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九十二章
    渡过荆河之后,狂奔了几十里路,苻洪这才敢让大军停下。苻洪有些狼狈,他回头看了看自己的人马,整整三万人东进,如今只剩下勉强一万人。

    “自起兵成事以来,还未曾有过如此败绩!真是毕生之愧!”苻洪不禁丧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氐族人死里逃生,转战多日毫无战果,还损兵折将,此时士气低落,将士们个个如同丧家之犬。

    “头领,渡河的桥已经被我们毁了,冉闵想要追上我们是不可能的!您就放心吧!”

    “放心?”苻洪狠狠的将手里的刀插在地里,说道:“荆河又不是天堑!你以为能拦得住冉闵?”

    手下们都不说话,苻洪又说道:“只能说,我们是可以稍稍休整一下,喘口气!”

    “咱们已经进入雍州的地界,冉魏绝对不敢贸然追击!快马一日路程,便是咱们的地界,头领......”

    苻洪摆摆手,说道:“不!不可大意!经此一役,我对冉闵这小子不得不刮目相看!在没有回到关中之前,千万不能觉得自己已经安全!”

    “头领,末将不明白,冉闵到底是如何能够一步步算计到您的计划的!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比我想像的更难对付!难怪鲜卑人和石鉴那小子联手也没能打败他!”

    “不过冉魏所占的地盘就那么点大,头领,咱们氐族人还有机会!”

    苻洪点点头,说道:“让鲜卑人和冉闵去拼个你死我活吧!氐族人坐山观虎斗,等他们两败俱伤,我们再......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探马回来喊道:“头领!有情况!”

    苻洪立马从地上站了起来,那人勒马停住,禀报道:“头领!小人探查到对面冉闵的兵马已经沿河南下,似乎有所行动。”

    苻洪一听,知道冉闵并未放弃追击,当即下令:“传令下去!即刻动身回关中!一刻都不要耽搁!”

    “可是头领,将士们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好好休息了!这......”

    苻洪转身上马,呵斥道:“再休息下去,恐怕就得死在这里了!别废话!快!”

    氐族人在疲惫不堪的情况下匆忙赶路,却不知,死亡就在前方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时分,苟英经过长途跋涉,终于来到了指定的低点,而此时,他和他手下的两万兵马,此时已经几乎累的要吐血。

    “将军......”手下喘着粗气,艰难的说道:“弟兄们累的快吐血了!这......”

    苟英也喘着粗气,说道:“按照陛下的安排,我们已经提前到了!”

    苟英说着,站了起来,看着上气不接下气的众将士,吩咐道:“弟兄们!再坚持一下!如果不能拦住氐族人!便无法向陛下和大魏的百姓交代!咱们南征北战这么多年!什么样的苦没有吃过!都挺起腰板来!”

    “将军,氐族人应该不会那么快到!按照正常的速度,起码也要到今晚子时前后!现在弟兄们都累成这样了,还是休整一下吧!否则氐族人来了,我们哪还有力气与他们作战?”

    “不......”苟英摇摇头,看了看四周,说道:“不行!必须再忍耐一下!”

    苟英说着,将战马交给手下,他走在干涸的河谷之中,查看四周的地势。河谷中间地势较低,四周长着繁茂的树木,枝叶遮挡着,如同屏障一般,乍一看就是一个普通的山谷。

    “派人看过没有!这条河谷有多长?”苟英问道。

    “从地图上看,这河谷起码十几里长,呈东西走向。已经派人去打探情况,稍后应该就会有消息。”

    苟英停下脚步,抬头看了看阴霾的天气,说道:“看样子,马上就要下雨了!”

    “将军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还是用老办法,堵住河谷的出口,设伏两边,等氐族人进入河谷,就将入口也扎起来,关门打狗!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天马上就要下雨了,火攻恐怕行不通了!”

    苟英蹲下来看了看地上的土壤,抓了一把,捏了捏,对手下说道:“这场雨若是要下,就得下大一点!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手下不解。

    大雨之后,这里必定因为土质疏松而变得泥泞不堪,战马难以奔驰,氐族人的战马如果进了这河谷,想要冲出去,便是难上加难!

    手下点点头,苟英又吩咐道:“传令下去!让将士们抓紧时间占领两边高地,将出口堵死!”

    手下无奈的应道: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苟英转身对身边的几个部下说道:“诸位,咱们追随大将军多年,多少场恶战硬战都挺过来了!前日陛下所说的话,诸位或许没有听明白,那已经是一种斥责!若是此次我们还让陛下失望,恐怕无颜再见圣上!也无颜再见九泉之下的李将军!”

    听到苟英提起了李昌和王世成,众人无不肃穆,他们干裂的嘴唇都被咬出了血,连日的奔波让所有人都狼狈不堪,脸上早已是尘土满面。

    “末将谨遵将令!”众人齐声说道。

    一声春雷在天空炸响,苟英从迷迷糊糊中突然惊醒,此时天色微暗,已经下起了大雨。

    “我睡了多久?什么时辰了!”苟英揉揉眼睛,问身边的部下。

    “将军,才过去一个时辰,现在刚刚申时左右!”手下说道。

    苟英看了看躲在树林里的众将士,不少人已经昏昏沉沉的睡着,他站起身,看着空旷的河谷,又看看远方,说道:“趁着氐族人还没到,刚好让弟兄们休息一会儿!只不过,这条件确实艰苦了一些!”

    “弟兄们都带着毛毡,可以遮风挡雨!”

    “都别睡太死!派人盯着,氐族人一旦出现,要第一时间做出反应!”苟英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将军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头领!下大雨了!”苻洪的手下喊道。

    苻洪抬头看了看天,心中骂道:该死的,天不助我,偏偏在这个时候下雨!

    “要下令宿营吗?”手下问道。

    此时天已经黑了,又下着大雨,道路泥泞,战马根本跑不起来。连日来苻洪转战数千里,尽管这是整个关中最精悍的马匹,但是这几天折腾下来,战马都几乎瘦了一圈,此时马力羸弱,苻洪也并非不想休息。可是想到冉闵的追兵可能随时会出现在面前,苻洪还是咬咬牙,对手下吩咐道:“再坚持一下!过了前面的河谷,临近我们的地盘,再休整不迟!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万余氐族残兵,冒雨夜行,此时疲劳和困倦折磨着每一个人,但是没有苻洪的命令,无人敢擅自下马休息。一路上,有些人因为体力不支,直接从马上载在了地上,直接昏睡过去,旁边的人无奈将其抬了起来,扶上马背,牵着马继续赶路。活着回去,成了支撑所有人继续赶路的最大动力。

    在泥泞中艰难跋涉了数十里之后,终于到达了苻洪口中所说的河谷。尽管时值春天,但是深夜的这场雨,已然把所有人浇了个透心凉。火把是点不着的,所有人抹黑前进,紧张和不安笼罩着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苻洪知道,这个地方不是什么好地方,容易埋藏伏兵,所以他对手下吩咐道:“快速穿过,不要耽搁!等过了这条河谷,离咱们的地界就远了!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