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八十一章
    李昌一身血污,头上的头盔早已不知所踪,全身多处负伤,他要紧牙关,用一根布条,包扎好腿上的一处伤口,然后重新握紧了手里的刀,死死的盯着石鉴。

    “李昌!本王不杀你,你倒是自寻死路!”石鉴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昌依旧那副暴脾气,怒斥道:“闭嘴!你个畜生!今日哪怕老子粉身碎骨,也定要取你性命,替大哥报仇!”

    “恐怕你没这个本事!”石鉴抬起手,指着李昌身后仅存的几十人,说道:“就凭你和你身后这几十个老弱病残,也敢口出狂言?”

    李昌回头看了看自己身后仅存的几十名手下,彼此眼神交流了一番,李昌鼓舞道:“别怕!”

    众将士点点头,无人心生怯意。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必须死咬着石鉴不放,等陛下带援兵到来!今日若是放走石鉴,大将军的仇不知何日才能报!你们明白吗!”

    “将军放心!弟兄们早已就准备好了!”手下应道。

    李昌点点头,口中默念道:“那就好!”

    “殿下,这李昌分明是在拖延时间,或许是在等冉闵到来!我们根本无需与李昌纠缠,得赶紧撤退!”

    石鉴微微点头,对老三等人吩咐道:“带着李昌的人头回来!这里交给你们!”

    石鉴说着直接带着人往北边去了,一看便知是要撤走。

    “拦住他!”李昌一马当先想要追上去。

    “拿下李昌!”老三毫不犹豫的带着人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李昌根本不理会老三,其手下对着老三等人连续放箭,滞缓他们的行动,而李昌则不顾一切的想要拦住石鉴。

    老三等人的本事确实不错,但是骑马打仗并非他们所长,马战正是他们的短板。石鉴一路向北撤,李昌眼看着会追不上他,连忙开弓搭箭,射向了石鉴,或许是因为伤的厉害,这一箭并没有射中石鉴,却不偏不倚扎在了石鉴的坐骑身上,马匹受惊,一声嘶鸣,直接将石鉴掀翻在地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手下大惊,连忙上前护卫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石鉴大怒,从地上翻身起来,一把夺过手下的枪,迎着李昌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昌见石鉴迎战,将手里的弓直接扔掉,挥舞着长刀就冲了过来。石鉴并不惧怕,只见李昌的刀几乎贴着他的面门砍过,而石鉴手里的枪杆一挥,扫在了李昌的马腿上,战马往前一冲,李昌从马背上翻了下来,在地上打了几个滚。

    老三等人毫不犹豫的用手里的刀枪直往李昌身上戳,李昌翻身多开,从地上跳了起来,接连砍翻几个石鉴的随从,奔着石鉴去了。

    “拿命来!”李昌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将军小心!”李昌的手下连忙冲杀过去,想要帮忙。

    但是此时石鉴手下尚有数千人,区区几十个人,如何能帮得了李昌?这些人很快便陷入了重围之中,李昌则孤身一人,与老三等人死斗在一起,很快便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“还敢动!”老三一脚踢翻了想要去拿刀的李昌。

    “兔崽子!”李昌忍着剧痛,死死拽着老三的脚踝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!别浪费时间!”石鉴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属下遵命!”老三说着,举起了手里的刀,朝着李昌的胸口扎去。

    李昌忽然大喊一声,右手从腰间抽出了一把短刀,左手猛然一拽,老三站立不稳,李昌一刀扎在了老三的脚背上。

    “啊~”老三惨叫一声,顿时倒地。

    石鉴见状,果断出手,一枪刺了出去,直接捅在了李昌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石鉴咬牙切齿,再次发力,用力一戳,枪头完全刺透了李昌的胸膛,李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右手死死的拽着石鉴的枪杆,极为不甘的伸出左手,还想抓住石鉴。

    但是这已经不可能的事情,李昌渐感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,眼前开始慢慢便黑,他努力睁大眼睛,却连石鉴的人都看不清了,胸口的剧痛让他呼吸困难,全身无力,他终于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砍了他的脑袋带走!”石鉴对手下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让我来!”老三站起身,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,接过老大递过来的刀,挥刀就要砍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有人大喊道:“他们援军来了!殿下!他们的援军来了!”

