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七十六章
    左右两翼调走了总计七万兵马,冉闵仅仅带着五万多人,迎战十几万胡人兵马,他心里清楚的很,这一战,可谓是生死之战。

    从天亮时分开始,大战至日上三竿,虽然正值寒冬腊月,但是激烈的厮杀,让所有人几乎汗流浃背。冉闵的兵马在人数处于劣势,但是左右两路的五千骑兵配合三万步卒结成的方阵,利用地形,愣是生生拦住了两路胡人的夹击。令一方面,慕容氏两人亲率十几万大军,与冉闵的兵马混战在一起。出乎慕容评的预料,冉闵的兵马比他想象中的要少,激战一番之后,他便断定,此刻冉闵手里能够调动的骑兵,最多不过两万,步卒不满四万。

    然而人数上的优势,并没有即刻体现出来。冉闵的兵马战术精绝,步卒结成的方阵,如铜墙铁壁一般,每数百人便成一阵,方阵之间,时而连接成片,时而有分离单独为战,一时间,就连慕容评也是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就在胡人被打的寸步难行的时候,慕容氏期盼已久的一支人马,终于出现。一支兵马忽然出现在冉闵阵营的身后,他们骑着烈马,手持利刃,直插冉闵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陛下!身后兵马偷袭!”张沐风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身后哪里来的兵马?”冉闵大惊。

    “这个旗号末将从未见过!看起来不是鲜卑人,也不是羯族人!更不是匈奴人!”

    冉闵远远望去,只看得见对方人数众多,已经拦住了他们的退路。

    “别慌!你亲自兵一万前去拦截!看看来人到底是谁!”冉闵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陛下!您这里只剩下勉强三万兵马,这可如何是好!”

    “朱松马上就到,你不用管我,鲜卑人不能把朕怎么样!”冉闵大喝一声,说道:“快去!”

    形势对于冉闵来说,越来越严峻,看到氐族人的出现,慕容评和他的手下不由得士气大增,恨不得立刻拿下冉闵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慕容氏发现自己的身后忽然混乱起来,他们回头一看,一群身着锁子甲,头戴奇异头盔的骑兵,忽然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,只是片刻功夫,便完全重开了他们的阵营。慕容恪大惊:“是冉闵的狼骑尉!”

    再一看,狼骑尉身后跟着的,还有数万骑兵,如此一来,胡人的兵马还未反应过来,狼骑尉便带着数万骑兵,已然将慕容氏和石鉴的兵马冲散,形势陡然逆转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!”石鉴手持长刀,喘着粗气问慕容评。

    “都到了这个份上,不是我们死,就是冉闵亡!”慕容评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,对石鉴说道:“带着你的人马,还有匈奴人,尽可能拦住后面的这群骑兵!我与苻洪两面夹击,只要拿住冉闵,便可控制局面!”

    石鉴咬咬牙,说道:“你动作快点,这是冉闵的精锐部队,我拦不住多久!”

    “拦不住我们都得死!你自己看着办!”慕容评扔下一句狠话,调转马头便走了。

    到了这般地步,石鉴也只能咬着牙上了。双方均是机关算尽,但是对方都留有杀招,局势超出了所有人都预料。

    从一定程度上说,其实冉闵占据了一定的地利优势。朱松带着兵马从胡人的身后胡人发起攻击,胡人足足有十几万兵马,由于冉闵先前构筑了不少屯点营寨,所以还有一部分兵马尚未穿过营寨。所以当朱松的兵马出现时,最先死于狼骑尉刀下的,便是那些前无去路,后有追兵的胡人。那些侥幸冲过营寨的胡人,也因为惊慌而冲散了自己的阵型。

    石鉴带着自己仅剩的手下迎着狼骑尉冲了上去,此刻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还剩下多少兵马,他只知道,若是让支人马成功撼动中军,那么他与慕容氏谋划了多日的计划,便会落空。

    战斗已经完全进入了混乱状态,冉闵亲率的兵马无疑处于战场的最中心,处境最为凶险。当然,被人抄掉后路,自然也是他所料未及的。

    很快,张沐风的部下变看清了断他们后路的是什么人,于是匆忙来报:“陛下!断我们后路是苻洪!是氐族人!”

    “什么!氐族人!”冉闵有些吃惊,一枪戳死一个敌军,狠狠的说道:“苻氏小贼,居然趁火打劫!卑鄙至极!”

    “陛下!他们来势汹汹,末将推测,氐族人起码出动了近十万兵马!弟兄们就快挡不住了!”

    此时,冉闵四面八方都是敌人,庆幸的是,左右两翼的都胡人骑兵,被自己的兵马占据地利,死死的堵在外围,两翼尚且安全,但是一旦张沐风拦不住氐族人,那么苻洪的兵马便可以在突破张沐风的防线之后,攻击冉闵留在两翼组织胡人进攻的兵马,如此一来,冉闵将会完全陷入重围。

    “陛下!我们已经陷入重围,让弟兄们护卫您突围,撤吧!”手下将士劝慰道。

    “我等今日已无退路,但局势伤在我们的控制之下!胡贼虽然人数众多,不过是乌合之众!何足惧哉!”冉闵说着,举起手里的兵刃,振臂高呼:“弟兄们!成败就看今朝!若不想再受胡人的虐杀和欺凌!那就拼尽最后一口气!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冉闵的话,显然已做好了战死的准备,手下的将士见此情形,无不化悲愤为力量,纷纷喊杀。

    在冉闵的带领下,三万兵马对战慕容评与慕容恪所带着的近十万兵马,丝毫不落下风,尽管冉闵的兵马损失惨重,可是鲜卑人的死伤,远远超过了冉闵的兵马。于此同时,朱松所带的狼骑尉,仅仅凭借两千多人,硬是如同一把利刃,将石鉴所带领的兵马冲开,石鉴的兵马根本拦不住那几万骑兵对冉闵的救援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冉闵以自己最为精锐的数万骑兵,突袭胡人的身后,就是为了给他们致命一击。冉闵以自身为诱饵,慕容氏定会仗着兵力上的优势对冉闵疯狂进攻,从而忽视身后的威胁。

    由于担心冉闵的安危,朱松带领的狼骑尉,将石鉴的兵马拦腰切断之后,变径直冲进了鲜卑人的阵营,直奔冉闵而去。此刻石鉴根本无暇顾及狼骑尉,因为他知道,凭他手里的兵马,已经根本拦不住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四殿下!王爷!冉闵的兵马冲过来了!”手下喊道。

    “石鉴这老小子是干什么吃的!”

    “末将......”

    那人话还没说我,忽然变两眼一翻,从马上载了下去,慕容恪一看,原来是一支从他们身后射来的冷箭,而放箭的,正是朱松。

    “冉闵交给你!我来会会冉闵的狼骑尉!”慕容恪对慕容评说完,还未等慕容评反应过来,便带着自己手下的亲卫军,迎着狼骑尉去了。

    慕容恪撤出了与冉闵交战的战场,鲜卑人顿时失去了一名悍将,慕容评虽然武艺不错,但是与冉闵那些久经沙场的将士们比起来,占不了丝毫的便宜,而此刻,冉闵的三万兵马,已经折损过半。

    “陛下!不好了!张沐风拦不住了!氐族人已经冲了过来!”王冲前来禀报到。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