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七十一章
    雪越下越大,张沐风说道:“陛下,时候不早了,您回营帐歇着了!”

    冉闵点点头,转身正要离去,忽然一人前来禀报道:“启禀陛下,邺城来人了!”

    “邺城?大晚上的谁来了?”张沐风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秦先生!”

    冉闵有些吃惊,问道:“先生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车马已过辕门!营中禁止车马奔驰,先生正徒步而来!”

    冉闵连忙亲自去迎接秦怀山,没走几步,远远的便看见几个人手持火把,腰挎佩刀,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,佝偻着背,披着斗篷,朝冉闵走来。

    秦怀山止步停下,行礼说道:“拜见陛下!”

    冉闵连忙上前扶着秦怀山,问道:“先生不在邺城待着,怎么忽然来了这里?”

    秦怀山说道:“听说胡人数十万大军南下,襄国战事紧张,老臣放心不下,特来为陛下尽绵薄之力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秦怀山便咳嗽起来,冉闵问道:“先生病了?”

    秦怀山笑着摆摆手,说道:“没事,没事!近来偶感风寒而已,没什么大碍!谢陛下关系!”

    冉闵点点头,说道:“外面冷,先生随朕入帐一叙!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......”

    张沐风亲自烧炭,原本冰寒的帐内逐渐有了一丝暖意,炉火上烧着一壶热水。冉闵与秦怀山坐在炉火旁,冉闵亲自给秦怀山脱去身上的斗篷,秦怀山甚是感动,连忙想要起身谢恩,冉闵按住了他的肩膀,说道:“先生坐着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陛下......”

    冉闵把斗篷扔给了张沐风,然后坐了下来,秦怀山说道:“老臣听说,此次鲜卑领兵南下的是慕容评!”

    “没错!先生知道此人?”

    秦怀山点点头,说道:“慕容评是慕容皝兄弟的儿子,曾拜于独孤南信帐下习武从军,熟读兵法,深谙谋略,即使是足智多谋的慕容儁,也对他另眼相看。此次他领兵南下,已慕容恪为先锋大将,兵马数十万之众,对于陛下和大魏来说,是个不小的挑战!”

    “多亏了当初先生想到了雁门关外匈奴人的事情,否则朕还真有可能忽略了胡人从西面进攻的可能性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独自领兵在外,老臣无日不担忧,虽身在邺城,也要竭尽全力为陛下出谋划策。但是如今的形势远比老臣预料的更加恶劣,所以老臣在邺城再也待不住了!”

    “咱们的兵马与胡人数次交手,总的来说,占据了上风。不瞒先生,朕以为,这里面似乎是有些问题,刚刚朕还与沐风谈论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大魏兵马与胡人交战的事情,老臣有所耳闻,也是觉得此事有蹊跷,所以今日马不停蹄的赶路过来,生怕慕容评耍了什么伎俩。”

    “那先生对此事有何见解?”

    “老臣觉得,这连日的得胜,或许真的是慕容评的诱敌之计!”

    “朕也这样怀疑,但是仅仅是怀疑,没有十足的理由!”

    “若此计是真的,以数千人的折损来布这个局,足以说明慕容评的手段够狠。不知陛下可曾派人打探过,之前死于我军手上的那些人,是石鉴的人马,还是鲜卑人,又或者是匈奴人?”

    冉闵不解,问道:“这里面难道有什么说法吗?”

    秦怀山捋捋胡子,对冉闵解释道:“这里面可是大有文章!人都有私心,更何况是在面对家国命运的时候。鲜卑人与匈奴人世代结仇,此时匈奴为慕容氏所降服,外面近三十万兵马,有数万人是匈奴人,还有数万是羯族人,只有十几万的兵马是鲜卑人。慕容氏企图气吞天下,这等送死之事,自然不会让他们鲜卑人去做!”

    冉闵微微点头,恍然大悟,说道:“原来先生是这个意思!”

