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百零二章
    “说了半天,你俩说出什么结果来了?”慕容恪看着沉默不言的慕容评问道。

    “准备进攻!”慕容评微微抬手吩咐道。

    见慕容评压根儿不理会自己,慕容恪顿时颇感无趣,悻悻的闭口不言了。这时候,身后的一排甲士朝两边散开,铁甲军缓缓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天虽然亮了,但是却不见太阳,灰蒙蒙的,如同铁甲军那黑漆漆的铁架一般令人压抑。冉闵的狼骑尉列开阵势,所有人清一色的锁子甲,手持长刀,胯下为剽悍的西域战马。

    铁甲军开始进攻,鲜卑人两翼的骑兵也开始展开,冉闵的狼骑尉当即调转马头就撤,不与之交战。

    慕容恪见状,喊道:“冉闵这小子想跑!给我追!”

    冉闵当然不是想逃,狼骑尉近三千人立马散开,成数人一队,分散行动,不与鲜卑人正面冲击,以远距离骑射不停的袭击鲜卑人的军队,由于狼骑尉个个都是强弓悍马,鲜卑人占不到丝毫便宜,狼骑尉还未进入他们弓箭的射程范围之时,狼骑尉的箭已经能够命中他们,鲜卑人纷纷落马,却又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冉闵这般战法,是慕容评没有料到的,他原本以为,狼骑尉会从正面攻击,因为以铁甲军为主力推进,却没想到狼骑尉避其锋芒不战,且逃且战,追击了一个多时辰,狼骑尉毫发无损,鲜卑人却损失了上千人,铁甲军已经有些力竭。

    “张沐风!”冉闵喊道。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“扔铁蒺藜!”冉闵喊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几十名狼骑尉飞快穿插,丢下了数百枚铁蒺藜,由于战场混乱,鲜卑人并没有注意。片刻之后,铁甲军跟了上来,紧接着,一阵阵战马嘶鸣之声,鲜卑人这才发觉情况不对。猜中铁蒺藜的战马当即扑到在地,由于彼此之间有铁索相连,那些没有踩到铁蒺藜的战马也受到牵连,铁甲军顿时大乱,阵型全无。鲜卑人的骑兵部队立马出现混乱,形势瞬间改变。

    张沐风等人趁机调转马头,数百狼骑尉主动出击,冲击鲜卑人的骑兵,鲜卑人大惊,数百人片刻之间被斩于马下。

    没了铁甲军的威胁,冉闵亲率数百人突进,直取慕容恪的先锋营。朱龙马,钩镰枪,单刃戟,雁翎甲,如同万钧雷霆一般,率领着狼骑尉风驰电掣,慕容恪的先锋营万余人竟然无法抵挡。

    慕容恪慌忙调集兵马前来救援,企图围困住冉闵,冉闵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,当即调转方向,不与之纠缠。

    冉闵亲为诱饵,打乱了慕容评左右两翼骑兵的部署,令铁甲军门户大开,此时铁甲军如同一群土狗木鸡,基本丧失了机动能力,许多战马倒地不起,这样一来,铁甲军唯一的破绽便展现出来,又有数百名狼骑尉不知从何处杀了出来,对着铁甲军的马肚子便射,因为马肚子是唯一可以命中的目标。

    为了重伤鲜卑人的战马,狼骑尉所用的箭头与一般的箭头完全不一样,如此一来,外围的铁甲军战马基本报销。

    随着战斗的持续,鲜卑人兵马众多的优势逐渐体现出来,冉闵的狼骑尉固然勇猛善战,但是仅仅数千人,不可能决定最终的战局。在狼骑尉不断重创鲜卑人的同时,慕容评正在沉着冷静的调兵遣将,逐渐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。

    狼骑尉敏锐的洞察力,很快就发现了鲜卑人的意图,冉闵当即下令撤退。与此同时,苟英的兵马成功偷袭了慕容评的后方,中军为之大震,冉闵趁机冲出了鲜卑人即将合围的包围圈。

    由于丧失了铁甲军的优势,论骑兵的机动能力又不如冉闵的兵马,慕容评不敢再追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冉闵率军逃走。

    昌城一战,虽然杀敌不少,但是冉闵手头的兵马,也仅仅只剩下一万多人,三万多骑兵自雍州随冉闵北上,此时只剩下不到一半,于是冉闵暂时退回到邯郸城内。鲜卑人虽然拿下了昌城,但不过是一座空城,入城以后,纵火焚烧一切可燃之物,杀尽一切活物,整个昌城一片焦土,如同地狱一般。

    连日的苦战,双方死伤惨重,在冉闵退回邯郸之后,鲜卑人暂时停止南下,止步于昌城。

    慕容评并非不想挥师南下,但是这一个月里的几次大战,让他折损了数万兵马,尽管他知道,如果不计一切代价,拿下邯郸只是时间问题,可是,如果用这种方式去与冉闵交手,势必后患无穷,因为就算冉魏政权倒下了,鲜卑还将面临一个劲敌,那便是氐族的苻健。

    “时值多事之秋,氐族人十万兵马进犯雍州,鲜卑十几万兵马驻军昌城,如今的大魏,前有狼,后有虎!朕纵有雄心壮志,此刻却是深感无力……”冉闵甚是沮丧,一旁的手下在替他包扎伤口。

    “雍州有王将军在,固若金汤,陛下不必担心!”朱松宽慰道。

    冉闵抬起头,看着诸将,众人皆有些狼狈,低着头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如今的局势,已无需朕多说了吧?”冉闵问道。

    张沐风站起身,行礼说道:“眼下的局势,确实是大魏从来没有遇到过的。但是末将以为,只要我们上下一心,并非没有转机!”

    王冲和苟英等人看了看张沐风,他的豪言壮语和乐观态度,似乎并没有打动众人。

    “突围之后,还剩下多少兵马?”冉闵问道。

    苟英咳嗽了两声,说道:“已经清点过了,连狼骑尉在内,也包括一万五千邯郸守军在内,邯郸城内所有的守军一共三万一千多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兵力上没有优势,可以据城而守!”朱松说道。

    薛赞摇摇头,说道:“城内粮草已经不多了!根本守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去年邯郸丰收,怎会没有粮食!”王冲问道。

    薛赞说道:“自去年冬天开始,氐族人一直侵犯雍州,邯郸的粮草大半已经调去雍州,现在邯郸城内的粮草,最多只够我们用二十多天。”

    “得想办法调粮才是!这天气一天天热了起来,等三伏天,鲜卑人不撤也得撤!”王冲信誓旦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调粮?现在哪里还有粮食可调?连年征战,大量庄稼汉放下农具,跟着咱们东征西讨,不少田地已经荒芜,粮食的产量一年不如一年!去年秋收的粮草,已只有青龙元年的六成不到!现在想要有东西吃,要么杀了战马吃肉,要么就是去抢胡人的粮草!否则就没有任何办法了!”

    “战马不能杀!杀了战马,我们的骑兵还怎么打仗?”王冲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吵!”冉闵心烦意乱的呵斥道。

    诸将被吓了一跳,张沐风看了看众人,示意众人不要争论。

    “沐风,速去派人打探一下雍州方面的情况!朕要尽快知道三叔那边情况如何了!”冉闵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“苟英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派人打探鲜卑人的粮草运输路线!他们的兵马调度情况!所有关于燕军的情报,必须统统报来!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冉闵一脸疲倦的摆摆手,对诸将吩咐道:“都下去吧!让弟兄们好好休息两天!”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