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八十五章
    那下人瑟瑟发抖,不由得抬头悄悄的看了一眼秦怀山,不知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张沐风忽然在门外禀报:“启禀陛下!有氐族人犯境!”

    冉闵一听,立马站了起来,问道:“什么情况!”

    “昨天,薛赞带人在荥阳一带巡查,发现了氐族人的行踪,本想查明情况再派人回来禀报,谁知氐族人主动对薛赞和他的兵马发动进攻!”

    “薛赞若是带兵巡查,最多不会有二百人!现在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根据回来报信的人说,氐族有数千人,薛赞不能敌,已退回黎阳,等候......”

    还没等张沐风说完,冉闵回头对秦怀山说道:“先生好好休养!朕改日再来看你!”

    说完,冉闵匆匆离去,下人松了口气,秦怀山则又愁了起来。

    冉闵一边往外走,一边问道:“现在可曾探明氐族人的情况?”

    “已经派了探马出去,暂时不知道氐族人这次是多大的阵势!”

    “命苟副将率一万骑兵往黎阳方向进发,在没有探明敌情之前,先不要轻举妄动!”冉闵恨得牙痒痒,说道:“这该死的氐族人,先是相助鲜卑人偷袭朕的后方,朕还没有找他们算账,现在倒又来兴风作浪!”

    “陛下,末将有更想法!”张沐风说道。

    冉闵停下脚步,问道:“你有什么想法?尽管说吧!”

    “末将以为,氐族人这一次很有可能是多路出击!未必只在荥阳一带!如今应该派出多路探马,把所有从关中方向来的路,全部清查一遍,以免被氐族人占得先机!”

    听了张沐风的话,冉闵微微点头道:“你说的有道理!是应该这样安排!”

    “需不需要让王将军一起商议一番?”张沐风问道。

    冉闵摇摇头,说道:“不必了!三叔近来根本无心他事,二叔的逝世对他打击甚大,还是让他安静的一个人待几天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召集所有都尉以上将领,大营议事!”

    “末将这就去办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苻洪骑在马背上,看着山下正在行军的兵马,问道:“邺城方面可有什么动静?”

    “回禀头领,根据探马来报,两天前,有一支一万人的骑兵往黎阳方向进发!除此以外,好像并没有其他的动静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冉闵这小子也有些后知后觉,反应还是慢了点!”苻洪笑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末将担心,一旦冉闵识破咱们的计划,这就有些麻烦了!”

    “放心,老子早有安排!”苻洪信心满满的对手下吩咐道:“传令下去,各路人马分头出击,我要冉闵忙的晕头转向,分不清东南西北!这样一来,咱们才好下手!”

    “头领,这应该就是人家说的浑水摸鱼了吧?”手下谄媚的问道。

    苻洪笑了笑,拍了拍那人的肩膀,说道:“没错!有长进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数天之后,冉闵的桌案上,各地的急报都到了,看着这繁杂的战报,冉闵似乎毫无头绪。

    “诸位,你们可有什么想法?”冉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安阳,黎阳,甚至邺城附近,都有氐族人的踪迹!末将实在搞不明白,这氐族人到底想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对!要说攻城,多则数千人,少则数百人,这样的架势,根本不是攻城,倒像是山贼匪寇,就是为了抢夺牲口人丁和粮食。”

    冉闵问张沐风:“一共发现了多少氐族人的队伍?”

    张沐风答道:“根据目前探马得到的情报,氐族人至少在十一处地方出现过!而且其中有一半是同时出现!”

    冉闵点点头,说道:“这首先可以说明,氐族人的这些动作,都是有预谋的,绝非偶然!”

    “全天将士都在随时备战!只等陛下一声令下了!”

    冉闵微微皱眉,说道:“一声令下很容易,但是尚未摸清氐族人的底细,朕不可能让数万人追着几百几千个胡人到处跑!现在首先要弄明白的是,氐族人来到中原,到底想干什么!”

    薛赞进言道:“末将以为,氐族人这样做,一定是为了制造混乱!以此来掩盖他们的真实目的!”

    “这是肯定的!”苟副将接过话说道:“薛赞,你这是重复陛下的话!”

    薛赞撇了苟副将一眼,反问道:“那你倒是说说看,氐族人的真实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冉闵看着苟副将,苟副将灵机一动,说道:“启禀陛下,末将以为,氐族人这十几支兵马如今到处出击,在大魏的边境搅的天翻地覆,看起来似乎确实是好无头绪。不过就算是个狼群,也该有只头狼,更何况是这些氐族人,陛下您觉得呢?”

    冉闵想了想,说道:“你的意思,朕好想有些明白,你接着说!”

    “刚刚陛下您说了,这些氐族人来一定是有目的的,他们现在这样做就是为了制造混乱,以此来掩盖他们的真实目的,但是这么多支兵马,一定有人在不停的给他们发号施令!所以末将以为,只要找出给这些兵马发号施令之人的行踪,或许就能弄明白氐族人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苟副将的话,让众人听了纷纷点头,冉闵不由得赞叹道:“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!你提醒了朕!”

    苟副将有些受宠若惊,说道:“谢陛下夸奖!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,陛下,光靠我们派出去的那些光探马,恐怕未必管用了!”薛赞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朱松也说道:“方圆千里之地,想找个地方藏身太容易了!”

    “若是这个发号施令之人,是苻洪本人,或许就不那么难找了!”张沐风冷不防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薛赞问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若是出门,只由我带本部人马护卫,你们放心吗?”张沐风问道。

    众人相互看了看,纷纷摇头。

    张沐风解释道:“同样的道理,苻洪也不可能带着几百个人就出门!大魏的兵马数量虽然不是很多,但是咱们的弟兄都是精兵强将,这一点,苻洪心里清楚的很,他若真有什么大的目标,不可能只带几千人,所以末将大胆推测,他身边的人起码上万!而且为了做到行军神不知鬼不觉,这一万多一定是骑兵!既然是这样,想找出一支不少于一万多人的骑兵,便容易很多了吧!”

    “如今遍地都是荒地林子,又有山坳河谷,一万多的骑兵虽然不多,但是总还是有地方可以躲的,你可知道,从南到北,氐族人,可能藏的地方太多了!大大小小得有十几个郡县的地盘,这要找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张沐风自信的对冉闵说道:“陛下,末将认为,只要细心,线索不难发现!”

    冉闵耐心的问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张沐风解释道:“一万多人的骑兵,所过之地,不可能没有半点痕迹,首先,不说别等,就是这万余人骑兵所骑的战马,总有马粪吧?一万多骑兵留下的马粪,可以是个重要的线索!”

    “还有吗?”冉闵又问道。

    张沐风点点头,行礼说道:“如今已经开春,春草的嫩芽已经冒了,试问这战马不可能不爱吃嫩呀吧?漫山遍野都是荒地林子是不假,但是这战马过来,不可能一点痕迹不留吧?总得啃点嫩草什么的!这或许也可以是个线索!”

    “非常有道理!”冉闵恍然大悟,站起身对张沐风说道:“你的见解非常到位!”

    “可问题是,就算知道了如何去找苻洪,还是没那么好找啊!而且怕就怕,就算找到了苻洪的兵马,咱们的探马也未必有本事活着回来!”薛赞说道。

    苟副将打断了众人的对话,说道:“陛下,末将以为,现在讨论这个还为时尚早,应该先确定,这统帅到底是不是苻洪!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