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七十五章
    凌晨时分,石鉴和慕容评等人披甲执锐,骑在马背上,看着远处黑暗中冉闵营地的火光,慕容评说道:“根据探马来报,最近四五日,冉闵营中的篝火数量不见削减,但是他们依旧在运送辎重物资,这说明,冉闵唱了一出空城计,为的就是迷惑我们!”

    石鉴勒了勒马缰绳,说道:“冉闵即将成为瓮中之鳖,既然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我们这边,便不必再犹豫,等拂晓时分,发动攻击吧!”

    慕容评点点头,对慕容恪说道:“准备一下,一个时辰后进攻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于此同时,冉闵已经率军暗中后撤数里,因为他们的探马早已前来禀报,胡人兵马已经出动,冉闵料定慕容氏已经上当,故而留给慕容氏的,不过是一座空营。

    冉闵的兵马蛰伏于荒野与田地之中,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,竖起耳朵听着四周的动静,这一夜,安静的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。

    天边渐渐浮现出鱼肚白,冉闵坐在草地上,一旁的朱龙马甚是安静。忽然朱龙马发出了一声低吼,冉闵不由得神经一紧,立马冲地上站了起来,紧接着,他们听到了“隆隆隆”的马蹄声。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!准备迎战!”冉闵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此时,天还未亮,十几步外便看不清状况,冉闵一声令下,骑兵横刀立马,步卒列开阵型,准备迎敌。

    慕容恪亲率两万骑兵,朝着冉闵的屯点冲去,数万战马很快冲进营地,马刀此刻已经出鞘,他们这才发现,眼前的营地空空如也,根本没有一个人!

    “四殿下!营地里没人!”手下对慕容恪喊道。

    “人呢!”慕容恪有点懵了。

    “恐怕早就逃走了!”手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追!”慕容恪毫不犹豫的对手下吩咐道。

    双方对峙了近一个月,慕容恪早已憋了一肚子火,此刻他认定冉闵是趁夜南逃,所以他即刻下令追击。

    两万先锋营之后,是慕容评和石鉴亲自指挥的中军,就在他们刚刚冲破冉闵先前搭建的营寨之时,才发现,慕容恪率领的两万兵马,根本没有遇到阻击,这个时候,慕容评和石鉴几乎同时说道:“不对劲!”

    慕容评看着石鉴,说道:“这营地里为何空无一人?难道冉闵昨夜已经撤退了?”

    石鉴的直觉告诉他,这件事显然不对劲,问道:“慕容恪呢?他带着兵马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报!”一个传令兵匆匆赶来,喊道:“王爷!四殿下命我来传,冉闵已率军南下,殿下正带兵追赶,殿下让卑职前来禀报,让您率领大军紧随其后增援!”

    “快!赶紧跟上!”慕容评对手下喊道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石鉴喊住了慕容评,说道:“此事有些怪异,谨慎起见,还是先派人去前面打探情况比较好!免得中了冉闵的埋伏!”

    “这个蠢货!就知道猛打猛冲!”慕容评气急败坏,对手下吩咐道:“你去给四殿下传信,让他暂停追击,派出探马查清楚状况再追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石鉴多疑的性格,让他此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他担心冉闵的突然离去,或许会有什么阴谋。

    然而慕容说道:“不管冉闵是不是有阴谋,如今形势于我有利,有氐族人和先前派出的八万骑兵,他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全身而退!”

    说完,慕容评对石鉴说道:“先探明情况,我们十几万兵马跟在先锋营后面即刻!”

