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九十六章
    自襄国之战以后,冉魏政权不再发动任何主动进攻,因为冉闵深刻的意识到,当初王世成的建议是对的。无论是从民力,兵力,财力等方面来说,冉魏都是不如诸胡的,在这样悬殊的情况下,贸然发起战争,无疑是错误的选择,然而,这也是冉闵在襄国之战中,折损半数兵力而获得的教训。

    李昌和秦怀山的相继离世,也让冉闵实力大打折扣,失去了秦怀山这个唯一的智囊,冉闵的整体谋略上,便已逊了一筹。当然,冉闵也知道要高举义旗,招纳人才,然而此时的北方之地,士族大家要么死尽,要么逃至南晋,偏安一隅去了。整个北方,真正有定国安邦之才能的,或许只能靠天赐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种内忧外患的情况,冉魏政权如同瀚海中的一叶扁舟,艰难而顽强的存活着,没前进一步,都万般艰难。风雨愈加猛烈,作为掌舵人的冉闵,依旧坚定如故,原先的犹豫依旧消散,他知道,软弱换来的,只能是屈辱,哪怕粉身碎骨,也要轰轰烈烈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鲜卑和氐族人多次发动侵袭,却始终不与冉闵大规模作战,冉魏有生力量,在一点一滴中被消耗。

    “干娘......父皇怎么还不回来?”冉智咿咿呀呀的说道。

    秦婉将冉智揽在怀中,看着西下的太阳,说道:“父皇在外领兵作战,等仗打完了,便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打仗呢?”

    看着冉智那稚嫩的脸庞,秦婉微微一笑,捏了捏他的脸蛋,说道:“因为有人想毁了我们的家园,让我们都无家可归,父皇要保护我们!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坏人!”冉智嘟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!他们都是坏人!智儿最乖了!”秦婉抚摸着冉智的头,温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等智儿长大了,智儿要保护干娘,跟着父皇一起打败这些坏人!”

    “好!好智儿!干娘就知道你是男子汉大丈夫!”秦婉说着,一把冉智抱在怀中,亲吻了一吓他的额头,心中却在担心着冉闵的安危。

    “秦姑娘!”陆安站在远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秦婉抬起头,见陆安远远的站着,便起身,对身边的婢女吩咐道:“照顾好公子!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干娘您去哪里?”冉智有些不开心。

    “干娘有点事,马上就回来,智儿先跟姐姐回屋去,听话好吗?”

    “那您快点回来,智儿背书给您听!”冉智的模样天真烂漫,让人喜爱非常。

    秦婉点点头,说道:“好!干娘一会儿就回来!”

    婢女带着冉智离去,秦婉朝陆安走了过来,问道:“陛下可有消息回来?”

    陆安点点头,脸色却有些严峻,似乎心情沉重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秦婉有些焦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陆安说道:“前方战报,鲜卑慕容氏十五万兵马南下,陛下已率军北上,但是所带兵马,不过三万多人!”

    秦婉大惊,问道:“鲜卑人怎么又来了?陛下不是在雍州与氐族人作战吗?”

    陆安摇摇头,说道:“不清楚,可能是慕容氏得知了我们现在的境地,所以迫不及待的想要趁火打劫吧!”

    “那雍州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王世成将军亲自坐镇指挥,但是我军的精锐骑兵都被陛下带走,王将军手下多以步卒为主,陛下要他坚守不出,等解除了大魏北边的威胁,再挥师南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只有区区三万多人,如何能抵挡得住十几万的兵马?”秦婉虽然不懂打仗,但是知道这兵力悬殊,恐怕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陆安咬咬牙,说道:“陛下有神明护佑,不会有事!咱们就安心等着陛下凯旋的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尽管陆安这样劝慰秦婉,但是陆安心中也清楚的很,冉闵所面临的形势,已经越来越严峻,他也十分担心冉闵的处境,可是......

    “陛下可有书信回来?”秦婉又问道。

    陆安摇摇头:“还没有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......”秦婉脸色很难看,她正要转身离去,忽然又停下脚步,对陆安嘱托道:“这个消息,先别传出去!免得人心不稳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!”陆安点点头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连续的征战,冉闵的容貌已改,不再是当年那英气勃发的模样,脸上是风霜烈日留下的痕迹,多了一分老气,却也添了一分稳重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一骑快马飞奔而来。

    “找到慕容恪的大军没有!”冉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慕容恪的兵马已经抵达冀州,不日将会南下!”探马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冀州......”冉闵想了想,说道:“自冀州南下,昌城一定是他们的首要目标!”

    “陛下,是否直接去昌城应敌?”手下问道。

    冉闵摇摇头,说道:“鲜卑人有兵马十五万,一路南下,此时必定士气如虹,我们只有三万多兵马,此时与之正面交战,非明智之举。”

    朱松说道:“陛下说的对,以少打多,只能用巧劲,绝对不能蛮干!”

    冉闵点点头,说道:“你说到点子上了!此战只能智取!”

    “不如我们炒了他们的后路,断其粮草,乱其军心,然后趁乱下手!不知陛下意下如何?”张沐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主意!”冉闵微微一笑,说道:“传令下去,取道冀州,直插鲜卑人的后方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时值阳春三月,本该天朗气清,却是阴霾千里,不见太阳,整个北方似乎都笼罩着压抑的气息。

    冉闵带着三万四千精锐骑兵,星夜兼程,很快便抵达冀州境内,而此时,慕容恪与慕容评并没有发觉冉闵就在他们百里左右的地方。

    自辽东过幽州,十五万兵马浩浩荡荡,骑兵,步卒,辎重粮草,部队延绵数十里,锋芒尽露。

    鲜卑人在冀州驻扎数日,并未即刻南下,而是派出了探马,前去打探冉闵兵马的动向,一连数日,竟然没有半点音讯,这倒是让慕容评顿时陷入了莫名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找不到冉闵的军队?”慕容恪有些奇怪,说道:“咱们十五万兵马南下,那冉闵难道就一点危机感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慕容评摆摆手,说道:“邯郸和昌城等地的守军,加起来不过三万之众,就这人马,还不够我们十五万人塞牙缝的!冉闵不可能无动于衷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距离我们最近的地方就是昌城,傻子都知道,我们一旦出动兵马,昌城必定是首当其冲,但是至今都看不到冉闵的兵马,这真是见了鬼了!”

    慕容评不说话,自顾自的看着地图,也不理会慕容恪。

    “喂,我跟你说话呢!我就不明白了,咱们怎么多人马,为何不直接攻下昌城?要驻扎在这里等,等什么?有什么可等的?”

    “等冉闵主动出击!”慕容评淡淡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先拿下他的城池岂不是更好吗?”

    “冉闵只要活着一天,便是祸害,相比冉闵的性命,小小的昌城何足挂齿?只要冉闵死了,无论是昌城,还是邯郸,又或者邺城,都唾手可得!”

    慕容恪冷笑一声,说道:“冉闵又不是傻子,他现在能够调用的兵马,最多不会超过四万人,我们四倍于他的兵力,他怎么可能傻到主动出击?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是太不了解冉闵了!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