    “老臣建议陛下让人去查一查此事,慕容评到底是不是有什么阴谋,查完便知!”

    “先生一席话,解了困扰朕多日的疑惑!”冉闵拍了拍秦怀山的手,又对张沐风吩咐道:“天亮之后,即刻去查明此事!”

    张沐风行礼说道: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“有先生在,朕心里就踏实多了!”冉闵总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陛下,不知道接下来,您打算如何行动?”

    “近来朕也在苦思冥想对敌之策!但是至今毫无头绪!”

    “作战当谋定而后动,切勿急躁。听闻近来军中将士士气高涨,但已生傲气,这恐怕不是什么好事,所谓骄兵必败,陛下不可不察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的消息倒是灵通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!以李将军的性格,他一定会有轻敌的思想。”

    冉闵看了一眼张沐风,缓缓说道:“果真被先生说中了。”

    秦怀山捋捋胡子,又说道:“越是在这个时候,陛下越是要沉住气!老朽以为,在眼下这种艰难局势下,一定不能蛮干,得以计谋取胜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朕缺的便是计谋!”

    “胡人迟迟没有进驻襄国,仍然驻军在外,这其实也说明慕容评一定有他的计划。老臣以为,我们可以引兵南下,假意往邯郸撤军。”

    “撤军?”

    秦怀山点点头,说道:“没错,撤军!”

    “将士们辛苦所得的这些屯田,再过几个月,便可长出粮食,我们岂能在这个时候撤军?”

    “慕容评至今没有大举来攻,是因为他也没有把握,若是我们此时回撤,他定会以为我们怕了他们,然后挥军南下,只有他动了,咱们才有机会找到他的破绽。陛下,舍小取大,您万万不能为了这些粮食而忽视了大局。”

    冉闵微微皱眉,说道:“单单凭借这个,恐怕不能让慕容评上当吧?”

    “陛下说的没错!确实不够!我们还需要散步一些假的消息出去,让慕容评信以为真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假消息?”

    “粮草不足!”秦怀山说道。

    “粮草不足......”冉闵不禁沉思。

    “安阳,邺城,邯郸等地的粮草,只能勉强支撑到来年开春第一拨春收的时候。若是我们此时放出风声,说大魏粮草不足,想必慕容评一定会相信,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在引兵南撤,他就会主动出击!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!先生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秦怀山伏在冉闵耳边,低声说了几句话,冉闵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先生的计谋不错!只是将这些屯田送予胡人之手,朕实在是有些不舍!”冉闵叹了口气,说道:“但是以大局为重,确实是值得的!”

    “那陛下是同意老臣的建议了?”秦怀山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照先生的方法去办吧!”

    “陛下英明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此刻在鲜卑的大营里,慕容评正在秉烛夜读,慕容恪忽然闯了进来,慕容评的手下拦都拦不住,只见慕容恪直接问道:“都过去半个月了,死了几千人,冉闵到底什么时候才上钩?”

    慕容评放下手里的书,依旧那副似笑非笑的嘴脸,说道:“急什么?打仗嘛,得沉得住气!待时机成熟,我自然会走下一步。”

    说完,慕容评又拿起了书继续看,慕容恪有些急躁,坐在了慕容评的对面,一把抢过了他手里书,问道:“我听说你派人去关中了?”

    “没错!十几天前就出发了,你这么快就知道了?”慕容评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重要的事情,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慕容恪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慕容评倒也丝毫没有避讳,直言道:“皇兄吩咐过,此次领兵由我全权负责,这些小事,自然也没有必要先跟你说了!”

    慕容恪质问道:“你说的倒是轻巧,这么重要的事情,我作为领兵之人都不知晓,这仗怎么打?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等关中带回消息,事情确定之后,我再告诉你也不迟,现在说,还为时尚早!”慕容评说着,朝慕容恪伸出手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慕容恪问道。

    “把书给我!你又不看,抢去干嘛?”慕容评说道。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