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九十一章
    苻洪和他的兵马,一直等到深夜,却始终没有等到一兵一卒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为何不见冉闵的兵马过来?”苻洪开始起了疑心。

    “该不会是他们发现了咱们吧?”手下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苻洪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......”

    “派人去查探一下情况!速速来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又等了一个多时辰,前去查探情况的人却始终没有回来,苻洪的手下又说道:“头领,一个时辰过去了,派出去的人还没回来,难道冉闵的兵马不来了?”

    “他们明知道我要偷袭黎阳,却不来支援,莫非是绕道赶赴黎阳,在那里等着我们了?”苻洪不禁有些疑惑,又说道:“但是从此处走,是去黎阳最近的一条路,若是绕远,除非是识破了我的计谋,知道这里有埋伏!”

    “我们派人驱马南下,一路上都留下了马蹄印,他们没有道理会发现此处有埋伏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前去查探情况的人终于赶了回来,手下急忙禀报:“头领,有消息了!”

    苻洪站起身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回头领的话,冉闵的兵马驻扎在四十里外,没有前进!”

    苻洪问道:“他们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看不清,黑漆漆的,没有搭建帐篷,也没有点篝火,不知道有多少兵马!”

    “看来他们也担心有埋伏,不敢前进!”手下对苻洪说道。

    苻洪摇摇头,说道:“这件事有些奇怪!按理说,他们应该火速出兵支援黎阳才是,难道这里面又有冉闵的什么阴谋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!头领您想想,他们从襄国一直追到这里,早已人困马乏,此处山高林密,自然不敢冒进。或许是想稍作休整再赶路!咱们不如再等等!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辰了?”苻洪问道。

    “丑时三刻,快寅时了!”

    “白等了一晚上!”苻洪有些丧气,对手下说道:“吩咐下去,让弟兄们稍稍休息一会儿,半个时辰之后,再等不到,我们就撤!”

    “撤?不打黎阳了吗?”

    苻洪摇摇头,说道:“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!先撤为妙!”

    春日的凌晨,还有一丝寒意,一个氐族人迷迷糊糊的趴在草窝里,身体蜷缩着,不敢入睡太深。

    忽然,他隐约察觉到了一些“淅淅索索”的动静,于是连忙握紧了手里的刀,想要起身看一看四周的情况,却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一只强有力的手直接按住了他的脑袋,死死的摁在土里,他挣扎着想要呼喊附近的族人来帮忙,却顿感脖子一凉,紧接着,他的手脚不听使唤,想要发出声音,却几乎连自己都听不到。

    原来此时狼骑尉已经悄悄摸了上来,一刀扎断了他的颈椎,结果了那个氐族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天还没亮,但是隐约已经看得清十步以外。睁大眼睛等了一夜的氐族人,早已人困马乏,就在他们刚刚迷迷糊糊的想要休息一会儿的时候,死神临到了他们的头上。狼骑尉无声无息的将氐族人一个接一个的悄悄干掉。

    苻洪两眼布满血丝,他丝毫没有睡意,这种过分的安静,让他心神不宁。他抬头看了看天空,低声说道:“撤!”

    手下立马回应道:“头领,现在就撤吗?”

    “对!再等下去也已经没有意义!恐怕反而会中了冉闵的奸计!快!传令下去!抓紧时间!”苻洪说着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苻洪回过头,隐约看到了林子里有几个身影快速穿梭,他第一时间反应过来,拿起身边的弓箭,不管三七二十一开弓便射,同时喊道:“有敌军!”

    苻洪的喊声,把氐族人从迷糊中惊醒过来。见氐族人发现了自己的行踪,狼骑尉和冉闵的其他兵马果断出击,林子里顿时乱成一团,冉闵的兵马首先在气势上,已经胜过了氐族人。

    苻洪虽然及时发觉了敌人的存在,但是冉闵的兵马已经站得了先机,混乱之中,苻洪的手下多次组织兵马抵抗,且战且退,但是一天两夜未睡,原本在体力上已经有些不济。另一方面,冉闵兵马的突然袭击,让他们猝不及防,所以战斗从一开始,就是一边倒的状态。

    苻洪并不知道这四面八方到底有多少冉闵的兵马,但是他知道,形势对他不妙,果断带人往林子外撤。

    由于山高林密,冉闵手头能调动的兵马,也不过仅仅两万人,根本不可能在树林子里将两万多的氐族人全歼。所以尽管狼骑尉和其他人都拼尽全力,但是还是有一万多人成功逃脱了。

    冉闵在得知苻洪逃脱的消息之后,亲自带人追击。连续多日的长途跋涉,双方都已精疲力尽,对于苻洪来说,无论如何他都不能随意停下,因为他知道,这一刻他停下休息,下一刻死亡或许就要来临。

    第二天日落时分,冉闵终于停止了追击,探马前来禀报道:“启禀陛下,氐族人已经渡过了荆河,即将进入雍州的地界!”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今晚在此宿营!”冉闵对手下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还有一个情况!”探马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冉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氐族人渡河以后,毁掉了河上的桥,我军恐怕要绕道而行!”

    冉闵微微皱眉,说道:“这苻洪还真是够谨慎的!”

    “需要绕行多远?”张沐风问道。

    “卑职问了附近的一个渔户,大约要沿荆河往西南方向三百里,才有另外一座桥。”

    张沐风大致算了算,对冉闵说道:“陛下,这样一来,我们可就落后苻洪整整一日的路程了!”

    “若是如此,就看苟英能不能把苻洪拿下了。”冉闵坐在河边,看着对岸说道。

    “粗略算一算时间,苟英的人马比苻洪快了一日路程,但是如果从西南路绕道,则时间上差不多!”

    “这就得看苟英能不能抢在苻洪之前到达河谷设伏了!如果苟英能先到,那就有机会干掉苻洪,否则便是功亏一篑!”

    “依末将看,为保周全,恐怕还得率军支援!”朱松站起身,对冉闵行礼说道:“末将斗胆进言,陛下九五之尊,还是就此率军折返,由末将带人前去支援!”

    冉闵摇摇头,对朱松说道:“你应该看得出来,苻洪不是个好对付的人!论计谋,你可有把握胜他?”

    朱松咬咬牙:“没有……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