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八十八章
    氐族人一路逃窜,苻洪的机智让他们暂时脱离了危险,行进了大约两个时辰,跑出去近两百里路的时候,这才停下。苻洪喘着粗气,看了看身后的兵马,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头领,这都是怎么回事啊?咱们千辛万苦想要去抢夺冉闵的战马,却......”

    “给老子闭嘴!”苻洪气冲冲的呵斥道。

    其实苻洪也没有想明白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他谋划依旧,自命这个计划已经天衣无缝,三万匹战马几乎可以说是他的囊中之物了,偏偏在最后关头,出现了意外。

    “可有追兵追上来?”苻洪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头领的话,暂时没有发现有追兵!”手下应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活见鬼!”苻洪气急败坏,下了马,对手下吩咐道:“派出探马!稍作休整再赶路!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苻洪猛的灌了自己一口酒,心里还在盘算着整件事情,难道是冉闵识破了自己的阴谋?不!前前后后,自己调动了万余人,对整个冉魏的属地,发动了数十次的偷袭,早已让冉闵焦头烂额,乱成一团。另外一方面,根据探马得到的消息,马场的守军也有一半人被调去了安阳驻防,在这样的情况下,为何还会有兵马埋伏在马场。

    “难道冉闵真的看穿了我的计谋?”苻洪不禁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头领,接下来怎么办?咱们大费周章了,用了两个月的时间谋划此事,难道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吗?”手下在一旁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到哪里了?”苻洪看了看四周,微微皱眉道:“怎么这个地方看起来有些眼熟?”

    “头领,这里是襄国西北大约三十里处,上次与慕容氏联军攻打冉闵,就在这个地方!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故地重游了!”苻洪站起身,看了看四周,颇为不甘的说道:“说的没错!就这样走了,老子也实在有些不甘心!”

    苻洪想了想,忽然灵机一动,说道:“咱们现在往南走!”

    “往南走?”部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苻洪说着,跨上了自己的战马,对手下说道:“冉闵此时肯定以为我会往北撤退,我偏偏反其道而行之!”

    “可是往南走,除了邺城,还有什么可以成为咱们的目标?邺城有重兵把守,咱们这点人马,根本没有机会的!”

    “动动你的脑子!”苻洪抬手扇在了那人的脑门上,说道:“老子能傻到去攻打邺城吗!”

    “头领......”

    “往南走,还有一个值得去的地方!”苻洪拉了拉马缰绳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?”

    “黎阳!”苻洪诡诈的笑了笑,说道:“一个月前,冉闵刚刚调派了一万兵马驻守黎阳!哪里有粮草,有战马!值得老子跑一趟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朱松带着他的人马,占据了要地,从天黑一直等到黎明时分,却始终没有等来氐族人的踪迹。这时候,一匹快马穿出一片林子,出现在了月光下的山谷之中。

    “统领,有人过来了!”王冲对朱松说道。

    朱松趴在一块巨石后面,探出脑袋看了看,疑惑的问道:“怎么就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好像还是我们的人!”王冲对朱松说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人忽然停下,山脚下传来了马镫碰撞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三长两短,是咱们的人!”王冲确认到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!怎么回事!”朱松吩咐道。

    朱松等人缒绳而下,问道:“来人可是苟英的部下?”

    “统领大人!将军命卑职前来传信,氐族人并未从我们预想的路线撤退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朱松问道:“苻洪往哪边跑了?”

    “往北!现在可能已经过了襄国的地界!”

    “你们将军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正在带兵追击!”

    朱松不禁有些迟疑,王冲则说道:“统领,襄国往北已经不是咱们的地盘,继续追下去,恐怕氐族人会有埋伏,依末将之见,还是就此停下的好!”

    朱松点点头,说道:“我也这样想!”

    那报信之人愣了一下,问道:“您的意思是,不要再追了?可是苟将军还在带人追击敌人!这......”

    朱松看了王冲一眼,说道:“这边地形你熟悉,你带几个人前去探路,追查氐族人的踪迹,我带人跟上!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朱松又对那报信之人说道:“回去禀报你们将军,在没有搞清楚氐族人的状况之前,不要盲目追击!苻洪既然没中计,足见此人诡计多端!切不可大意!”

    “属下记住了!告辞!”

    苟英带人追了一夜,直到大约天亮时分才停下,却始终没有看到氐族人的踪迹,而此时,他们已经追出去数百里。

    “奇怪,怎么追了这么久,还是没有看到氐族人踪迹!”苟英不禁纳闷。

    一旁的手下喘着粗气,说道:“将军,会不会氐族人根本没从这个方向走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他们若是往北撤退,只会从这条路走!”

    “没道理啊!咱们追了一晚上,再不济,一路上也该留下点蛛丝马迹!怎么会......”

    苟英似乎突然想明白了什么,立马对手下吩咐道:“去前面看看,可有兵马走过的痕迹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几个骑兵冲了出去,速度并不快,一路走一路查看,其中人干脆跳下马背,沿途仔细看着地面。大约半柱香之后,几个人回来禀报道:“启禀将军,前面没有骑兵走过的痕迹,甚至连一个马蹄印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糟糕!”苟英连忙调转马头,看了看自己的身后,说道:“中计了!看来氐族人真的没有从这里走!”

    手下问道:“可是您刚刚说了,如果他们往北撤退,只会是从这条路!”

    “这就说明了他们根本没有从这里走过!我们追错方向了!”苟英说着,问手下:“给朱松传信的人回来没有?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这么快!”

    “回头!”苟英对手下吩咐道。

    苟英虽然不知道苻洪到底带着他的人马从哪条路撤退了,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他们追错方向了。

    走到半路,报信的人迎面赶了过来,喊道:“将军!”

    手下连忙问道:“朱松的狼骑尉呢!”

    “回禀将军!”报信的人气喘嘘嘘的勒马挺住,禀报道:“朱统领觉得盲目追下去恐怕有诈,但说是会来与您汇合!”

    苟英不禁叹息道:“朱松这小子比我精明!果然被他说中了!”

    “将军,那咱们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先向陛下禀明现在的情况,我们沿着来的路走,一定能找到氐族人的踪迹!”说完,苟英又吩咐道:“继续赶路!”

    跑出去不到二十里路,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,苟英的手下喊道:“将军!是狼骑尉!朱统领的手下!”

    “去问问!”

    手下骑马迎了上去,与那人交流了一番,报信的狼骑尉扭头便走,手下回来向苟英禀报道:“将军,狼骑尉发现了氐族人的踪迹,已经去追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被朱松发现了?”苟英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是朱统领手下那个叫王冲的小子发现的!据说在襄国西北三十里处附近,发现了大量的马蹄印,朝南边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襄国西北三十里处?”苟英回想了一下,说道:“那不是襄国之战时,与诸胡交战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对!当时陛下带着我们据山坡而守,南北两侧有路可走,往西是山脉,看来氐族人是往南走了!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!”苟英懊恼无比,说道:“快追!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