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九十八章
    冉闵兵马的左右两翼,即将成为鲜卑骑兵的攻击目标,与此同时,正面的步卒方阵推进,冉闵几乎陷入了三面被围的局面,于是当即下令,率军后撤。

    慕容评大军压境,紧追不舍,因为他知道,冉闵的身后是易水,左右两翼的生路已经被他的骑兵切断,在这样的情况下,慕容评有足够的信心干掉冉闵。

    冉闵三万兵马迅速撤退,不与鲜卑人正面交锋,似乎是连日来没有占到便宜,而心生怯意,当然,不少鲜卑人也是这样认为的。

    大军疾驰十多里,冉闵的兵马已经被逼无奈,开始渡河,易水的水位并不高,刚过马膝。由于冉闵的骑兵多配以西域良马,身材高大,膘肥身健,所以渡河的速度非常快。慕容恪亲率的骑兵追的很紧,然而冉闵的兵马似乎突然减速,与慕容恪的先锋营交战在了一起,数万骑兵在河中交战,这场面甚是壮观,易水的河水瞬间被鲜血染红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半柱香时间,双方的骑兵各有死伤,而鲜卑人步卒则开始渡河。见此情形,冉闵当即下令撤退,所部兵马军纪严明,无人恋战,快速撤退,慕容恪岂会放过冉闵?死咬着不放。

    就在冉闵的大部分兵马刚刚上岸之时,远处忽然传来了“轰隆隆”的声音,如万马奔腾,呼啸于天地之间,鲜卑人有些愣住了,进攻的势头瞬间削弱,谁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此时,鲜卑的步卒已有近半数处于易水河中。忽然,人群中有人惊恐的喊道:“快跑!山洪来了!”

    众人不约而同的望去,看到的是万川归海一般的汹涌波涛,如成千上万只下山猛虎一般,奔腾而来,鲜卑人见状大惊,慌忙想要撤退,这时候,根本顾不上什么阵型,也顾不上他们正在作战。顿时军心涣散,溃不成军,逃散之时,不少士卒被自己的活活踩踏而死。

    大水奔腾而下,慕容恪连忙撤退,尚未带领大军渡河的慕容评,看到眼前的这般情形,这才恍然大悟,他再一次中了冉闵的计谋。

    数万兵马在慌乱中撤退之时,直接被大水淹没,一时间场面混乱,鲜卑人军心大乱,慕容恪因为反应及时,侥幸逃脱,但是依旧折损了不少手下。

    那些慌不择路,往西逃窜的鲜卑人,侥幸上岸之后,却死在了冉闵的手下。

    冉闵立足与易水河畔,对慕容评喊道:“慕容贼子!你服是不服!”

    “小子!我们的较量才刚刚开始!”慕容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那就放马过来吧!”冉闵说完,率军离去,慕容评尽管早已气的几乎吐血,却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易水之战,鲜卑折损数万兵马,整个易水到处都漂浮着溺亡的胡人尸体,惨不忍睹。与此同时,狼骑尉偷袭鲜卑人的后方,杀敌数千且全身而退,鲜卑人也因此士气大减,南下入侵首战失利,慕容评不得已而撤军回到冀州。

    看似冉魏背面的危机解除,不料十日之后,慕容评再次率军南下,直逼昌城,企图以昌城为诱饵,吸引冉闵来站,从而掌握战局的主动权,以免再中了冉闵的计谋。冉闵率军驰援昌城,北方的天空,再次阴云密布,战机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此战,慕容氏为剿灭冉闵,从幽州和蓟州再调六万兵马驰援,冉闵仍然以三万骑兵迎战,双方战斗了十多天,冉闵九战九胜,士气如虹,胜利的天平,似乎已经向冉魏倾斜。

    慕容恪颇为沮丧,他坐在草地上,看着前方发呆,慕容评则在苦思冥想应敌之策。

    忽然,一个手下匆忙跑来,却不小心被一根绳索绊倒,狼狈的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慕容恪见状,怒斥那人道:“没用的东西!眼睛瞎了吗!走路还能摔跤!怎么打仗!”