    石鉴抬头一看,果然,远处出现了一队骑兵,正朝他们这边过来。

    “撤!”石鉴果断下令,转身就上马。

    “撤!快撤!”老大吆喝道。

    见李昌的援兵到来,石鉴等人自知再不撤就危险了,也不再要看李昌的脑袋,全部上马准备后撤,而李昌那几十个手下,此刻也已经全部倒在了马下,只剩下一个人,满身是血,还死死的抓着马缰绳,不愿放下手里的刀,但是他已经没有力气再追击敌人了。

    冉闵等人也远远的看到了石鉴的兵马,心中大致已经知道形势不妙,于是对手下喊道:“快!务必拦截住他们!就算把马跑死!也一定要拦住他们!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狼骑尉加快了行军速度,朝着石鉴的兵马追去。冉闵亲率的狼骑尉,所骑的都是西域良马,平常都以最好的粮草喂养,其速度和耐力,非一般马匹可以相比。冉闵等人倾尽全力追出去不过半柱香时间,石鉴的人马便已经在冉闵的一箭距离之内。

    “接着!”冉闵将手里的兵器扔给了张沐风,然后从箭囊里抽出一支箭,果断开弓,一箭射中了一个人,那人应声倒地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不由得回头看了冉闵一眼,满是恐惧,快马加鞭想要逃窜。

    “散开!拦住石鉴!”冉闵接过张沐风扔过来的兵刃,对手下吩咐道。

    石鉴带着人只顾着逃命,仅仅逃出了数里路,不少人都被狼骑尉射落下马。老大对石鉴说道:“殿下,您先走!再这样下去,非全部交代在这里不可!”

    石鉴说道:“好!这里交给你们!”

    老大等人连忙勒马停下,喊道:“调转马头,和他们拼了!”

    仅存的两千多人很快散开,拦住了狼骑尉的去路,张沐风喊道:“陛下,这里交给我们!您去替李将军报仇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冉闵想都不想,直接单枪匹马冲出了一条血路,直奔单骑逃走的石鉴去了。

    “王冲!去保护陛下!”朱松不放心,对王冲喊道。

    “得令!”王冲拍马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石鉴一路往北逃窜,时不时的还回头望望,见冉闵孤身一人,对他穷住不舍,于是一边骑马,一边开弓射箭,想要将冉闵射落下马。然而冉闵的马上功夫甚是了得,连续几次都射空。

    很快,冉闵追上了石鉴,两人并驾齐驱,冉闵手里的长戟一挥,从石鉴的背后偷袭扫了过去,石鉴本能的低头躲避,胯下的战马却替他挨了这一致命一击,立马栽倒在地,石鉴也被掀了出去。

    石鉴落地,冉闵直接将手里的长戟掷了出去,石鉴连忙打了一个滚,躲开了那致命一击,长戟深深的扎进了土里。

    紧接着,冉闵跃下马背,抽出腰间的佩刀,快步朝石鉴走了过去,抬手便砍,石鉴举刀格挡。

    冉闵双手持刀,重重的压下,质问道:“你把二叔怎么样了!”

    石鉴咬紧牙关,猛然发力,将冉闵的攻击挡了回去,往后退了几步,警惕的看着冉闵,说道:“李昌死了!我亲手杀的!”

    石鉴说着,举起手里的刀,指着冉闵说道:“想替他报仇?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等着被千刀万剐吧!”冉闵话不多说,径直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小心!”王冲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冉闵的余光似乎看到了一个身影,他本能的向旁边翻身多开,一支冷箭几乎贴着他的面门飞过,再抬头一看,石鉴手下的老四已经赶了过来,而那一箭正是他射的。

    “王冲,他交给你了!”冉闵看都不多看老四一眼,再次和石鉴交起手来。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