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九十章
    “但是什么?”冉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前方山高林密,又是深夜,统领担心前方有埋伏,所以责令将士们稍作休整,等探明情况再追!”

    “陛下,从襄国附近追到这里,人马早已累了!就算氐族人现在到了黎阳,咱们的驻守在黎阳的兵马也是以逸待劳!他们未必会有什么胜算!”

    冉闵微微摇头,说道:“未必如此!越是在这种时候,就越要比对手更能忍耐!”

    “陛下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继续行军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后方来人禀报道:“启禀陛下,苟英将军带着他的人马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在哪里?”冉闵语气有些生冷。

    “已经过来了!”

    冉闵回头一看,苟英骑着马赶了过来,还未到跟前,便翻身下马,跑了过来,行礼说道:“拜见陛下!没想到陛下您亲自来了!”

    “朕给你的两万精骑,你似乎什么作用都没发挥出来!”冉闵的话语里,有意思责备味道。

    苟英连忙说道:“陛下恕罪!”

    冉闵看着苟英风尘仆仆的样子,不禁又微微皱眉,问道:“为何这般狼狈!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的话,末将带人追击,多跑了几百里的冤枉路,这才发觉事情不对劲,连忙折返!”

    “混账!你追随二叔多年,论作战经验,远比朱松王冲要丰富的多,居然被氐族人耍的团团转!朕要治你贻误战机之罪!”

    张沐风在一旁劝慰道:“陛下息怒,大敌当前,还是先解决了眼前的麻烦,再责罚苟将军不迟!”

    冉闵瞪了苟英一眼,吩咐道:“令你的兵马稍作休整,然后跟上!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王冲带着几个人徒步探路,一路上小心翼翼。忽然,一个狼骑尉低声说道:“有情况!”

    王冲等人立马站住脚步,警惕的看着四周,王冲问道:“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此时天色将暗,王冲手里举着火把,那人说道:“把火把拿过来!”

    王冲将火把递了上去,那人举着火把,猫着腰,往旁边的林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喂!你干什么!”王冲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那人不说话,忽然站住了脚步,低头不知道捡了什么东西,然后大声说道:“没事没事!刚刚我东西掉了!找到了!”

    “你搞什么?”王冲斥责道。

    那人笑呵呵的说道:“好了,没事了!咱们回去向统领大人复命去吧!”

    王冲不解,压低嗓门斥责道:“你这么大声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走走走!”那人不以为然,拉着王冲就走,忽然低声说了一句:“快走!有埋伏!”

    王冲一愣,那人又对其他人招呼道:“走了走了!回去向统领报信,一切正常!”

    王冲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,但是自己的弟兄都是久经沙场之人,他不会莫名其妙有这等奇怪的行径,于是几个人上马往回走了。

    半路上,那人一言不发,只是一味的抓紧时间赶路,周围的气氛,顿时似乎感觉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过了半个时辰,终于看到了朱松带领的狼骑尉,这人总算松了口气,说道:“统领!前面有情况!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朱松连忙勒马停住。

    “前方有埋伏!”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刚刚你让我们走,难道是发现了周围有埋伏?”王冲问道。

    朱松有些糊涂了,问道:“怎么?你们还没有搞清楚?”

    “卑职确定,前面的林子里,一定有伏兵!”那人回头看了一眼,又说道:“虽然地上的马蹄印还在,但是道路两旁有不少树枝草木被踩踏剐蹭的痕迹!”

    “这说不定是氐族人的兵马走过时候留下的!”王冲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我从长在山里,自由打猎,对于追踪猎物非常熟悉,那个合计绝对是人留下的!若是战马走过,怎会没有马蹄印?而且我仔细看过,那些痕迹显示,他们是往林子里去了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吗?”朱松问道。

    “卑职确定!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,但是应该不是咱们自己人!”

    朱松默默点头,对身边一个人吩咐道:“立刻给陛下报信!”

    “陛下亲自来了?”王冲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苻洪带着他的人,躲在林子里,手下低声问道:“头领,咱们等了一个时辰了,冉闵的人真的会来吗?”

    “肯定!”苻洪低声说道:“咱们的探马早已来报,后方有追兵!在这个地方,除了是冉闵的兵马,还能是谁?以冉闵的机智,他一定会猜到我们想攻打黎阳!冉闵年轻气盛,说不定他还会亲自带兵来!这里山高林密,正是伏击他们的好地方!”

    这时候,一阵“悉悉索索”的声音传来,苻洪回头一看,一名手下前来报信。

    “头领,刚刚来了几个可疑之人,应该是后方追兵的探马!”

    “他们可曾发觉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!弟兄们都隐藏的很好,他们已经回去报信了!应该过不了多久,就会有大部队到来!”

    苻洪颇为得意,说道:“原本老子打算偷袭黎阳,不曾想冉闵的部下之中,居然有人能识破我的计谋,发现了咱们的踪迹!既然如此,那就改变策略,等着他们来送死!也不枉老子费了这么多脚力。”

    “头领英明!”

    “好了!别拍马屁!去检查一下,前面的路障都设好了没有!”

    “头领,刚刚小人去看过了!路障没有问题,保证能把他们活活堵死!”

    “哼!老子吩咐你的事情,办妥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回头领的话,办妥了,上面写着,尔等小贼死于此地!”手下应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马陵之战,孙膑也是用这样的招数射杀了庞涓,今日若是冉闵亲自来,他便是第二个庞涓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冉闵听完朱松的禀报,说道:“看来苻洪已经知道了他的身后有追兵!沿途肯定设下了埋伏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也是这样担心,所以不敢冒进,还请陛下定夺!”朱松说道。

    “苟英!”冉闵喊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豫州的地形熟悉吗?”冉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熟悉!末将就是豫州人!”苟英答道。

    “朕记得,豫州往西北有条河,叫做荆河,对吗?”冉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说的没错!”

    “自豫州往西,经过雍州地界,可回关中,这是最快的一条路!”冉闵看着苟英,说道:“临近雍州,荆河之畔,有一处河谷,早已干涸,你带上你的部下一万人去那里等着苻洪!两日之内,他一定会从那里走!”

    虽然苟英还不明白冉闵的意思,但是没有质疑,行礼说道: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“记住,绕道而行,不要留下痕迹让苻洪发现!”冉闵叮嘱道。

    苟英点点头:“末将明白!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,不要再叫朕失望!”冉闵忽然又加重了语气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苟英带人走后,薛赞忍不住问道:“陛下,让苟英去豫州埋伏,难道您料定苻洪会从那里撤退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冉闵点点头,对朱松吩咐道:“派你手下的人,绕道去黎阳,给黎阳的守军传信,要他们明日寅时一刻,与朕夹击苻洪兵马!”

    “末将明白!”

    说完朱松对王冲使了个眼色,王冲立刻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大军后撤十里宿营,不得生火,不得发出任何声音!明日寅时再行动!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