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百零三章
    天蒙蒙亮,冉闵早早的便起来了,尽管身子疲乏,伤痛未愈,但是心头沉甸甸的压力,令他无法入眠。

    张沐风在门外执勤,听到屋内的动静,不禁微微皱眉。这时候,门“吱嘎”一声,被打开了,冉闵穿着衣袍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,时候还早,怎么就起来了?”张沐风一脸憔悴,满眼血丝,右手的手臂上,还缠着绷带,显然是带伤在门外站了一夜。

    “心中烦闷,无心睡眠!哎......”冉闵叹了口气,对张沐风说道:“你有伤在身,干嘛还非得亲自执勤?交给手下的弟兄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张沐风说道:“陛下的安危,是末将心中所牵挂的,这些年,每个晚上都是末将亲自护卫陛下,已然成了习惯,换其他人来,末将也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冉闵点了点头,也没多说什么,对张沐风吩咐道:“陪朕走走!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冉闵刚刚走出几步,几个护卫跟了上来,冉闵停下脚步,吩咐道:“不必跟着!”

    张沐风一愣,随即对那几个人摆摆手,示意退下。

    张沐风跟在冉闵身后,走了一大圈,冉闵什么也没说,张沐风心里清楚,冉闵心中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,但是张沐风没有主动问。

    忽然,冉闵停下脚步,说道:“朕有种不好的预感......”

    张沐风嘴角动了动,但是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冉闵见张沐风没有吱声,转过头看着他,又说道:“说实话,眼下局势,朕觉得,大魏或许已经到了穷途末路......”

    “只要末将有一口气在,必定为大魏流尽最后一滴血。”张沐风说道。

    冉闵摇摇头,颇为无奈的说道:“有时候,流血也改变不了什么,这些年,死的人已经够多了!咱们身边的弟兄一个接着一个战死沙场!可是收复河山的愿望,依旧遥遥无期!”

    冉闵说着,不由得仰天叹了口气,缓缓说道:“天不佑大魏!奈何......奈何......”

    “陛下今日有些反常,末将从未见过您这样。”冉闵的表现,确实有些出乎张沐风的意料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确实是这样!”冉闵淡然一笑,说道:“朕开始渐渐明白,当年祖父在河内大战前夕,或许也是朕现在这般心情!”

    “陛下,咱们还没有败!您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冉闵没有接话,忽然口音微变,对张沐风说道:“有件事,朕想让你去办。”

    张沐风一听这个,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但凭陛下吩咐!”

    “明日,你带两个人回邺城,将智儿和婉儿送走。”冉闵说道。

    “送走?陛下要将公子和秦姑娘送去哪里?”张沐风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“送去南晋,隐姓埋名,等候朕的消息!”

    “陛下您这是什么打算?末将不太明白!”张沐风的语气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“智儿是冉家唯一的血脉,你务必保他周全!朕将他托付于你,放心!”

    “陛下......”

    张沐风此时已经大致明白了冉闵的心思,他猜测冉闵已经做好了死战到底的准备,而刚刚他所交待事情,或许算是他最后的愿望了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样,邺城已经不安全!西线战事吃紧,北边的鲜卑人也是虎视眈眈,整个北方已经没有一个真正安全的立足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差事,陛下交由他人更为妥当!末将是征战沙场之人,死也要死战场上!”

    “朕知道你的心思!但是这个任务,比打仗更艰巨!你身负的比你想象中还要沉重的多!”

    张沐风默默的流下了眼泪,冉闵也不再说话,两人一前一后,无言前行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手下匆匆来报:“启禀陛下!宫里来人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末将不清楚,是一个女子带着一个孩子!”

    冉闵一听,八成已经猜到了是谁,连忙问道:“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马车就在府外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秦婉一身普通人家的衣着,缓缓下了马车,转身对马车里的人喊道:“智儿,快下来吧!我们到了!”

    “干娘,智儿好困啊!”冉智揉着眼睛掀开了帘子,一副还没睡醒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快下来,父皇一会儿就来接你了!”秦婉摆摆手,朝冉智伸出双臂。

    冉智嘟着嘴,扑到了秦婉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冉闵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......”

    “父皇!”冉智见到冉闵,非常开心,他已经整整半年没有见到自己的父亲了。

    “快下来!这么大的人,怎么还让干娘抱着!”冉闵斥责道。

    久别重逢,父亲的第一句话就是斥责,冉智忍不住“哇”的一声哭了起来,冉闵微微皱眉,丝毫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秦婉看了一眼冉闵,连忙哄着冉智,说道:“智儿不哭!咱们是男子汉!怎么可以哭呢?”

    “干娘......父皇他凶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!父皇没有凶你,父皇最爱咱们智儿了!”

    “你太宠他了!”冉闵说道。

    冉闵的冷漠,让秦婉有些不知所措,也有些出乎意料,仿佛她和孩子的到来,是根本不受欢迎的。秦婉抱着冉智,呆呆的站在原地,低着头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一旁的张沐风看情形有些尴尬,连忙圆场,说道:“陛下,公子和秦姑娘路上一定累了,还是让他们赶紧进屋歇着吧!”

    冉闵看了看自己的孩子和这个一直默默陪伴的女人,心中万分难过,却不知对他们二人能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见冉闵不说话,张沐风上前对秦婉说道:“秦姑娘,您带着公子随我来!一路上累了吧?我让后厨给你们准备点吃的!”

    冉智随便吃了几口,便喊困了,于是随行的一个婢女便带着他去休息了。冉闵看着有些拘束的秦婉,问道:“这兵荒马乱的,你怎么带着智儿跑邯郸来了?”

    秦婉低着头,不说话。一旁的张沐风很是识趣,对手下和几个下人吩咐道:“都退下!”

    见左右退下,秦婉这才缓缓开口道:“您已经整整半年没有回来了!孩子特别想您,我也是......所以就冒昧过来了!没想到惹得陛下您这么不开心!”

    冉闵叹了口气,说道:“朕不是因为你们不开心!不过你们就带了两个护卫出门,未免也太大胆了!”

    “为了以防万一,我是半夜出发的!这大晚上的,应该不会有事!天亮便到了!”

    “幸亏没事,这要是有个万一,朕得急死!”

    秦婉嘟哝道:“还以为您什么都不在乎呢!”

    冉闵没有听清楚,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过......你们来的也好!省得朕再派人回邺城接你们!”冉闵说道。

    秦婉有些惊讶,问道:“接我们?去哪里?是来邯郸吗?”

    冉闵摇摇头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天才本站地址:.。手机版:m.冉魏大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