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九十五章
    冉闵刚刚出宫,一人起码拦住了车马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李大叔?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张沐风一眼认出了来人正是李大魁。

    李大魁匆忙下马,这时候,冉闵掀开帘子,见李大魁跪在马车前,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李大魁说道:“陛下!秦先生他......他快不行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冉闵大吃一惊,从马车上跳了下来,问道:“半个月前,我刚刚去看过先生,说是仅仅感染了风寒,现在为何......”

    李大魁几乎落泪,说道:“您快去看看吧!先生想要见您一面......”

    冉闵一听这话,有些急了,手下识趣的牵来一匹马,冉闵二话不说,策马直奔秦怀山的府邸去了。

    待冉闵赶到之时,秦怀山还吊着一口气,秦婉在一旁默默流泪,一言不发,早已哭成了泪人,见冉闵到来,连忙行礼。

    “起来!”冉闵拍了拍秦婉,也顾不得多说什么,连忙来到秦怀山的床前。

    “陛下......”秦怀山缓缓睁开眼,右手动了动。

    冉闵紧紧抓住了秦怀山的手,说道:“先生,朕在这里!不是说只是感染风寒吗?怎么会这样......”

    “老臣欺君了......陛下恕罪......”

    冉闵眉头紧锁,他看着秦怀山,短短半个多月,秦怀山形容枯槁,脸上没有一丝血色,看起来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。冉闵甚是心痛,问道:“先生为何瞒着不说!早知你身体不好,朕一定让太医给你用最好的药!说什么也得把你治好!”

    秦怀山摇摇头,说道:“没用的......这是多年旧疾,老臣自知劫数难逃,唯一放心不下的,便是陛下......”

    秦怀山说着,流下了两行老泪,又缓缓说道:“老臣怕是不能替陛下分忧解难了......”

    冉闵转过脸,对张沐风吩咐道:“宣太医!快!”

    “不!陛下......”秦怀山话还没说完,又剧烈的咳嗽起来,一旁侍奉的下人连忙转身,将一碗药端了过来。

    秦怀山推却了,他自知自己的命数,在努力平复之后,秦怀山艰难的对冉闵说道:“老臣有几句话想对陛下说......”

    冉闵点点头,对手下吩咐道:“都出去!”

    秦婉和众人准备离开,秦怀山眼眸微动,看着秦婉,冉闵心领意会,又吩咐道:“婉儿你留下!”

    秦婉点点头,站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陛下之大业,艰难万分......诸胡皆虎狼之心,绝非可以联合或者信任之对象。”秦怀山说着,艰难的喘了几口气,右手不由得抓紧了冉闵的手,左手从被褥下面取出了一封文牒,说道:“这是老朽能为陛下做的最后一件事了......上面是老朽的一些浅见......”

    “先生!”冉闵感动流泪,郑重的接过了那封文牒,点了点头,说道:“先生为了大魏,鞠躬尽瘁!这份心意!冉闵替大魏的百姓多谢先生!”

    “婉儿......”

    秦怀山的声音越发虚弱,眼神也开始有些涣散无神。

    “爹!女儿在呢!”秦婉哭着跪在秦怀山的床塌边,紧紧的抓着秦怀山的手腕,她这才发现,在她没有见到自己父亲的日子里,秦怀山早已病入膏肓,那胳膊细的如同一根麻花棒子一般。

    秦婉止不住的流泪,秦怀山嘴巴微张,嗫嚅着动了几下,却没有能发出半点声音,临了,他的最后一句话,只是一句“婉儿”,那是他心爱的女儿的名字。这简短的两个字,却是秦怀山道不尽的父爱,也是他的遗憾。

    “爹!”秦婉看着自己的父亲终究停止了呼吸,双目微微闭上,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一旁的冉闵看着秦怀山就这样在自己的眼前离去,他的心情万般复杂。

    至亲之人接连离他而去,这对于冉闵来说,绝非一般的打击。李昌和秦怀山,作为冉魏政权的顶尖武将和头号智囊,他们二人的离去,让冉闵对于大魏的未来,更加担忧。尽管他对于驱逐胡人,收复河山的愿望越发坚定,但是他的把握却越来越小,甚至......他会犹豫。

    冉闵走出秦怀山的屋子,李顺和李大魁以及一直照顾秦怀山的那个下人就在门口跪着,似乎是要向冉闵请罪。

    “先生的病,你们知道吗?”冉闵淡淡的问了一句,眼神中满是哀伤。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老臣知道......”李顺哽咽着说道。

    冉闵听了有些恼怒,问那下人:“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那下人点点头,一边抹眼泪,一边说道:“嗯......小人知道......”

    “知道你们为何不早点禀报!”冉闵几乎是咆哮着冲三人喊道。

    “先生不让小人说出去......”那下人说道。

    李大魁解释道:“上次陛下来的时候,父亲原本想找机会告诉您,可是氐族人忽然入侵,也就没有机会了。等您带兵从雍州回来,也一直没有机会见到您,所以......”

    “朕不在,陆安不在吗?秦姑娘不在吗?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!”冉闵痛斥三人。

    李顺老泪纵横,点点头,说道:“陛下骂的对......老臣确实不该听秦老弟的话,替他瞒着您......可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可是老弟他说的对啊,如今的大魏,四面都是敌人,百废待兴,军国之事已经让您焦头烂额,我们俩实在不忍心再去让您分神,给您添乱了......”李顺又抹了抹眼泪,说道:“当年的乞活军就剩下我俩,如果有一天,老仆我将要去见冉将军,老仆也绝不会打扰陛下您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您知道朕不是这个意思!”冉闵又气又恼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这时候,张沐风在一旁说道:“老爷子,陛下的意思是,如果先生病重的事情早些禀报上去,让太医给先生好好调理,说不定还不会有事!”

    “不瞒陛下,臣这些天陪着父亲日日与秦叔作伴,对秦叔的病情也有所了解,好几个大夫都来看过,说那是多年的旧疾,根本无法医治,能活到今日都已经是老天垂怜。”

    李顺父子二人的话,让冉闵无法怪罪他们,当然,冉闵心里也很清楚,这也确实怪不得他们二人,他的怒火,其实更多的哀伤,以及失去这样一个得力助手的痛心。

    冉闵摆摆手,神情沮丧的走到院子里,说道:“算了......算了......都起来吧......”

    众人沉默了许久,屋里的秦婉也依旧抓着秦怀山的手,始终不肯松开。冉闵缓缓开口道:“陆安......”

    “奴才在!”

    “先生在时,未及加封。现追封先生为定安候,以三公之礼厚葬!”冉闵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奴才记住了!”

    “后事由你和李大魁负责操办!务必风光一些!”冉闵又叮嘱道。

    李大魁连忙应声:“臣领旨!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