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百零七章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秦婉和冉智在张沐风的护送下离开了邯郸,冉闵算是没了后顾之忧,在休整了两日之后,趁着夜幕降临,冉闵率军出发了。

    这批粮草,可以说是冉魏的续命丸,为了能够顺利抢到这批粮草,冉闵调用了邯郸城内一万最精锐的骑兵,并且做了精密的战略部署,包括行军路线和撤退路线,然而他并不知道,这一切即将成为终结。

    慕容评骑在马背上,身旁有大量兵马,伏于林中。

    “已经等了三天了,冉闵到底什么时候来!”慕容恪已经有些失去耐心。

    “别急!越是在这个时候,越是要沉住气!”慕容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计策到底行不行得通?万一冉闵果真去了那个假的地点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你以为冉闵是个蠢材吗?以他的计谋,怎么可能连这么明显的计策都看不出来?”

    “有句话我要说在前面!这一次,你调动了幽州所有的守军前来,用货真价实的粮草为诱饵,这可是在皇兄那里下了军令状的。别说粮草能不能保住,就算能保住粮草,但是还不能拿下冉闵,你我都得掉脑袋!还有一点,如果来的不是冉闵,怎么办?我们岂不是撒了大网,只捞到了小鱼?”

    慕容评回应道:“怎么?怕了?还是担心你那刚刚过门的小媳妇儿!”

    “放屁!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冉闵一定会亲自来!到了这个时候,他手下还有哪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将领?恐怕没有吧?”慕容评打断了慕容恪的话,颇为自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!老子舍命陪你!有功劳就是咱们俩的,皇兄问罪,谁也跑不掉!豁出去了!”慕容恪咬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都到了这个时候,别婆婆妈妈的!打仗最忌讳犹豫不决,瞻前顾后......”

    “王爷!殿下!有大队骑兵出现了!”手下忽然来报。

    “多少人?”慕容恪问道。

    “天黑看不清,小人猜测,起码有一万人左右!”

    慕容评吩咐道:“传令下去!准备迎接冉闵!”

    数日之前,慕容评将数万石粮草运至此处,为了掩人耳目,营地里并没有搭建过多的营帐,甚至是篝火都点的很少,看似非常谨慎。营地内外,不停的有士卒巡逻,观察周围的动静,一切看似正常。

    谨慎起见,冉闵的兵马止步于十几里之外,派出了探马,确认一切正常之后,等到丑时前后这才开始行动。

    此时的营地里异常安静,除了巡夜执勤的士卒之外,似乎所有人都已沉睡,终于,夜幕中传来了“隆隆隆”的马蹄声,千军万马穿梭在夜幕下的冀州大地上,直奔鲜卑人的营地而来。

    为了尽快的夺得粮草,冉闵下令兵分四路,从四个方向同时偷袭,以狼骑尉为首的魏国骑兵,如同下山猛虎一般凶悍,那些在外围巡视的鲜卑人很快便成了刀下亡魂。

    一切看起来非常的顺利,囤积粮草的营地近在咫尺,冉闵毫不犹豫的带兵冲向营地,就在这个时候,营地四周忽然出现了大量的拒马桩,那些没有及时勒马停住的将士,连人带马冲了上去,战马当场被刺死,而马背上的骑兵则被掀了出去,落地之后还未来得及起身,便被马桩后的鲜卑人以刀剑刺死。

    “陛下!胡人早有准备!”朱松喊道。

    “拔掉拒马桩!冲进去!”冉闵说话间,长枪一扫,将一排伸出来的长矛打断,接着,单手以钩镰枪挑飞了一个拒马桩。

    就在冉闵打算强攻之际,身后漫山遍野响起呼喊声,冉闵回头一看,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兵马,到处都举着火把,乍一看,根本数不清对方有多少人,不过很明显,他们被包围了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!这些人都是哪里冒出来的!”苟英一边杀敌,一边骂道。

    冉闵心中暗道不秒,没想到他精心策划的抢夺粮草的计策,居然被慕容评算计了。

    “撤!撤退!”冉闵当即下令。

    “陛下!粮草就在眼前,末将带人断后,您只管去抢粮食!”朱松喊道。

    冉闵何尝不想如此,毕竟粮草关乎到大魏的存亡,关系到数万将士和百万百姓的生死,但是慕容评显然准备充分,环顾四周,漫山遍野的胡人已经涌了过来,他们已经被包围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管粮草了!再不走,非但得不到粮草,咱们也得全部死在这里!”冉闵拒绝了朱松的提议,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突围撤退。

    远处的慕容恪看着已经被包围的冉闵兵马,不禁大笑道:“哈哈哈哈哈!冉闵这小子也有上当的一天!堂兄,这回我算是服了你了!”

