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八十二章
    满腔的怒火,让冉闵出手之时拼劲了全力,石鉴空有招架之力,而无还手之力。仅仅几个回合,石鉴的胳膊挨了一刀,腿上也负了伤,老四见状,大喊道:“快来帮殿下!”

    石鉴的几个得力手下陆续赶来,但是朱松等人死缠着他们,一时间老大等人根本抽不出身来搭救石鉴。

    “啊!”石鉴一声惨叫,手里的刀被冉闵打飞,右手的手腕直接被砍断,他痛苦的几乎跪在了地上,左手握紧了自己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石鉴!你也有今日!”冉闵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石鉴满头大汗,固执的抬起头,说道:“你若是为我所用,这天下便是我们的!可你偏偏要和我作对!”

    “呸!”冉闵唾弃道:“你为了权势,机关算尽,害死多少人!我冉闵岂能与你这等豺狼为伍!”

    “不要自命清高了!你若是不为权势,何必自立!”石鉴冷笑一声,讥讽道:“你是做了你父亲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!仅此而已!”

    冉闵一脚踹在石鉴的肚子上,怒斥道:“先父待你为兄,你竟然勾结鲜卑人害死了他!你现在还有脸提起先父!”

    “这是个意外!”

    “放屁!现在说是意外,晚了!”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石鉴痛苦的呻吟着,蜷缩在地上,样子非常狼狈,完全没有往日英气勃发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成王败寇!动手吧!别废话!”石鉴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冉闵毫不犹豫,一刀扎在石鉴的大腿上,避开了石鉴的要害,冷冷的说道:“这一刀,是还给二叔的!”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石鉴已如同案板上的鱼肉,毫无反抗之力,只能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冉闵抽出刀,踢翻石鉴,踩住他的左手,再一次出手,将石鉴的手掌刺透,怒斥道:“这一刀,是还给死在你手里的西华侯府的家人的!”

    “殿下!”老大撞开了朱松,疯了一般的冲过来,想要来搭救石鉴。

    冉闵果断出刀,一个凌厉的转身,尚未看得清手里的刀是如何出手,老大直接愣在了原地,两腿一软,倒在了地上,原来他的半边脖子已经被冉闵砍开,喉管都几乎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老四大喊。

    冉闵丝毫不顾及其他人,走到石鉴面前,石鉴艰难的抬起头,说道:“放了他们!我任你处置!”

    冉闵面不改色,说道:“不!我要留你一口气,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“冉闵!”石鉴绝望而愤怒的吼道。

    冉闵低头看了石鉴一眼,说道:“这叫以牙还牙!”

    说完,冉闵忽然冲了出去,此时石鉴手下仅存的五个高手,全都到齐了,正合冉闵的心意。只见冉闵忽然出现在老四的身边,老四大吃一惊,本能的挥刀进攻,冉闵侧身一躲,双手持刀斩了下去,老四的一条胳膊便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~我的手!”老四惨叫道。

    他还未来得及说出第二句话,冉闵又是一刀,砍断了他的一条腿,老四直接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老四!”老三一瘸一拐的走过来,怒视着冉闵。

    冉闵丝毫不惧,提着刀迎了上去,老三几乎没来得及出手,冉闵一记反手刀,劈在了他的胸口,老三直接跪在了地上,这一刀,直接砍到了他的肋骨。

    “冉闵!你个狗娘养的!”石鉴撕心裂肺的喊道。

    冉闵丝毫不理会石鉴,对他的手下吩咐道:“放开他们!朕今日要亲手剁了他们!”

    狼骑尉听到冉闵的吩咐,撤出了战斗,将仅剩的几个人围了起来,冉闵提着刀,站在十步之外,说道:“一起上!朕还要送你们的主子上路!”

    冉闵的话,极为讽刺,极为冷漠,石鉴的几个手下,看着已经在垂死边缘的石鉴,以及两个半死不活的弟兄,再也按耐不住,一个个龇目欲裂,不顾一切的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朱松担心冉闵的安危。

    “朱大哥,别插手!”张沐风拉住了朱松,说道:“与石鉴的仇恨,是陛下心中的一个心结,任何人都没有办法代替陛下去解决!”

    “可是如果有个闪失......”

    张沐风说道:“陛下武功盖世!岂会敌不过这几个蟊贼?”

    朱松瞥了张沐风一眼,对手下吩咐道:“睁大眼睛盯着,若是有情况,第一时间出手相助陛下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其中一个人便被冉闵砍去了一条胳膊,惨叫连连,其他的人自知无路可退,也都拼尽全力。但是无论如何,也敌不过冉闵,没过多久,所有人都是断手断脚,四肢不全,一个个满地打滚,哀嚎不止。

    冉闵喘着粗气,对手下吩咐道:“把石鉴拖过来!”

    张沐风应道:“末将领命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石鉴,已经奄奄一息,半边身子已经被鲜血浸透。张沐风单手拽着他的衣襟,直接拖了过来,扔在了冉闵的脚下。

    冉闵一脚踩在石鉴的胸口,说道:“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!你现在承受的痛苦,尚不及朕当日的千万分之一!当日你对西华侯府的人痛下杀手的时候,可曾想到会有今日!你对二叔下手的时候,可曾想到今日!”

    石鉴喘着粗气,缓缓说道:“杀了我,你也未必赢了!”

    “也许是这样!”冉闵的刀架在了石鉴的脖子上,说道:“但今日,是你的死期,不是朕的末日!”

    “你的下场未必比我好!”石鉴咬咬牙,艰难的说道:“等着吧!早晚有一天,你也是如此!”

    “呵呵!那你先看着朕是如何杀了你的手下!”冉闵说着,挥刀一砍,老三的人头直接被削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老三!”石鉴大惊,缓缓闭上了眼,无奈和愤怒,此刻却是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们!”冉闵回头对手下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得令!”朱松应道。

    朱松和张沐风等人亲自操刀,很快结果了那些人的性命,而此时,石鉴早已闭上了眼睛,他不愿意看到自己最得力的手下,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,然而,这正是报应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砍下石鉴的脑袋,冉闵和他的手下,找了许久,总算找到了早已断气的李昌。冉闵走上前,满眼通红,一言不发,将李昌从地上抱了起来。张沐风想要上前帮忙,却被冉闵一把推开。

    冉闵将插在李昌胸口的枪缓缓拔出,然后背着李昌,用一根绳子把李昌和自己捆在一起,上了马背,说道:“二叔,我带你回家!”

    说完,冉闵已经是泪流满面,大喊一声:“驾~”

    夕阳的余晖洒落在荒野之上,几只苍狼穿梭在野地里,围绕着漫山的尸体打转,不停的发出凄厉的嚎叫声。黑暗如同人类的地狱,却是野兽们的天堂。空气中久久不能散去的血腥之气,笼罩在北国的苍茫大地之上,此时此刻,无所谓伦理,无所谓羞耻,无所谓忠孝节义,活着成了最大的目的,也是唯一的目的。

    而为了这个目的,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并且这条路,看不到尽头……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