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七十八章
    胡人急于进攻,丝毫没有察觉到进攻的时机并不恰当,时下,冉闵朝东北方向列阵,忽然迎着西南方冲锋行军,正值未时三刻左右,待胡人的兵马行进到一半,这才发现,阳光照射他们的眼睛,令其几乎难以看清前面的状况,就连战马似乎都受到了影响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~”沉闷的鼓声响起,顿时,山坡上的大魏兵马在冉闵一声令下之后,疯狂的向胡人的队伍展开了攻势。

    由于视线受到了极大的影响,许多胡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死于冉闵的乱箭之下,那些反应过来的,要么被冉闵的兵马追上去砍杀,要么疯狂逃窜,胡人们大惊失色,他们组织的第一波进攻,居然就这样被冉闵破解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小看冉闵了!”苻洪看着远处的冉闵的阵营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冉闵不好对付了吧!”慕容恪喘着粗气说道。

    苻洪看了一眼慕容恪,没有与他争辩,问慕容评和石鉴:“二位,有何计划?”

    “冉闵现在扎营于高坡之上,占尽地利,依本王看,今日再攻已是徒劳!”石鉴骑在马背上,将自己手里已经卷刃的佩刀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慕容评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今日暂停进攻?”

    石鉴点点头,说道:“冉闵背靠大山,往西是没有退路的!我们只需要堵住其他三个方向,便可让他无路可退!他这一招确实高明,但是也是给自己找了一条死路。今日我们若是抱着死战的决心,那我们必败无疑。可是看他们的情况,他们身上所携带的干粮和饮水,最多不过两日之用!我们根本不需要急着进攻!”

    苻洪不由得又看了看石鉴,对慕容评说道:“石鉴的话有些道理!不如扎营于此!冉闵已是强弩之末,我们尚有二十多万兵马,两倍于他,根本不用担心!两日以后,局势便会扭转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就地扎营!”慕容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......”石鉴似乎又想到了什么,对慕容评说道:“冉闵不是傻子,我们若是现在扎营,他势必知道我们打算困死他们,所以,不排除他会放手一搏!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!这一点我也想到了!”慕容评说着,对手下吩咐道:“准备拒马桩!我要让冉闵的骑兵变成废物!”

    “高明!”石鉴淡淡的说了两个字,看了一眼慕容评。

    冉闵打破了胡人的第一波进攻,并没有恋战,也没有趁胜追击,立马带人撤回高坡上的阵地。左右两的胡人也没有占到丝毫的便宜,匆匆撤下。

    “陛下!胡人好像停止进攻,有了扎营的动向!”手下对冉闵禀报道。

    冉闵骑在马背上,看着远处胡人的阵营,似乎果真是不打算进攻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胡人识破了朕的计谋!而且知道我们粮草和饮水不多!打算耗死我们!”冉闵皱紧了眉头,死死拽着手里的马缰绳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如果耗上几天,局势会对我们完全不利!”朱松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李昌咬咬牙对冉闵和众人说道:“事到如今,等下去也是死!倒不如现在就与胡人死战到底!他们人数虽然多过我们,但是毕竟不是统一操练的,配合肯定不如我们的弟兄!我们依旧有胜算!”

    “确实,耗下去的话,我们必败无疑!此时放手一搏,尚有胜算!”冉闵说着,转身对将士们说道:“众将士!朕自开元立国以来,未建寸功,愧于大魏百姓,愧于战死沙场的将士们!但是如今,我们已退无可退,唯有一战!方能死中求生!”

    众将士听到冉闵的这般话,皆神色肃穆,整个阵营里,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“朕知道,你们许多人在邺城还有亲人,朕也是!那些死去将士们也一样!今日!朕与你们同生共死!因为若是胡人的弓箭射来,朕必定站在你们的前面!”冉闵说着,举起手里的单刃戟。

    还未来得及把话说完,王冲忽然喊道:“陛下快看!南边有情况!”

    冉闵等人连忙朝南边望去,邯郸方向莫名冒着两簇烟,一黄一黑。

    “是老三!”李昌第一个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三叔?”冉闵有些吃惊,问道:“二叔是如何知道的?三叔应该在邺城,怎会出现在邯郸?”

    “秦先生前几日已经被您送回邯郸,想必是他通知了王将军!”张沐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狼烟,当年我们随大哥征战之时,就曾用过,为了区分,敌我,我们约定,每次点狼烟,必是一黄一黑!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李昌不由得提起了精神,又对冉闵说道:“这说明老三已经知道了这里的情况!定有援兵到来!”

    “但是朕留在邯郸和邺城的兵马,不过三万人!就算是援军,这三万人也不可能倾巢而出!未必有多大的用处!”冉闵说道。

    张沐风宽慰道:“但是胡人万万不会想到,在这个时候我们还有援兵,出其不意攻其不备!定会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!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有道理!”冉闵点点头,对身后的将士们吩咐道:“弟兄们,援兵即将到来!等着吧!今天,我们大杀四方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冉闵在搞什么鬼?打又不打,也不见他下令手下扎营,莫非是想鱼死网破?”老三站在石鉴身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恐怕冉闵会放手一搏!”

    “放手一搏?现在吗?”老三问道。

    石鉴神色严峻,盯着远处冉闵的阵营,说道:“没错,或许就在今日!就在这一刻!”

    这时候,苻洪忽然站在了石鉴的身旁,说道:“你杞人忧天了!冉闵是不会今天就进攻的!他需要时间休整!”

    石鉴看都没看苻洪,冷笑一声:“这说明你太不了解冉闵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!石虎养虎为患!留下了这个祸害!”苻洪说着,转过身看着石鉴,颇为鄙夷的说道:“还留下了你这个没用的儿子!羯族人和匈奴人一样没用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老三暴怒,抽刀就要与苻洪拼命。

    “退下!”石鉴呵斥道。

    老三狠狠的瞪着苻洪,石鉴却异常的冷静,他看着这苻洪,说道:“不管你信与不信!本王若是想取你的性命,就是眨眼之间的事情!最好你能战死沙场,否则我或许在杀了冉闵之后,再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口出狂言!”苻洪不以为然,说道:“你占据着襄国,拥兵十几万,居然还被冉闵打成这样,真是可笑,不是无能是什么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石鉴忽然出手,刀光一闪,苻洪本能的后退躲闪,待石鉴收住手,却发现自己什么事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呸!装神弄鬼!”

    苻洪话音刚落,他就有些后悔了,他分明看到石鉴的脚下,有一撮胡须。苻洪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胡子,果然少了一撮。

    “下一次,本王可就要划破你的喉咙了!”石鉴冷笑一声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苻洪不说话了,石鉴刚刚的动作,他根本还没来得及看清楚,自己便已经中招,若是石鉴诚心要取他的性命,此刻他早已是一具尸体。想到这里,苻洪不由得浑身冒冷汗,这个石鉴,不是他想象当中的无能之辈,起码是个身手不凡之人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慕容恪看到这一幕,也是瞠目结舌,先前混战之时,根本没有注意石鉴,没想到,他居然还有这等本事。

    “宁王殿下,苻头领!”慕容评走了过来,叫住了正要离去的石鉴。

    石鉴停下脚步,微微侧脸,对慕容评说道:“什么都不用说!本王不是多事之人,但不代表本王是个软柿子!”

    说完,石鉴将手中的匕首甩了出去,直接扎在了苻洪的脚边。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