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七十七章
    “这样想去,我们的左右两翼兵马便会遭受前后夹击!”冉闵无奈之下,对手下吩咐道:“下令,左右两翼收缩靠拢,结成楔形阵势,为我们拿下慕容氏和石鉴争取时间!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慕容评的正面进攻,并未取得什么成果,只能说是在一定程度上,牵制了冉闵。此时对于冉闵来说,最大的威胁不是他正面面对的慕容氏和石鉴,而是背后的氐族人,以及左右两翼的骑兵。

    为了给自己争取时间,冉闵不得已下令收缩两翼,目的就是拦住苻洪的兵马,但是这样的部署,在一定程度上来说,无异于饮鸩止渴。阵型收缩以后,近十万氐族人和左右两翼鲜卑的兵马,便会以人数的优势,合围冉闵的中军人马,冉闵唯一的机会,便是他手里的数万精锐骑兵。

    擒贼先擒王,这一点冉闵自然清楚,所以就算背负着巨大的压力,冉闵毫不犹豫,带着仅剩的万余人对慕容评的人马发动了冲击。或许是因为置之死地而后生所激发的勇气,又或者慕容恪被狼骑尉缠着,导致慕容评的数万兵马被打的节节败退,一时间,大魏兵马的正面作战,将局势慢慢的扭转,十几万兵马,居然愣是被冉闵打的呈现出溃败之势。

    终于,前后夹击奏效了,慕容恪亲自对阵冉闵的狼骑尉,也未能奏效,狼骑尉顺利与冉闵挥师。

    “陛下!末将来迟了!”朱松喘着气喊道。

    见狼骑尉到来,冉闵大喜,说道:“时机刚好!”

    此时,石鉴的兵马和匈奴人,早已溃不成军,慕容评见自己已经被前后夹击,自知形势不妙,立马向左右两翼撤出,与自己的兵马顺利会师。至此,冉闵带着他的人马往北收缩,骑兵从两翼展开,攻击胡人的骑兵部队,为步卒的收拢结阵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“陛下!怎么办?我们兵马只剩下勉强十万,但是胡人丝毫没有撤退的意思!”苟副将说道。

    冉闵看了看天上的太阳,再看看四周,喊道:“传朕旨意,往西面的山坡上转移!”

    “陛下,这是撤退吗?”朱松看了看死咬着不放的胡人兵马,说道:“末将今天宁愿战死,也不愿意撤退!”

    “不!不是撤退!朕今日就是想与胡人决一死战!”冉闵说着,对手下吩咐道:“快!执行命令!”

    冉闵的兵马迅速集结,往西撤退,步卒行军速度慢,故而冉闵亲率骑兵断后,滞缓胡人的追击速度。不得不说,冉闵的这一决策是非常明智的,他知道,胡人目前的兵马两倍于己,若是硬碰硬,他完全可以脱身,但是这样一来,大魏便亡了。所以无论如何,冉闵宁可死战到底,起码,即使自己战败,胡人也必定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。

    “慕容评!冉闵想逃跑!”石鉴狼狈的赶来说道。

    慕容评看了一眼石鉴,有些不满的说道:“你还活着?我还以为你战死了!”

    “哼!没能如你所愿!”石鉴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慕容评!”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众人转头望去,一个身形魁梧,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骑着马过来了,身后跟着的,是数万氐族兵马。

    “苻头领!”慕容评骑在马背上,微微行礼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苻洪,苻洪微微点头,看了一眼石鉴,问道:“这位就是石虎的儿子石鉴吧!”

    听到别人说自己是石虎的儿子,石鉴自然是非常不痛快的,但是他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“苻头领,冉闵已经撤上对面的山坡,似乎有撤退的意思,依你之见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就想问问,你们十几万人,居然还拦不住他!冉闵明明已经成了瓮中之鳖!却还是让他跑了!”苻洪毫不客气的指责道。

    石鉴依旧冷着脸,不说话。慕容恪的刺头劲儿又上来了,说道:“哼!你这么厉害,怎么也被冉闵手下区区一万人拦了那么久,寸步不前!”

    “呵呵!这就是慕容儁的四弟吧!”苻洪看了慕容恪一眼,说道:“果然年纪轻轻,口气不小!”

    慕容评立马打圆场,说道:“苻头领,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!都到了这个地步,我们要一致对外才是!”

    “冉闵的兵马损失惨重,如今我们的兵力两倍于他!不必再等,直接进攻便是!”苻洪说着,指了指冉闵正在朝山坡集结的人马,说道:“看他的样子,是决心死战到底了!若是撤退,他断然不会往西边跑!”

    “将士们激战了半天,早已力竭,依我之见,稍作休整再冲锋不迟!”石鉴终于说话了。

    苻洪看了石鉴一眼,说道:“这一点我同意!但是不得生火,所有人只能啃食干粮!免得冉闵突然来袭。”

    “好!那就稍作休整!”慕容评也点点头表示同意,对手下吩咐道:“传令下去,稍作休整,收拢集合兵马!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另一方面,冉闵的兵马已经完全撤出,占据了先对有利的位置,此时艳阳当头,但是冬日阳光却让人感受不到丝毫暖意。

    “陛下,胡人停止进攻了!”李昌说道。

    冉闵下马说道:“传令下去,大军稍作休整!随时准备迎战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从拂晓一直激战至晌午,双方死伤惨重,所有人都几乎精疲力竭。冉闵休整是为了等待最佳的时机,胡人休整则是为了积蓄战力。

    就这样,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,胡人的阵营似乎开始有兵马调动的迹象。

    冉闵站在山坡上,看着远处胡人的阵营,左右两翼各分出了一些骑兵,冉闵由此断定,胡人是想故技重施,从左右两翼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于是冉闵果断下令:“左右两翼,各领一万重装步卒防御,不可主动进攻。集结所有骑兵跟在朕的身后!准备冲锋!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所有兵马集结到位,冉闵重新跨上朱龙马,换上了自己的单刃戟,立于众人之前,但是并没有急于下令进攻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辰了?”冉闵问道。

    张沐风看了看天,说道:“大约快到申时了,大约未时三刻。”

    冉闵微微点头,吩咐道:“没有朕的命令,谁都不准动!”

    “陛下,如今我们居高临下,若是等他们冲上来,我们再发动攻击,必定大胜!”

    冉闵摇摇头,说道:“朕将兵马撤退至此,实际上是一把双刃剑,若是他们急于进攻,则尚有胜算,但如果围而不攻,我们的粮草补给撑不了两日便没了,到那时,所有优势都不复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如此,有弟兄们在,我们一样能顺利突围!”朱松在一旁说道。

    冉闵神色严峻,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,但是如果我们就这样突围,忽然很快会集结兵马,兵临城下,到了那个时候,我们面临的情况是一样的!与其如此,不如今日拼死一战,虽然未必能打赢他们,但是起码也能让他们元气大伤!这样一来,半年之内,可保大魏无忧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王冲忽然喊道:“陛下,胡人好像开始进攻了!”

    众人望去,果然,慕容恪与苻洪各带一支骑兵,朝冉闵的阵营发动了攻击,骑兵一字排开,身后不知有几万人。于此同时,冉闵的手下来报:“启禀陛下,左右两翼的兵马也已经有所行动了!”

    “别急!稳住!让长矛兵与盾牌兵相互配合,把弓箭手调去!”冉闵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