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八十七章
    苻洪的计划,可以说是天衣无缝,声东击西,浑水摸鱼,但是冉闵依旧凭借他的智谋,看穿了他的计划,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苻洪并没有意识到,自己在算计冉闵的时候,其实早已被冉闵算计了。

    两天之后的下午,氐族人完成了兵马集结,开始了对安阳地区的袭扰,遭到了驻守安阳守军的强烈抵抗,一时间,氐族人的进攻丝毫没有取得什么成效,但是氐族人并没有撤退。

    战斗持续了两三个时辰,安阳的守军开始反攻,氐族人在两倍于己的守军面前,并没有惊慌失措。安阳守军因为以步卒居多,骑兵不过三千多,而且在进攻的同时,还需要提防着氐族人是否有其他的阴谋,所以双方对战的过程中,氐族人相对占据着主动权。

    日落时分,由于安阳方面的激烈战斗,邯郸和邺城均有兵马调动的迹象,在确认了这样的消息之后,苻洪终于带领着他的兵马出动了。

    马场位于漳河之畔,依山傍水,便于饮马。此处地势西高东低,站在西边的高坡上望去,整个马场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吧!三万匹战马!”苻洪指着上坡下的马场说道。

    “头领,得手之后,咱们从哪边撤退?”手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跟上次一样,取道羌族人的地盘!”苻洪说着,拔出了腰间的佩刀,对手下吩咐道:“马场周围不过五千步卒,而我们有两万骑兵!动作都快点!”

    “首领放心!”

    苻洪带着两万人从高低上冲向马场,马场在河对岸,氐族人选择了一个水位较低之处渡河,水刚刚没过马腿。

    “准备御敌!”马场的守军及时发现了前来偷袭的氐族人。

    “冲!”苻洪当即下令,其手下有的手持火把,有的手持兵刃和弓箭,准备突破马场的围栏。

    就在氐族的兵马离围栏不过数十步远的时候,忽然,“嗖嗖嗖”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了出来,紧接着,氐族人的惨叫着和战马的嘶鸣声传了开来。苻洪连忙勒马停住,仔细一看,不少冲在前面的将士被弩箭射中,那些弩箭远比一般的弓箭箭杆要粗很多,甚至完全可以穿透两个人,威力惊人,就连战马被射中之后,也是直接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“头领!怎么办!他们好像早有准备!”手下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!他们不过区区五千人!快!把围栏拔了!”苻洪根本还没有搞清楚状况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漫山遍野的喊杀声传了过来,原本黑漆漆的马场之中,忽然多出了不少火把,苻洪这才看清楚,原来这诺大的马场,确实是早有准备,而且准备的不止五千人,足足有数万人。

    苻洪见状,知道形势不多,丝毫不打算恋战,连忙对手下吩咐道:“中计!快撤!”

    此时撤退,苻洪不可能再掉头渡河,那样只会等于送死。于是苻洪果断领兵沿河往北行军,企图绕过漳河之后,再向西行进。

    此时天已经黑了,苻洪在发觉冉闵早已于马场设伏之后,便立马撤退,所以两万兵马并没有太大的伤亡。

    “吁~”苻洪忽然勒马停住,似乎觉得有些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头领!”手下气喘吁吁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对劲啊!”苻洪回头看了看马场,又看了看四周,问道:“可曾见到追兵?”

    众人相互看了看,纷纷说道:“没有啊!没有追兵!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!让这帮孙子给耍了!这里哪有什么埋伏,分明是虚张声势,给老子唱了一出空城计!”苻洪说着,又调转马头。

    苻洪警惕的看了看四周,这一次,他并没有急于进攻,而是耐住性子,借着月光,查看着周围的动静。

    就在苻洪觉得一切正常的时候,马场中忽然亮起了火把,紧接着,数以千计的弩箭射了出来,苻洪一看,连忙躲开,同时喊道:“小心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氐族人的东边出现了一支骑兵,铺天盖地而来,苻洪见状,顾不得多想什么,立马喊道:“撤!”

    “快撤!跟着头领走!”手下喊道。

    这一次,苻洪看到的追兵并没有虚张声势,而是对氐族人穷追不舍,由于天黑,苻洪和他的手下并不确定对方到底有多少人,所以并没有仓促应战。然而在仓皇撤退的过程中,苻洪的兵马遭受了部分损失,起码有两千人被追兵斩于马下。

    苻洪带着兵马越过漳河,沿着山脚下行军,行进了大约一个多时辰以后,此时和后方追兵已经拉开了一些距离,但是冉闵的兵马似乎根本没有要停下的意思。忽然,前方路口出现了一队兵马,看不清有多少人。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苻洪会选择从那条没有人的路口逃窜的时候,苻洪却对众人下令道:“冲过去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苻洪的手下乱箭齐发,然后挥舞着手里的马刀,于拦截他们的兵马交起手来。

    “头领,咱们为何不从那条没有人的路逃走?为什么非要在这里拼个你死我活?”手下一边拼杀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个蠢货!越是看起来风平浪静,便越是凶险!你忘了刚刚咱们看到的马场了吗?”苻洪说着,一刀杀死了一个冉闵的手下,又说道:“冉闵就是想把我们往死路上带!老子偏偏不上他的当!放心!这些不过是冉闵用于虚张声势的兵马,拦不住我们的!”

    苻洪说着,对手下喊道:“快!跟我走!不要恋战!”

    果然不出苻洪所料,他们并没有费太多的事情,便冲开了拦截他们的兵马,往西行军。

    “头领,您说的果然没错!从这条路走,是活路,若是从刚刚那条没人的路走,肯定绕进山里去了!到那时,咱们的骑兵便毫无优势了!”手下赞叹道。

    苻洪道抉择无疑是正确的,苟英算到了苻洪偷袭马场可能走的路线,和可能撤退的方向,于是一步一步设置陷阱,想要诱惑苻洪慌不择路,往实现安排好的陷阱里去钻,却没有想到,苻洪会在这样紧张的情况下,还能识破苟英千辛万苦想出来的计策,从而逃出升天。

    “将军,这氐族人太狡猾了,他们好像知道前面有埋伏等着他们!偏偏不从那条死路上走!而是经这条路往北走了!”

    “从这里往北走,可经娘子关再南下太原,往西借道羌族地盘,回到关中!”苟英骑在马背上,说道:“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他们!给朱松报信!我们继续追!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