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八十六章
    “这个不是什么难事!”张沐风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苟副将问道:“这你如何得知?”

    “苻洪作为氐族的首领,由他带兵出征,绝对不会一点消息不走漏!只需要派出细作,一定能确认这个猜测是否正确!”

    冉闵点点头,对徐三吩咐道:“徐三叔,这件事交由您去负责!”

    徐三点点头:“是!”

    “此外,刚刚张沐风说的一点很对,若领头的真是苻洪,想找到这上万人的队伍,并非没有希望!”冉闵看着苟副将,说道:“这件事,由你派人去查探!”

    苟副将连忙应道: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氐族人对于冉魏的骚扰,持续了一个多月,他们兵分多路出击,骚扰各地的守军和百姓,冉闵的兵马始终处于被动的状态。氐族人也相当狡猾,一旦冉闵的兵马追击他们,他们便狡猾的撤退,根本不与各地的守军正面交战,一旦守军撤回,他们则再次伺机而动。虽然冉闵和其手下的将士,大概猜到了氐族人的意图,但是在没有明确氐族人真正的目标之前,他们不敢擅自主动出击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冉闵再三强调的一点。不过从冉闵的计划中来看,被动也是计划的一部分,因为他就是要让氐族人相信,冉闵已经完全乱了手脚。

    徐三往关中派出了大量的细作,由蒙泰亲自指挥,果不其然,二十多天之后,一封密报出现在了冉闵的桌案上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是蒙泰派人送来的密报!苻洪果然带兵到出了函谷关。”徐三将密报送给了冉闵。

    冉闵接过一看,说道:“三万人!”

    “没错!确实是三万人!”徐三说道。

    “仅仅三万人,能干什么?”冉闵不禁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徐三微微皱眉,说道:“除去苻洪用于骚扰各地的兵马,他的身边最多也有两万人!而且这两万人,似乎都是骑兵,仅仅凭借两万人,又没有攻城的器械辎重,恐怕根本不可能攻陷咱们属地内的任何一座城池!”

    冉闵缓缓起身,看着挂在自己身后的地图,说道:“这就说明了,或许苻洪的目标,根本不攻城,而是其他的!”

    “历来出兵,要么为了攻城拔寨,占领城池,要么为了抢夺钱财牲口人丁!除此以外,我想不出......”

    “徐三叔,您刚刚说什么?”冉闵忽然打断了徐三的话。

    徐三一愣,有些茫然的说道:“我是出兵打仗,要么为了占领对方的城池,要么就是为了抢夺钱财牲口人丁......”

    “对了!这就对了!”冉闵看着地图默念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什么对了?”徐三不解。

    冉闵转过身,对徐三说道:“刚刚您提醒了朕!苻洪待着几万人,是不可能来攻城的!但是他们如此大费周章,绝不会是仅仅为了抢夺那么点牲口人丁!”

    “那依陛下只见,苻洪的真正目标是什么?”

    冉闵冷笑一声,指着地图上的一点,说道:“他的目标一定是这里!”

    “邯郸的马场?”徐三惊叹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这里豢养着咱们三万匹战马,如果失去这些战马,咱们的骑兵力量势必削弱不少,如此一来,若是胡人再次大举来犯,我们便很难招架!”

    “陛下分析的甚是有理!”徐三眉头紧锁,说道:“这苻洪真是老谋深算!若是让他们得手,大魏危矣!”

    冉闵又说道:“没错!除此以外,朕想不到苻洪还能有什么打算!”

    “陛下打算如何应对?”徐三问道。

    “召朱松和苟副将前来,朕有事要与他们相商!”冉闵对陆安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奴才遵命!”

    朱松和苟副将匆忙来到大帐,行礼说道:“拜见陛下!”

    “召你们二位来,有要事相商!”冉闵说着,对二人招招手,吩咐道:“过来这边看看!”

    二人来到冉闵旁边,冉闵指着地图说道:“朕猜测,苻洪的真正目标是咱们的马场!”

    两人凑上去仔细看了看,有些吃惊,随即似乎又反应了过来,朱松说道:“陛下的猜测,完全在理!先前众将议事之时,就曾经说过,苻洪吃此番来犯,定是为了浑水摸鱼!邯郸马场有战马三万匹,一旦这三万匹战马有个三长两短,大魏兵马的战斗力,起码折损四成!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!”冉闵对二人说道:“为了应证朕的猜测!需要你们二人出力!”

    朱松和苟副将一听,连忙行礼说道:“请陛下吩咐!”

    冉闵想了想,问朱松:“现在狼骑尉可调用的兵马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两千人!还有四百人左右还有伤在身,无法战斗!”朱松答道。

    冉闵点点头,说道:“够了!”

    “陛下打算出动狼骑尉?”朱松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!”冉闵指着地图上,对朱松说道:“今日,你便领兵北上!记住!要趁夜行军,绕过邯郸东边,然后沿这个路线往西迂回!”

    “陛下的意思,末将明白了,不过是否应该先排除探马,确认苻洪兵马的准确位置?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!”冉闵点点头,说道:“不过既然猜到了苻洪的意图,那临近邯郸,能够藏纳两万骑兵的地方,也就很容易找到了!”

    冉闵说着,又对朱松吩咐道:“在朕的计划没有正式实施开始,你的兵马扎营于此,等候命令!”

    朱松仔细看了看地图,确认记住了位置之后,说道:“末将记住了!”

    “苟英!”冉闵喊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苟副将应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邯郸马场有一万守军,近来安阳地区受到的侵扰尤为严重,朕会下令,从马场的守军中调五千人去安阳协助驻防,而你,要带两万兵马,在此地设伏!等待苻洪前来自投罗网!”

    “陛下好计策!”苟英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除此以外,你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!”冉闵指了指地图,说道:“你要派出探马,查明苻洪的准确位置,若是果真在这一块区域发现了氐族人的大军,这边印证了朕所有的猜想!”

    苟英点点头,说道:“末将这就安排得力之人前去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数日之后的某天夜里,一骑快马在夜幕下奔跑,几个身影躲在暗处,看着那人骑着马往西边去了,其中一人问道:“看清楚没有?”

    “看清楚了!是氐族人!”

    “快去把这个消息给将军禀报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苻洪听完手下带来的消息,不禁喜上眉梢,对手下吩咐道:“传我命令,集中在外的所有兵马,后日天亮时分,全力进攻安阳!我要让冉闵顾头不顾尾!”

    “头领,根据探马得到的消息,安阳起码有两万守军,就算集中咱们外面所有的兵马,也只有一万人,在这种兵力悬殊之下,会不会风险太大了?”

    “全力进攻,但不是去拼命!老子要的是让冉闵把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安阳,这样一来,我才好趁乱下手,劫了他的马场!”

    “头领说的对!”另外个手下附和道。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