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八十章
    襄国一战,可谓是自当年河内大战之后,中原发生的最大的一场战役,是新生的冉魏政权与诸胡之间的一场生死之战。双方死伤超过二十万,襄国与邯郸之间,一片尸山血海,情形之惨烈,令人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石鉴谋划了许久的奸计,终究没有得逞,他不但折损了十万兵马,还几乎丢了好不容易占据的襄国。另一方面,鲜卑慕容氏原本企图联合氐族人以及石鉴,将冉闵一举歼灭,但是血战之后,似乎谁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。在王世成的援军赶到之后,胡人及时撤退,保存了相当一部分力量,另一方面,冉闵的兵马损失严重,这也是他没有继续追击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双方匆匆撤退,冉闵并没有急于回邺城,而是让大军留在了邯郸休整,只将王世成带来的兵马调回邺城驻防。

    历时近半年,几乎是倾全国之力发动的北伐之役,以这种方式草草收场。

    冉闵站在城头上,看着北方,一言不发。张沐风站在不远处,胳膊上还缠着布条,显然伤口还未愈合。苟副将匆匆赶来,见冉闵神色严峻,没有上前,低声问张沐风:“陛下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没做,一句话也没有说。”张沐风看了一眼冉闵。

    苟副将叹了口气,转身正要离去,张沐风问道:“陛下让你办的事情,都办好了?”

    “正是此事而来!一言难尽!”苟副将颇为为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情况怎么样?”张沐风问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冉闵转过身,喊道:“苟副将!过来吧!”

    苟副将连忙抬头应道: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硬着头皮,来到冉闵面前,行礼,递上一份奏报,说道:“启禀陛下,这是此次襄国之役,末将统计出来的伤亡情况,请您过目!”

    冉闵接过苟副将的奏报,犹豫了一下,还是打开了,仔细一看,眉头皱的更加厉害,脸色也更难看了。

    “这上面记载的,可有遗漏?”冉闵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苟副将低着头,小心的应道:“末将前后统计了三遍,确认无误!”

    冉闵将那奏报直接捏成一团,砸在了地上,气愤的说道:“近二十万兵马,经历此次战役之后,折损近半,损失战马弓矢兵器无数,我大魏元气大伤。”

    说完,冉闵一拳狠狠的捶在城砖上,苟副将连忙劝慰道:“陛下息怒,保重龙体!”

    “秦先生呢!”冉闵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在城下候命!”苟副将说道。

    冉闵看了张沐风一眼,张沐风心领意会,对手吩咐了一句,手下便匆匆离开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秦怀山在朱松的搀扶下,缓缓走了过来。冉闵见秦怀山这般模样,问道:“先生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秦怀山此时脸色有些苍白,面容憔悴,仿佛几日不见,秦怀山老了十多岁。

    “没事,老臣只是上了年纪!这些日子累到了,休养几天就好!”秦怀山咳嗽了两声,说道:“王将军已经派出了探马,前去查探胡人的动向,此外,往关中之地也派遣了细作!”

    “氐族小人,居然在这个时候突然出手,若非苻洪领兵攻击朕的后方,慕容氏和石鉴早已一败涂地!”冉闵颇为愤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老臣失察了!若是早些派人盯着氐族人,岂会让他们钻了空子!”

    “朱松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狼骑尉损失如何?”冉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经过此次大战,狼骑尉有六百多弟兄战死,伤者八百多人!其中重伤者近一半!”

    冉闵深深的吸了口气,愤恨的说道:“狼骑尉是朕的左膀右臂,还从未遭受过如此损失!”

    “陛下息怒!此次与胡人的交战,咱们折损了近十万人,但是胡人的损失比我们更大!根据末将的了解,鲜卑人,匈奴人,羯族人,氐族人,他们的损失加起来起码二十万人!总的来说,我们已经是胜利了!”

    秦怀山在一旁说道:“陛下,朱松说的没错!从一定程度上来说,我们确实胜了!您也不必那么悲观!”

    “先生,这并不是你的心里话!你就不必在这里劝慰朕了!”冉闵看了一眼秦怀山,说道:“损兵十万,寸功未建,这算什么胜利?如今鲜卑已然控制了幽州,没了幽云十六州作为屏障,鲜卑的兵马随时可以南下!此战,最大的受益者是鲜卑人,不是我们!胡人固然损兵折将,但是对于慕容儁来说,他损失的那些兵马,很快就能得到补充,但是我们不一样!大魏所占之地,还没有幽云十六州的地盘大,胜利这两个字,你们是如何说得出口的!”

    面对冉闵的斥责,朱松和秦怀山等人不敢狡辩多言,只能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先前建立的几个屯点,可曾再派人去看过?”冉闵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昨日便已经派人去看过了!”秦怀山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多数已被破坏,只有少部分还能长出粮食来,明年或许还能有些收成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将士们的血汗!”冉闵咬咬牙,说道:“原本朕打算以此为代价,引诱胡人陷入我们的圈套,没想到到头来功败垂成!这恐怕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吧!”

    “陛下不必气馁,这几日李将军带着手下清理战场,还是有所收获的!”

    “什么收获?”

    “混战之中,胡人也遗失了一些粮草辎重以及钱物,虽然不能抵消我们几个屯点损失的粮食,但是多少有些弥补!”

    冉闵微微点头,对于他来说,这个消息,勉强算是一点小小的慰藉吧。

    “氐族人当时随鲜卑人一同撤去,他们一定会绕路返回关中,朕要你们派人探明他们的动向!这笔账......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忽然传来了“咚咚咚”的脚步声,冉闵微微皱眉,这时候,一个手下的声音传来:“陛下!有情况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所有人都心头一紧,冉闵走上前去,问道:“什么情况!”

    “李将军带人在城外巡视,与石鉴的兵马遭遇,已经打了起来!”

    “石鉴!”冉闵立马问道:“确定是石鉴吗?多少人马!”

    “大概几千人!就在襄国西南方向二十里处!李将军派人回来报信,报信的人刚刚到!”

    “不妙!李将军出城之时,只不过带了千余人,此时与石鉴数千人交手,恐怕难有胜算!”秦怀山对冉闵说道。

    冉闵二话不说,匆匆离去,对张沐风和朱松吩咐道:“传令狼骑尉,即刻随朕救援二叔!”

    “陛下!您不能去!”秦怀山一边追上去一边喊道。

    “不!朕一定要亲自去!”冉闵站住脚步,对秦怀山说道:“若是别人,朕或许不会去!但对方是石鉴!朕一定要亲自去!他三番四次从朕的手下逃走,西华侯府的仇至今未报,父亲的在天之灵无法安息,朕无日不想着石鉴欠下的血债!若不能手刃此人,朕寝食难安!”

    说完,冉闵头也不回的走了,张沐风等人连忙跟上。

    “苟副将!”秦怀山又喊住了苟副将。

    “先生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秦怀山对苟副将叮嘱道:“陛下报仇心切,只带这么点人出去,老朽实在不放心,你带上五千骑兵跟上,以防不测!务必保护好陛下!”

    苟副将连连点头应道:“先生放心,末将一定不负所望!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