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七十九章
    苻洪心中一震,慕容评在一旁微微皱眉道:“苻头领,大敌当前,大家还是和和气气的好!到了这个时候,口舌之争还有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苻洪看着慕容评,说道:“并非我刻意刁难,打仗可不是开玩笑,老子在关键时刻有人拖后腿!”

    “方才宁王的身手相比你看到了,应该没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好了!魏军进攻了!”不知哪个胡人忽然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慕容评和苻洪以及石鉴均大吃一惊,连忙上前查看情况,果然,在冉闵的带领下,十万大军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准备迎战!”慕容评匆忙下令。

    匆忙之间,慕容评的拒马桩还没做好,于是慕容评当即下令:“盾牌兵,长矛手,结阵压上去!”

    胡人匆匆结阵,盾牌兵将半人多高的盾牌层层叠叠,堆了两人高,后面的长矛兵将一丈多上的长矛从缝隙间伸出,整个阵型如同长了刺的铜墙铁壁一般。于此同时,一支红色箭杆的箭,被苻洪射了出去,落在了大约不到两百步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弓箭手准备,待冉闵的骑兵进入一箭之地的距离,便可以放箭了!”苻洪对慕容评说道。

    慕容评点点头,对手下吩咐道:“让弓箭手准备!”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慕容评的快速反应,无疑是比较出色的,但是冉闵深知胡人的装备情况,就在胡人等候着冉闵的骑兵送上门来的时候,冉闵忽然在两百步外勒马停下,其身后的骑兵也全部停了下来,进攻似乎瞬间停止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慕容恪低声问慕容评。

    慕容评远远的看着冉闵的兵马,神色有些严肃,说道:“不清楚这小子在搞什么名堂!”

    “擂鼓之声尚未断绝,说明这小子还没打算停止进攻,他一定是有什么阴谋!”

    此时已经大约是申时三刻,石鉴抬头看了看西边的太阳,说道:“冉闵若是想要有所动作,很快就会行动!”

    “不对劲!冉闵的骑兵在向左右两边展开!”苻洪第一个发现了问题所在。

    “左右两翼?”慕容评大惊,说道:“不好!冉闵真正的目标不是我们!而是我安排在他左右两翼的兵马!”

    石鉴仔细一看,此刻冉闵身后哪还有什么骑兵?不过是剩下前面的一排用于混淆视线而已。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!不能让冉闵得逞!”慕容评当即下令:“骑兵冲锋!”

    “咚咚咚~”鼓声骤变,部卒重新结阵,后排的骑兵从其间隙中冲出,直奔冉闵的阵营去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冉闵和他手下的骑兵迅速调转马头,向后撤退,丝毫没有与胡人交手的意思,而慕容氏和苻洪等人自然不会任由冉闵去对付他左右两翼的兵马,于是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眼看着冉闵带着人头也不回的后撤,众人这才发现,远处冉闵早有准备,以其人之道还知其人之声,数万骑兵结成了更加恐怖的盾阵,等着慕容评等人的骑兵赶来。

    “绕开!绕开!从两翼展开支援!”慕容评立马下令。

    此时,冉闵已经带着数钱骑兵撤退进了盾阵之中,胡人见状,自然不会傻到直接去冲击盾阵,所以用骑兵绕开冉闵的步卒进行支援。

    至此,胡人的所有骑兵机会全部被调了出去,中军门户大开。

    冉闵看了看远处,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,随机对手下吩咐道:“把阵型压上去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数万步卒结成的方阵向胡人推进,胡人因为失去了骑兵的掩护,也只能连忙以盾阵来应付。

    冉闵的兵马数量远远不如慕容氏多,但是占据了一定的地利优势,双方对抗起来,并未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忽然,冉闵的盾阵阵行变动,不少士卒纷纷将盾牌置于头顶,搭建成了一座浮桥一半,紧接着,数千骑兵腾空而起,踩着盾牌搭建的路,飞跃过了双方的头顶,径直冲进了胡人之中,一时间,如同神兵天降,胡人的阵营立马混乱起来。

    冉闵一马当先,骑着朱龙马,挥舞着单刃戟,如入无人之境,慕容氏和苻洪大惊。

    “石鉴!快和我一起拦着他!”慕容恪中这个时候,第一个想到了身手不凡的石鉴。

    尽管石鉴对慕容恪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实在是没什么好感,但是在这种危急时刻,他已经顾不得个人恩怨了,当即拍马而出,与慕容恪一起直奔冉闵而去。

    冉闵带着数钱骑兵冲进了数万胡人之中,将胡人的兵马阵行冲乱,冉闵的步卒趁机破阵,胡人的中军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胡人原本左右两翼的骑兵已经脱离了冉闵兵马的纠缠,开始朝慕容评的中军收拢,眼看着冉闵刚刚取得的优势即将破灭,忽然有人惊叫道:“身后有敌军来了!身后有敌军来了!”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王世成亲率两万兵马已经赶来,近在咫尺,这两位人都是骑兵,而此时,胡人的的骑兵尚未完全就位,为了应对冉闵的进攻,其背后也是丝毫没有防备。

    “慕容评!冉闵的援军到了!今日再战,恐怕形势对我们不利!赶紧撤!”石鉴喊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撤!我们没有输!岂能前功尽弃!”慕容恪死战不愿意撤退。

    慕容评自然是不甘心的,但是他看了看眼前的局势,自己勉强还有二十万不到的兵马,可是想要在转眼之间就拿下冉闵,已然是不可能的事情,今日再战下去,不但将士们体力不支,恐怕还会有什么意外发生。经过与冉闵一整天的交手,他对这个年纪轻轻但是用兵极为老练的小子颇为佩服,故而对手下吩咐道:“鸣金收兵!撤!”

    王世成的突然出现,如同天神下凡一般,瞬间改变了局势的走向,胡人此刻已经人心不稳,迅速撤退,不再与冉闵交战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冉闵的兵马也损失惨重,自然没有追击。

    “陛下!末将来迟了!”王世成说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三叔!若非您及时赶到,情况恐怕比现在更加糟糕!”冉闵说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胡人逃窜,为何咱们不继续进攻!”王冲心有不甘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激战一天,弟兄们早已筋疲力尽,就算人吃得消,战马也吃不消了!胡人虽然没有战胜我们,但是我们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,损失也不小!得赶紧收兵休整!”

    王世成对冉闵说道:“为了北上救援,邯郸和邺城外只各留了五千兵马守城,正逢乱世,以我之见,不如暂且班师邯郸,收拢被打散的将士,再做打算!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