    慕容评镇定的说道:“别高兴的太早,先抓住了冉闵再说!”

    慕容恪长枪握在手中,说道:“这一次,绝对不会让他跑掉!”

    “咚咚咚咚咚~”擂鼓之声依旧继续,在月明星稀的夜幕下,显得更加沉闷。

    这个囤积粮草的营地,设置于一个地势较为开阔,却有些低洼的地带,先前冉闵兵分四路偷袭,此时此刻却恰好全部被包围在其中。慕容评以五万步卒持盾牌结阵,不断缩小包围圈,冉闵的兵马四下望去,如同面对着四面铜墙铁壁一般。

    由于空间越来越小,身后还有营地中的鲜卑人偷袭,魏国的兵马已经陷入了内外夹击的境地,而且骑兵在这种情况下,其速度与机动性,已经完全丧失了优势,胜利似乎已经属于了鲜卑人。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冲出一条血路!”朱松已经杀红了眼,对手下吩咐道:“冲!哪怕人马俱碎,也必须冲开一条路来!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朱松知道,他们面临的境地,或许是从未有过的九死一生之境地,就算能逃出去,恐怕也得付出相当大的代价。可是在狼骑尉和其他人的心里,宁死也不会投降,只要能有一丝机会让他们的陛下逃走,或许冉魏还有机会东山再起。

    在朱松的亲自带领下,数百人不顾一切的策马冲向鲜卑人的盾阵,鲜卑人见状,连忙伸出长矛,妄图阻挡。本以为这些人会勒马停住,没想到,朱松等人的进攻,完全是自杀式的进攻,战马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来,连人带马直接扎在了长矛上,而那些鲜卑人也因为受到这股巨大力量的冲击,盾阵几乎崩溃。

    “继续!”不知何人又喊道。

    “朱大哥!”王冲一身是血的喊道。

    此时,朱松已经被鲜卑人扎成了刺猬,全身都是窟窿,完全没了动静,胯下的战马奄奄一息。王冲见状,对冉闵喊道:“陛下!末将护送您撤退!”

    冉闵看到眼前悲壮的一幕,懊悔而又恼怒,但是此时此刻,他根本没法替朱松报仇了。

    接连几波自杀式的进攻之后,鲜卑人的盾阵终于被冲出了一条口子,王冲当即冲在冉闵前面,替他开路,左劈右砍,自己也是多处负伤。

    冉闵一手持钩镰枪,一手持单刃戟,在突围的同时,疯狂击杀鲜卑人,大战了近一个时辰,终于冲出重围,而此时,能够顺利突围,跟随在冉闵身边的人马,已不足千人。

    尽管冲出了鲜卑人的步卒方阵,可是并没有真正脱离危险,慕容恪在外围布置了三万骑兵,见有人成功突围,当即策马追击。由于先前激烈的厮杀,许多人已经负伤在身,战马的体力也消耗不少,鲜卑人的骑兵很快追了上来,人数上的绝对劣势,让那些仅存的战士几乎没有招架之力,纷纷被射落马下。

    冉闵一路朝邯郸方向撤退,一路回头射杀鲜卑人的追兵,忽然,他身边的王冲不知何故,从马背上跌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王冲!”冉闵勒马停住,连忙回过头来找王冲。

    此时,天已蒙蒙亮,王冲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,原来他后背中了一箭。

    “陛下快走!不要管我!”王冲说着,转过身,手持长刀,依旧准备迎战。

    “快走啊陛下!”王冲几乎绝望的喊道:“别犹豫了!”

    看着王冲一身是血,腿都不断的打颤,几乎风都能把他吹倒,冉闵忍不住流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“我王冲这辈子够本了!”说完,王冲咬着牙,徒步往回冲向了鲜卑人的追兵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