    “也罢!当断则断!小心行事!”石鉴回应道。

    慕容恪亲率两万兵马往邯郸方向追去,冉闵原先在此驻扎了十几万兵马,整个营地延绵数里,而胡人在行军追击的过程中,一路烧毁冉闵留下的营帐。就在大军即将冲出营地的时候,队伍之中忽然出现了意外情况,一些胡人骑着马,不知何故忽然连人带马摔了出去,紧随其后的的躲闪不及,也被扳倒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!”慕容恪大喊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慕容恪的坐骑忽然不稳,将慕容恪重重的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手下大惊失色,连忙勒马停下,后面追上来的骑兵,险些也冲撞上去。

    慕容恪身手灵敏,摔倒在地之后,在地上打了两个滚便立马站了起来,这才发现,他刚刚骑马冲过一顶营帐,那营帐下面居然被刨了一个半人多深的土坑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!冉闵这狗杂种,居然设下了陷马坑!”慕容恪骂道。

    此时,他环顾四周,不少人马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,两万骑兵,顿时陷入混乱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一声怒吼从远处传来,众人连忙望去,一队骑兵一字排开,排山倒海般的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冉闵的旗号!”手下大喊道。

    慕容恪这才反应过来,冉闵根本没有撤走,留给他们的这座空营,实际上到处都是陷阱,而此时,慕容恪的骑兵,近一半已经陷入坑里,无法作战。

    “上马迎战!”慕容恪对手下大喝道。

    慕容恪并没有下令撤退,因为他知道,这个时候后撤,身后的中军必定大乱,这一点,就算是傻子也明白。

    仅剩的兵马迎着冉闵的兵马冲了过去,这时候,石鉴和慕容评亲率的中军已经出现在视线里。冉闵带头冲锋,慕容恪直奔冉闵而去,双方立马厮杀开来,但是先前的混乱,让慕容恪难以组织最佳的阵型迎战,一个回合,这一万人便被冉闵冲散。

    “不好!冉闵果然有准备!”石鉴指着远处对慕容评喊道。

    “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!如今只能硬着头皮上了!”慕容评说着,果断下令对手下吩咐道:“击鼓,列阵迎战!”

    此时,胡人的中军尚未全部突破冉闵先前建筑的营寨,而营地之中,到处都是凹坑或者石块,这显然也是冉闵为我们留下的,如此一来,无论是骑兵还是步卒,阵型都难以完全展开,做到严丝合缝。

    此时,天已蒙蒙亮,擂鼓之声响起,一支赤霄箭射入云霄,慕容评对手下喊道:“信号已发出,冉闵的左右两翼,很快就会收到冲击!”

    说完,慕容评拔剑而出,对手下将士又喊道:“此战,只能前进,不准后退,敢擅言后退者斩!”

    在沉重的擂鼓声中,胡人的兵马开始向冉闵的兵马反扑。此时,慕容恪的先锋营,已经被打的七零八落,若非手下将士拼死护卫,他也已经死在冉闵的长枪之下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才来!”慕容恪对赶来的慕容评和石鉴等人抱怨道。

    “别废话!立刻组织人马反击!别让冉闵跑了!”慕容评对慕容恪喊道。

    此刻的大魏兵马,在冉闵的带领下,将前来进攻的胡人杀的寸步难行。他们当然不知道,慕容评其实也留了一手,大魏十几万兵马,此刻已经陷入了胡人的包围之中。

    就在冉闵和手下将士觉得胜利在望的时候,手下忽然来报:“陛下!大事不妙!我们右翼出现了胡人的骑兵!”

    “陛下!左翼也有!”

    冉闵勒马停住,环顾四周,一看,果然东西两边尘土飞扬,显然是有骑兵在朝他们冲来。

    “传令李昌和苟副将,让他们各带五千骑兵,三万步卒前去拦截!务必为我们争取时间!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“冉闵的中军动了!”慕容评远远看到了这个状况,对石鉴说道:“左右两翼的骑兵已经在冲击他的阵营,此刻冉闵必定调集兵马前去拦截,他的两翼此刻正是薄弱之时!宁王殿下,还不带着你的人马进攻?”

    石鉴毫不犹豫的拔出腰间的佩刀,说道:“别忘了我们的约定,生擒冉闵必须要交由本王处置!”

    “那得等我们打败他再说!”说完,慕容评一马当先,带着手下朝冉闵冲去了。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