兵的本事而已!”

    “所以朕始终在犹豫!”冉闵不禁握紧了拳头,说道:“朕并非不想早日结束战斗,将鲜卑人赶回辽东!如今胡人的兵马人数几乎两倍于我们,在没有十足把握的情况下,主动出击绝不是最佳的选择!但是这慕容评的路数,似乎有些让朕捉摸不透!”

    “若是秦先生在就好了,以他的智谋,或许可以给陛下一些建议!”

    “越是如此,越不能心急!心急便会出错!在这种情况下,若是朕做错任何一个决策,都有可能导致满盘皆输!当初独孤南信便是因为自己的心急,而最终兵败雪狼谷!”

    “陛下说的是!”张沐风点点头,忽然又看了看冉闵,试探性的说道:“陛下,末将有句话,不知道当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冉闵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张沐风恭敬的说道:“接连几次与胡人的作战,将士们都尝到了甜头,如今,在营中似乎已有一些骄胜之气,不少人已经有了轻敌的思想!这恐怕不是什么好事!”

    冉闵微微皱眉,吩咐道:“把你的话说完!”

    张沐风不禁抬头看了一眼冉闵,略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:“末将就只有这些话下说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恐怕不是你的真心话吧?”冉闵问道。

    张沐风低着头,没敢吱声。

    “若是朕所料不差,你没有说完的那几句话,便是二叔和苟副将他们已经有了轻敌的思想,并且把这种情绪传递给了将士们!但是二叔他们的资历比你深的多,二叔与先父是异性兄弟,你原先又是苟副将手下的兵,所以你不敢说什么!对吗!”

    冉闵的话,几乎字字句句都戳中了张沐风的真实想法,他“扑通”一下跪了下来,说道:“陛下明鉴!末将并非是想挑拨陛下与李昌将军之间的关系,末将只是觉得,就算是鲜卑人无能,在应敌之时,也不能大意。末将担心,这样的想法会影响将士们的斗志!甚至影响到整个战局的走向!请陛下明鉴!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说错!”冉闵说着,微微抬手,吩咐道:“起来吧!你说的这些话,朕都明白!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张沐风缓缓起身,但是依旧低着头。

    “二叔生性直率,攻城掠地,冲锋陷阵,当世罕有人能与之匹敌,但是在某些事情上,考虑的并不是那样周全!朕完全能明白他们现在为何如此情绪高涨,甚至催促朕早日与鲜卑人决战!因为对于这接连不断的得利,朕也有些心动!”冉闵说着,叹了口气,说道:“但是现在需要的是冷静,而不是盲目的信心满满!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