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百章
    入夜时分,晚风拂过山岗,营地中的鲜卑人,尚在沉睡之中,忽然,夜空中传来了“隆隆隆”的马蹄声,显然是有大部队的骑兵出动。

    “魏军有情况!魏军有情况!”了望塔上的鲜卑人首先立马反应过来,远处的黑夜之中,无数的火把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~”燕军的阵营里,响起了擂鼓之声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!冉闵这小子果然要突围!”慕容恪接过手下递来的头盔,戴上之后,对手下喊道:“走!拦住他们!”

    苟英集中了城内除狼骑尉以外的所有兵马,从昌城南门突围,所有人抱着死战之决心,对鲜卑人的防线发起了猛烈的冲锋。因为苟英的猛烈冲击,鲜卑人的兵马因此被调动起来,很快便出现了漏洞。

    铁甲连环马所需的装备甚多,因而短时间之内,慕容评也只能打造出有限的铁架和铁链,故而在突围的过程中,苟英的骑兵,并没有遇到鲜卑人铁甲军的拦截。只是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,苟英的精锐骑兵也打的非常吃力,双方血战半宿,鲜卑人死伤惨重,苟英的人马也折损近半,但是总算是冲出了包围圈。

    慕容评骑马赶来,慕容恪刚刚带兵返回,慕容评问道:“人呢?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被他们跑了!”慕容恪气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曾看到冉闵?”

    “不曾看到,黑灯瞎火的,可能我也没看清!”慕容恪答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手下骑马匆忙来报:“王爷!西门出现了一队骑兵,人数大约三千人,战力极强,弟兄们拦不住,被他们跑了!”

    “冉闵!”慕容评这才反应过来,说道:“好一招调虎离山!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去追冉闵!”慕容评说完,二话不说,调转马头就带着人走了。

    慕容氏带着数万兵马,朝西北方向追去,大约天亮时分,终于发现了冉闵狼骑尉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王爷,找到他们了!”手下骑马来报。

    慕容评勒马停住,问道:“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冉闵驻兵于十里外的一个荒村,他们似乎发现了我们的探马,但是没有对我们攻击,也没有撤走!似乎是在等我们!”

    慕容恪抓着马缰绳,问慕容评:“这小子又在玩什么花样?我看是跑不动了吧!”

    “狼骑尉是冉闵最为精锐的兵马,可媲美当年曹孟德的虎豹骑,跑不动?你觉得可能吗?”慕容评瞪了一眼慕容恪,然后对手下吩咐道:“既然他不走,那我们就去会会他!”

    “王爷,是下令进攻吗?”

    “不!”慕容评摆摆手,说道:“派人给冉闵传个口信,本王请他单独一叙!”

    “单独一叙?”慕容恪不解,问道:“直接包围他不就得了?费这事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几万若是真能追的上他,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,他既然驻兵不走,必有目的!”慕容评看着西边,淡淡的说道:“更何况,我一直想会会这冉闵,看看此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!”

    “脑子有病。”慕容恪嘀咕了一声。

    慕容评丝毫没有理会慕容恪,对手下吩咐道:“去吧!就说本王煮酒以待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手下立刻执行命令去了。

    “传令铁甲军,稍作休整,听本王号令再行动。”慕容评又说道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陛下!鲜卑人过来了!”王冲禀报道。

    冉闵正在给朱龙马喂粮草,头也没抬,问道:“到哪里了?来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就在村子外!来了一个人!说是来给慕容评传口信的!”

    冉闵不禁停了下来,抚摸了已下朱龙马,转身问道:“什么口信?”

    “末将不知,那人非说要您亲自去!”张沐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胆子!我去把他抓来!”王冲怒气冲冲的走开,冉闵并未阻拦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外面传来一个痛苦的声音,紧接着,那人喊道:“放开我!我是来报信的!”

    冉闵等人绕过几堵早已破败的土墙,见王冲已经将那人打倒在地,拖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,人来了!”王冲直接将那人扔到了冉闵脚边,丝毫没有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那人被王冲揍的鼻青脸肿,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不敢直视冉闵。

    “慕容评让你给朕带了什么口信!”

    “我家王爷邀您单独一叙,王爷已经煮酒以待!”

    “慕容评想见朕?”冉闵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陛下!不能去!这一定是鲜卑人的阴谋!”朱松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!不能去!要打便打!别想玩什么花招!”王冲也附和道。

    那人看了看朱松等人,又对冉闵说道:“我家王爷说了,大魏的皇上是个英雄,一定会来赴约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慕容评倒是个聪明人!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大军已经驻扎于五里之外,若是不信,大可派人去看看!王爷说了,是单独一叙,所以设席两军之间,各相距一里,双方都不得带随从!”

    “慕容评就不怕朕杀了他?”

    “呵呵!当然不怕!陛下是顶天立地,光明磊落之人,当不会行这等卑鄙无耻之事!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巧舌如簧的贼子!”冉闵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如此,小人便当陛下同意了,我这就回去向我家王爷报信!”

    那人说完,转身就走,王冲拔刀想要杀了他,冉闵呵斥道:“让他走!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那人微微侧目。

    “陛下,您这是作何打算?”朱松不解。

    “鲜卑人追了我们这么久,他的铁甲军恐怕已经追不上了!朕给他们一个机会,把铁甲军调来!”冉闵说着,转过身问众人:“你们难道不想打败铁甲军吗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想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奔波了一夜,传令下去,让弟兄们休整一下,吃饱了才有力气杀敌。”冉闵吩咐道。

    朱松这才明白冉闵的意思,点点头应道: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初春的冀州之地,如同塞外一般荒芜,方圆百里没有人烟,春风拂过,却有如鬼哭狼嚎一般。

    鲜卑的数万大军列阵以待,几个甲士搬着一些东西,走出了队伍,停在两军之间。紧接着,毯子被铺在地上,上面置于桌案,酒具,还放了几盘肉。

    慕容评下了马,将腰间的佩刀扔给了手下,准备徒步前去赴约,这时候,慕容恪喊住了他:“你未免也太较真了,跟冉闵赴约,居然连兵刃也不带!”

    慕容评笑了笑,说道:“冉闵以正统自居,他是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动手的!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肯定?”慕容恪问道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你以为我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?”慕容评微微皱眉,吩咐道:“让铁甲军准备好!”

    说完,慕容评伸出双手,径直朝两军之间的桌案走去。

    冉闵的兵马就在两里之外,慕容评的一举一动,他们都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陛下,那人好像就是慕容评!”朱松说道。

    “敢手无寸铁来赴约,他慕容评也算是个人物!”冉闵说着,也解下腰间的佩刀,扔给了张沐风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刀……您要不还是带着吧……”张沐风有些为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都不带,朕却要害怕到带刀前去?这岂不是让人笑话!”冉闵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不会有事!你们见机行事!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“派出探马,查看四周情况!以免鲜卑人趁机包围我们!”朱松对手下吩咐道。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