    那人惶恐的跪地解释道:“四殿下恕罪,卑职不曾注意地上的绳索...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这般慌张!”慕容恪问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来圣旨了!”那人说着,将圣旨交给了慕容恪。

    慕容恪打开一看,脸色更加难看了,对慕容评说道:“皇兄下令,五日之内若是拿不下昌城,便要将我们押回辽东治罪......”

    慕容评没有回应,他站了起来,自顾自的走到手下被绊倒的地方,蹲了下来,看了看那根绳索,拿在手里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话听到了没有?”慕容恪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吵!”慕容评冷冷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见慕容评这般冷漠,莫名其妙的对着一根绳子发呆,慕容恪也觉得奇怪,起身走了过去,问道:“你盯着这跟绳子看什么?我们若是再想不出破敌之策,恐怕得有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想到如何对付冉闵了!”慕容评扔下绳子,拍了拍手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有办法了?”

    慕容评点点头,对手下吩咐道:“让铁匠连夜赶制一万条铁链!两日内必须做好!后天迎战冉闵!”

    “铁链?要铁链做什么?”慕容恪不解。

    慕容评冷笑一声,说道: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接连而来的胜利,让冉闵及其手下士气高涨,这一方面得意于冉闵卓越的指挥和谋略,另一方面,这数万精兵也是历经多年战乱,磨炼而来。

    第三天一早,慕容恪亲率兵马,在昌城外叫阵,冉闵自然无惧,率军出战。

    慕容恪先以五千骑兵与冉闵交战,冉闵率领一万人迎战,片刻之后,慕容恪不能敌,率残部后撤,冉闵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追出去大约十里路,慕容恪的骑兵忽然朝两翼分散,冉闵定睛一看,迎面而来的,又是一支万余人的骑兵。见此情形,冉闵自然无惧,带着手下一往无前,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就在两军相距不过两三里路的时候,鲜卑的骑兵忽然左右两侧拉开了距离,约两丈宽,每一匹战马的马镫上,左右两侧各拴着一条铁链。除此以外,这些骑兵所乘之战马,均以铁甲裹身,宛如飞驰的铜墙铁壁一般,而这一情况,冉闵并没有及时发现,直到两军交锋的时候,这才发觉情形不对。

    上万匹战马已铁链结阵,形成了无数道灵活的绊马索,冉闵的骑兵来不及应对,不少战马被绊倒在地,马背上的将士则扑到在地,要么被马蹄踩死,要么死于鲜卑人的乱刀之下。冉闵大惊,当即下令撤退,鲜卑人紧追不舍,沿途再杀两千人。

    这是冉闵自征战以来,第一次惨败,他仅仅带着三千多人,逃回了昌城。

    慕容评的绊马索加上重骑兵,打的冉闵措手不及,遭此大败,冉闵的兵马士气大减,而鲜卑人却信心大增,局势瞬间扭转。慕容评当即以十几万重兵,团团围住了昌城,城内守军不过三万人,一时间,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“陛下......”张沐风颇为沮丧的站在冉闵面前。

    冉闵神色凝重,问道:“都清点过没?”

    张沐风点点头,说道:“都清点过了,今日出战的将士,回来的只有三千两百多人......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仅此一战,我们便损失了六千八百精锐骑兵!”

    张沐风点点头,又说道:“城中的粮草也不多了!”

    “还够我们消耗多久?”冉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约还能够十天的用度!”

    冉闵缓缓起身,说道:“城外重兵围困,城中粮草不济!没想到,朕也会有这一天!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是否派人给王将军送信,让他派兵来增援?”张沐风问道。

    冉闵摇摇头,说道:“西线战事吃紧,氐族人十几万兵马在雍州,妄图东进,三叔手上原本就只有六七万兵马,勉强可以守住,再调兵过来,怕是氐族人很快就要打到邺城了!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