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七十二章
    大雪连续下了两天,数日之后,北国万里冰封,双方依旧处于对峙状态。

    慕容评正带着人在营中巡视,忽然,一名手下匆匆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王爷,派去关中的人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您的帐中候命!”

    慕容评点点头,说道:“走!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对了!”慕容评站住脚步,对手下吩咐道:“去通知四殿下,让他到本王帐中叙事!”

    “末将明白!”

    回到营帐,一个中年汉子手捧木盒,正站在那里候着,见慕容评来了,连忙下跪行礼:“王爷,末将奉命去关中,现已带回苻洪的回信,请王爷过目!”

    说完,那人将盒子打开,一份看似做工精致的文牒呈现出来,慕容评取出文牒,打开大致看了看,忽然大笑道:“天助我也!冉闵必败无疑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慕容恪挎着刀径直走了进来,问道:“什么急事这么匆忙把我叫来?”

    “前几日你想知道的事情,如今有结果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慕容恪还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看看这个便知!”慕容评把手里的文牒给了慕容恪。

    慕容恪不明所以,接过来大致看了看,一脸惊愕,问道:“原来你之前谋划的还有这个事情?”

    慕容评微微一笑,捏了捏嘴角的小胡子,颇为得意的说道:“不错!我的想法日前已经派人传书给皇兄,如今事情已经敲定,今日便可给皇兄一个确切的结果!”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你计划的这么周密!”慕容恪终于有些佩服慕容评了。

    慕容评微微一笑,说道:“如今时机即将成熟,大战在即,冉闵活不了几日了!”

    这时候,那个带信回来的人又说道:“启禀王爷,末将在回来的路上,还打探到一个情况,末将觉得这个情况应该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慕容评微微皱眉,问道:“说说看,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洛阳等地有不少人高价收粮,末将打听之后才知道,这些人似乎是冉闵的人!”

    “高价收粮?”慕容评有些意外,问道:“那些人以什么价格收粮?”

    “比正常行价高了两成。”

    “那收获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末将暗中跟了他们两日,这伙儿人似乎颇有收获,所得粮草都是趁夜往邺城方向运送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个时候,冉闵站大举筹措粮草!看来是为了跟我们耗下去!”慕容恪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慕容评听到这个消息,不禁有些疑惑,沉思了片刻,微微摇头,说道:“未必如此!筹措粮草,是因为他们缺少粮草!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他们缺少粮草,所以才以高价收粮!有了粮食便可以与我们......”

    未等慕容恪说我,慕容评对帐外喊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帐外的护卫立马应道。

    “传本王的命令,排出细作,打探魏国近来关于粮草方面的情况!本王要知道最准确的情报!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“你又派人去魏国做什么?”慕容恪问道。

    慕容评看了慕容恪一眼,说道:“不了解真实的情况,怎么知道冉闵下一步会怎么做?料敌先机才是克敌制胜的关键!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这些事情你说了算!”慕容恪也懒得管那么多,因为这些事情他也确实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秦怀山看着冉闵,说道:“陛下,这消息已经散播出去五六天了,从洛阳等地收购的粮食还不少!”

    “以高出行情价两成的价格去收购粮食,势必会引起胡人的主意,这个消息,说不定现在已经传到慕容评那里了!”冉闵说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说的是,只是这样收粮,消耗了内府不少钱财,望陛下恕罪!”

    冉闵摆摆手,说道:“那些钱财,一不用来大兴土木,二不用来纸醉金迷,都是用来买粮草的,这年头,钱财可没有粮草重要!不是吗?消耗一些钱财没事,保住百姓和大魏,才是最重要的!”

    “陛下圣明!”秦怀山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李昌在一旁看着两人,有些不明白二人说的意思,问道:“陛下,先生,你们说的这个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将军,这是破敌之策!”秦怀山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破敌之策?”李昌有些弄不明白,说道:“破敌之策跟收购粮草有什么关系?如今将士们士气如虹,我们应该一鼓作气打败鲜卑人,然后朝幽州进军,拿下幽州,扼住鲜卑人的喉咙才是!”

    “老臣记得,不久之前,在陛下发兵北上攻打襄国之前,将军也是这样说的!说是拿下襄国不是什么难事!然而现实好像根本不是这么回事!大军围困襄国三月而不下!将军,此刻又轻言可以一鼓作气打败对面的胡人,这样是不是说的太草率了一点?”

    李昌被秦怀山的一席话,说的面红耳赤,甚是尴尬,几乎不敢抬头看冉闵。

    “将军,恕老朽直言,所谓骄兵必败!将士们士气如虹自然是好事,但是若心存轻敌的想法,这对整个战局绝无半点好处!将军是先锋大将,您一定不会有这样的心态,对吗?”秦怀山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李昌听了这话,自然有点不舒服,正想反驳,被一旁的苟副将轻轻拽了一下,并朝他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!”李昌有些不悦的回了一句,又说道:“但是......”

    李昌话还没说完,冉闵一句听出了二人的对话中,已然有了情绪,便对冉闵说道:“二叔,近来将士们的操练不可松懈!还需要日日操练!鲜卑人的马刀,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临到我们面前!”

    “末将明白!”李昌说着,又看了一眼秦怀山。

    “将士们的士气和想法,二叔,你也得多关注一下!最重要的一点是!让将士们要明白,此刻我们坚守不出,不是因为朕贪生怕死,也不是因为将士们贪生怕死!而是为了尽量少牺牲将士们的性命!猛冲猛打或许有机会,但是那是破釜沉舟的做法,除非实在没有办法,否则代价太大了!朕的意思,你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李昌大致明白了冉闵的意思,默默点头,随口应了一句:“明白了!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