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百零一章
    风沙滚滚,艳阳当头,两人不紧不慢的走向两军中间的那张桌案,这一幕,似乎有些不合时宜。

    慕容评站定,笑着说道:“这几年来,屡次与你交手,这样心平气和的面对面说话,好像还是头一次!”

    冉闵微微一笑,回应道:“应该也会是最后一次!”

    “未必!世事无常!谁知道呢?”慕容评说着,往前迈了一步,盘膝而坐,然后伸手对冉闵说道:“来都来了,何不坐下说。”

    冉闵倒也没有拒绝,正襟危坐于慕容评对面。

    看到冉闵的跪式坐姿,慕容说道:“你们喊人的坐姿,和我们鲜卑人果然不一样!我们喜欢盘膝而坐,舒服!”

    “我们讲究君臣之道,凡事讲求纲常伦理,所以你们是异族!终究不可能与我们和平相处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言之过早!”慕容评一边说,一边给冉闵斟酒,说道:“你们汉人的道家讲究阴阳五行之理,凡事都是有两面性的!”

    “哦?朕倒是想听一听,这百年来,胡**害中原,到底有什么样的两面性!”冉闵说道。

    慕容评放下酒壶,反问道:“你如何确定你坚持的又是对的?这些年,若非你小小魏国逆天而行,我大燕早已统一整个北方,哪还会有这么多的战乱?”

    “让你们统一中原?呵呵!简直是在痴人说梦!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认为我皇兄治国不如你?”慕容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胡人残暴不仁,视我等为牛羊猪狗!任意屠戮!我等炎黄子孙,岂会坐以待毙?汝等蛮夷,居然还妄想一统天下!可笑之极!”

    “你们所谓的仁义道德,纲常伦理,不过是用来掩盖你们丑恶本性的遮羞布!听闻你熟读经史,那些不可登大雅之堂的事情,就不必我说了吧!”

    “你约我来,就是为了作这口舌之争?”冉闵微微皱眉,问道:“这似乎没有什么意义吧?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不是!”慕容评笑了笑,说道:“英雄惜英雄,咱们较量了这么久,还素未谋面,所以今日约你喝一杯!说不定真的如你所说,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了呢!”

    冉闵对慕容评的话丝毫不为所动,看了眼前的杯子一眼,没有伸手去拿。

    慕容评微微皱眉,问道:“怎么?担心有毒?”

    冉闵不答,慕容评伸手拿过冉闵的杯子,将自己杯中酒饮尽,再将冉闵杯子里的酒倒进了自己杯中,再次饮尽,说道:“好酒!”

    说完,慕容评将两个杯子再次斟满,问道:“确定不要喝一杯?”

    冉闵看着慕容评的样子,不知此人到底是有什么目的,但是也拿过酒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平心而论,你很厉害!”慕容评一边徒手抓肉吃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过奖了!”冉闵看着慕容评那不堪的吃相,对盘中之肉已然毫无兴趣。

    “我有个问题想不明白!”慕容评擦了擦嘴,镇定的看着冉闵,说道:“突围之后,为何驻军于此?以你的本事,我的兵马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追上你和你手下的!”

    “如果朕告诉你,这是等着你们鲜卑人来与朕一战,你信不信?”冉闵问道。

    慕容评一愣,脸上有一丝惊愕之情,很快又恢复平静,问道:“你的狼骑尉确实厉害,但是这样悬殊的兵力,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!那得到时候才知道!”冉闵又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就目前的形势而言,你心里很清楚,你的魏国亡国是早晚的事情!自你建元称帝以来,这几年时间里,你根本没有时间休养生息,粮草问题始终是你们魏国无法解决的一个困扰!更何况你们人丁单薄,兵力不足!这......”

    “就算如此,也休想让大魏臣服于你们胡人!”冉闵的脸色有些沧桑,眼神却非常坚定。

    “没错!我知道你是个硬骨头!但是这仗再打下去,结果只有一个,你必败!魏国必败!我们双方死的人会更多!与其这样鱼死网破,何不握手言欢?”

    冉闵觉得有些好笑,说道:“握手言欢?当然可以!没有人希望打仗!朕身后的将士,那些已经战死沙场的将士,都不愿意打仗!但是却是你们一次次挑起了战事!若是想握手言和,可以!你们鲜卑退居塞外,自幽云十六州往南的地方,都是我魏国的,如此,也可免去双方兵戎相见!”

    慕容评丝毫不避讳的说道:“呵呵,冉闵,你是在说笑吧!”

    冉闵说道:“你的真实意思,又何尝不是痴人说梦?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想让朕投降!不是吗?”

    慕容评撇了撇嘴,问道:“这对于你们来说,难道不是最好的选择吗?”

    “不!当然不是!”冉闵眼神犀利的看着慕容评,说道:“若是今日朕做了这等没骨气的事情,将来有何颜面见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?有何颜面见那些为朕战死沙场的忠魂?有何颜面立足于天地之间?父祖之仇,岂可不报?手足同胞之仇,岂可不报?”

    “当年的雪狼谷之战,独孤将军败于令尊之手,这与后来令尊的死,可以扯平了!这些年,我大燕战死将士数十万,难道损失小吗?”

    “慕容评,你以为你说的这些数字,能算得上什么吗?当年慕容儁率军入侵,北撤之时,一次性屠杀了八万汉族女子,弃于易水之中,易水为之断流!你们与羯族人一样!以汉人女子为两脚羊,白天烹杀以做军粮,夜晚则是无尽的羞辱他们!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,都是你们做出来的!现在居然有脸跟朕说,这些年你们鲜卑也战死了数十万人!朕告诉你!这百年之间,北方的汉人,在你们诸胡的铁蹄之下,存活下来的不过十之一二!数千万人死于你们手里!就是把那几十万鲜卑人挫骨扬灰,都难消你们的罪债!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!”慕容评倒也没有避讳,说道:“不过你们汉人有句话说的对,成王败寇,鲜卑人夺取天下是顺天道!这天下不只是你们汉人的天下!你们汉人过去欺压我们的先祖数百年,如今风水轮流转,也该轮到我们了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尔等胡族,本就是未开化之野蛮人,秦汉要的是你们臣服!”

    “王侯将相宁有种乎?”慕容评冷不防的来了这一句,问道:“这句话,你听过吧?”

    冉闵不答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?凭什么你们汉人就高人一等?我们就得俯首称臣?”

    “所以朕说了,你们退居塞外,我们可以井水不犯河水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”慕容评站了起来,说道:“我原本以为,你冉闵是个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,没想到也是鼠目寸光,刚愎自用之人!”

    冉闵缓缓起身,说道:“说完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说,我的好奇心已经得到满足了!”慕容评镇定的看着冉闵,说道:“你必败无疑!”

    冉闵冷哼一声:“放马过来!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