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九十九章
    “没想到,慕容评居然想出了这样的办法来对付我们的骑兵!”张沐风气愤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想不出破敌之策,恐怕我们便会一败涂地,大魏也降亡国!”冉闵扫视众人,问道:“眼下的形势,诸位可都清楚?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,但是神情都不乐观。

    苟英说道:“城中粮草不足,就算鲜卑人不攻城,十日之后,我们也得活活饿死!也就是说,在十天之内,我们必须突围,有破敌之法!”

    “说的容易,外面十几万兵马,想突围哪有那么容易!”王冲垂头丧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张沐风沉思了半晌,对冉闵进言道:“陛下,鲜卑人的铁甲连环马确实厉害,但是似乎也有破绽!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都来了精神,冉闵问道:“什么破绽?”

    “咱们都忽略了一个问题,骑兵的优势,不仅仅是在于其机动性上,更在于其灵活性!慕容评将战马以铁索相连,战马均负重甲,一般的刀剑根本上不到他们,如果我们的骑兵冲锋,也一定会被铁索绊倒。可是他们的战马负重如此,一定不能长途奔袭!不出百里,战马便会马力耗尽,到那时,他们的战马便如同土狗木鸡一般!这个时候便是我们掌握主动权的时候!”

    “张沐风说的对!”朱松应和道:“我们的战马能连续奔驰数百里还能立马投入战斗,这一点,鲜卑人未必比得上我们!”

    “关键是,现在成为十几万兵马,已经把昌城围的铁桶一般,你说的这种战法,如何施展?恐怕鲜卑人根本不给我们机会!”苟英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说机会,并非没有机会!”冉闵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有何计划?”张沐风问道。

    冉闵问朱松:“狼骑尉能战之人,还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还有不到三千人!”

    冉闵点点头,对苟英说道:“你带来城内所有兵马,往南突围,如此一来,鲜卑原先安排好的阵势,必定被牵动。而朕趁机亲自带狼骑尉,从西北方向突围,突围以后,打上朕的旗号,吸引鲜卑人前来,等我们占据有利位置,等候慕容氏前来围剿我们!”

    “但是如此一来,昌城必破!陛下是打算放弃昌城吗?”苟英问道。

    冉闵无奈的说道:“为今之计,只能弃车保帅!幸好城中百姓早已南迁,如今的城内只有大魏的将士,就算破城,我们也没有后顾之忧!这正是放手一搏的机会!只要能破了鲜卑人的铁甲连环马,我们就有机会扭转局势!”

    众人点点头,但是张沐风颇为忧虑的说道:“可是这样一来,陛下以身犯险,敌军有这么多人,这叫末将们如何放心?”

    “对!陛下!这样也不合适啊!”手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!必须这样!”冉闵坚定的说道:“诸位,如今已经是生死存亡之际!朕的命是命,可诸位的命也是命,我们要做的打算,是如何打退鲜卑人!若是只顾着朕一人之安危,则大魏危矣!兵行险着,置之死地而后生!此事就这么定了!下去准备三日口粮!秣马厉兵,准备最后一战!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围城三日,鲜卑人围而不攻,冉闵也未曾出战,所有人都等着冉闵断粮的那一刻,再大举进攻。

    多年来慕容评与冉闵多次交手,输多赢少,就算是赢,也就是勉强没有吃亏而已。在他的铁甲连环马大破冉闵的骑兵之后,整个鲜卑阵营为之震撼,十几万兵马欢呼雀跃,但是慕容评的心里并没有放松警惕,因为他了解冉闵,昌城断粮之前,冉闵一定会有所行动,而且这个行动,一定的以雷霆万钧之势突发,一个不留神,燕军刚刚取得的成果,便会付之东流。

    “我说!你果然有办法!铁甲连环马!那冉闵的精锐骑兵,被我们打的落花流水!一战干掉他们七千骑兵,而我们几乎毫发未损!哈哈哈哈哈!”慕容恪冲进了慕容评的帐子,拎着酒坛子,走到慕容评面前,说道:“来来来!咱们喝一碗!庆祝一下!”

    慕容评头也不抬的说道:“我不喝!我劝你也不要喝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打了胜仗就应该高兴!”慕容恪不以为然,给自己倒了一碗酒,仰头便喝。

    见慕容恪一身酒气,慕容评对身后的护卫吩咐道:“把四殿下的酒坛子拿走!”

    一听慕容评不让自己喝酒,还要人把酒拿走,慕容恪当即就不乐意了,指着那个护卫呵斥道:“你敢动一下试试!”

    那护卫自然不敢上前,有些为难的看了看慕容评。

    慕容评把手里的书扔在桌案上,抬起头,一脸镇定的看着慕容恪,冷冷的说道:“把酒坛子放下!否则别怪我军法不留情!”

    慕容恪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,但是多年来随着慕容评南征北战,他对这个人慢慢有些服气,或许,慕容评是世界上第二个能呵斥住慕容恪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扫兴!”慕容恪十分不悦的将酒坛子扔给了慕容评的护卫。

    “出去!”慕容评对手下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乐趣?打输了愁眉苦脸,打赢了还是这边不冷不热!”慕容恪埋怨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这样就算赢了吗?”慕容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十几万兵马围城,冉闵城内所有的守军加起来,不过三万兵马,而且他们粮草不足!这胜负已然见分晓!难道他还能翻天不成?”

    “你跟冉闵交手几十次,居然还这么小看他!我也真是佩服你!”慕容评冷笑一声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咱们的铁甲连环马,如铜墙铁壁一般,坚不可摧,锐不可当,除非他的神仙!”慕容恪说着,问道:“那你倒是说说看,冉闵还能有什么招?”

    “话别说那么满!任何阵型都是有破绽的!只要冉闵一天不死,我们就没有必胜的把握!”慕容评回头看了一眼,对慕容恪说道:“你是我们的先锋大将!希望你能约束自己!你若是酗酒,下面的将士也必定效仿!若是冉闵突围,你有把握可以把他困死在昌城?”

    慕容恪撇了撇嘴,低声说了一句:“没有把握。”

    “哼!你还算有自知之明!”慕容评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下令攻城啊!咱们在这里已经耗了三天时间,你自己也说了,冉闵不会束手就擒!那干等着有什么用?”慕容恪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知他一定会突围,还下令攻城做什么?攻城的代价太大,说不定还会让冉闵趁乱逃走!如今我们能做的,是尽量把冉闵可能逃脱的路全部以重兵封死!否则如果让他冲出包围,整个冀州平原对于他手下的精骑来说,便是最佳的战场!如鱼得水!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,他手下就这点兵马,还能突围?而且一旦突围,这昌城便是我们的了!冉闵舍得?”

    “弃车保帅,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!有什么好大惊小怪?根据我得到的消息,十日之前,冉闵就已经将城中的百姓南迁,现在的昌城之内,不过只有三万兵马,别无他物!这也是我不愿意攻城一个原因!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