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九十四章
    众人愕然,冉闵对苟英说道:“但是......你两次放跑了苻洪,纵然杀敌有功,也是罪责难逃!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苟英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希望朕怎么罚你!”冉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听凭陛下发落!”苟英叩首说道。

    冉闵站起身,看了看四周站立的将士,沉默了许久,终于缓缓说道:“班师,回邺城!”

    冉闵的这个反应,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,朱松和薛赞等人,皆以为苟英会平安无事,无不替他松了口气,唯独张沐风看着冉闵严肃的模样,觉得事情并没有过去。

    苻洪死了,或许他的伤确实重到无法医治,但是却是死在了麻秋手里,那个曾经多次拼死护卫他脱险的部下手里。苻健站在一旁,看着双目微闭的苻洪,痛哭流涕道:“父亲!没想到......您走的这么突然!”

    旁边的几个臣子,无不低着头,不敢直视苻健,任凭他自有表演。麻秋跪在苻洪的床榻边,也低着头,心中百般不安,苻健的这般自我陶醉,看似悲伤至极的哭喊,在麻秋看来,令人不寒而栗。麻秋不由得手心有些冒出冷汗,却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苻健通过极端的手段,得到了氐族的头领之位,掌握了关陇之地所有的兵马,而苻洪已死的这个消息,也很快传到了邺城。

    苟英在回到邺城以后,便被调离了原先的将位,被罚作冉闵的执戟郎,众将之间虽然颇有微词,但是苟英连续两次错失战机,没有抓住苻洪,也确实有罪过,因而对于冉闵的这个决定,也都不敢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天中午,冉闵正在看着石欣的画像,殿外来了一人,此人正是徐三。

    “徐三哥。”苟英见到徐三,情绪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徐三点点头,拍了拍苟英的肩膀,说道:“机会来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机会?”苟英不解。

    徐三神秘的笑了笑,问道陆安:“陛下在吗?”

    陆安答道:“陛下在里面,但是不让人打扰!好像在看娘娘的画像!您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徐三叹了口气,说道:“是好消息,烦劳通报一声!”

    “好消息?什么好消息?”陆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苻洪死了!”

    陆安一听,立马对徐三说道:“您稍后!”

    冉闵站在石欣的画像前,呆呆的看着,这时候,陆安进来了,还未开口,冉闵便说道:“朕已经说过,不许任何人来打扰!”

    “陛下......徐三带来了好消息!奴才听了,觉得有必要向您禀报!”

    冉闵转过身,问道:“什么好消息?”

    “苻洪死了!”

    冉闵一听,脸色微变,吩咐道:“宣!”

    陆安笑着应道:“是!”

    徐三快步走进大殿,双手捧着一封书信,行礼说道:“陛下!这是蒙泰派人六百里加急送回的消息!您过目!”

    陆安将书信接过,递给了冉闵,冉闵一边拆阅,一边问道:“什么时候送来的?”

    “半个多时辰前,臣收到之后,便立马进宫来了!”

    冉闵看着书信上的内容,不禁皱眉,说道:“这苻洪是伤中而死?”

    徐三点点头,说道:“送信之人说,当日河谷一战,苻洪在其手下的拼死护卫之下,侥幸逃脱,但是却也身负重伤,咱们的将士,不知是哪位,一箭射中了他的胸口,回到函谷关之后的第二天,便气绝身亡了!”

    冉闵看了一眼徐三,大致也猜到了徐三的心思,问道:“你这么着急忙慌的把这信送来,是为了苟英吧!”

    徐三有些尴尬,跪地说道:“陛下英明!什么事都瞒不过您的眼睛!”

    “呵呵!你们兄弟情深,朕当然想得到!”冉闵又看了看书信,说道:“朕看着信中说道,苻洪的三子苻健,夺得了首领之位?”

    “没错!正是这苻健!”徐三点点头,又说道:“他杀了他所有的兄弟,把持了氐族在关陇之地的所有兵马,那些苻洪的老部下,自然也就无人敢有异议了!”

    “石鉴,苻健,果然叫什么健的,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个个杀兄弟来夺位!畜生不如!”冉闵唾弃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苻洪死了,这氐族恐怕短时间之内,会消停一下!这对于咱们大魏来说,也算是个好事情!”

    冉闵忍不住笑了笑,上前对徐三说道:“起来吧,徐三叔!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里话外,都是希望朕赦免苟英,对吗!”

    徐三应道:“虽然没有当场捉拿到苻洪,但是好歹也算是苟英带人杀了他!多少有些功劳,陛下何不念及这个,宽恕了苟英?毕竟如今的大魏,正是用人之际,苟英随大将军南征北战二十年,是个不可多得的将才!当一个区区执戟郎,多少有些屈才了!”

    “朕以前怎么没发现您这么能说会道?”冉闵不禁对徐三的言谈有些吃惊,问道:“您这番说辞,是哪位指点的?”

    徐三一愣,有些支支吾吾,说道:“没......没人指点,这都是臣的真心话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是秦先生,就是三叔吧?”冉闵追问道。

    徐三有些尴尬的笑了笑,没有吱声。

    “陆安!”

    “奴才在!”

    “传朕旨意!令苟英官复原职,但需罚奉三个月!”

    “奴才遵旨!”

    冉闵摆摆手,对陆安吩咐道:“去办吧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冉闵对徐三招招手,说道:“您来的正好,有些事情问问您!过来坐下说!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徐三应道。

    冉闵坐定,问道:“三叔怎么样了?这大半个月来,听说他还是足不出户,不见任何人!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的话,倒也不是谁都不见,臣去拜访过两次,都见到他了!只是整个人都瘦了一圈,精神有些颓废,毕竟两位兄长先后离世,对他的打击还是很大!”

    冉闵叹了口气,说道:“二叔和父亲都是力战而亡,从军之人能落得如此结局,算是莫大的荣耀了!起码没有做俘虏!”

    “李将军是难得的猛将,他的陨落,不得不说是大魏的损失......”徐三有些伤感的抹了抹眼泪,说道:“当年与匈奴大战,现在还活着的,也就是不到百人了!不知何日才能收复旧山河!”

    “近一年来,经历大小数十战,尽管收复了部分土地,却也是损失惨重。”冉闵的神色有些凝重,对徐三说道:“不瞒您说,自父亲走后,朕已经多少个日夜没有睡安稳过了!”

    “您还是要保重身体!您可是所有大魏子民的希望!”

    “大魏面临的形势,实在是太严峻了!”冉闵颇为无奈,又说道:“您应该知道,如今我们所占之地,属民区区百万多点,能征调的兵马,如今也只有十万之众,可是胡人兵马数十万,占地多我们数十倍!这......朕倍感压力!”

    “徐三没有什么本事,在这些问题上,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办法来!只恨自己才能不够!无法替陛下分忧解难......”

    冉闵摆摆手,说道:“算了算了......难得见您一次,就不说这些了!”

    “趁着今日有空,陛下何不去看看王将军?”徐三提议道。

    冉闵微微点头,说道:“也好!三叔也不能一直这样沉沦下去!诸多军国大事,还需要他替朕分忧!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